随遇而安不可执念

类别:心情短句 | 发布时间:2016-02-24 | 人气值:

兜兜转转里,就是一段时间的循环,在大和处纷争,在安定时又起波澜,好好坏坏,年复一年,几个来回生命流失大半,满腹都是遗憾和贪恋,于是回光返照,用以为最好最完美的自己向世界告别,以一个正常人的身份,而不是久卧床上及近风干的一滩烂泥。

年轻时有着强大的欲望,生活在这之下不见天日,于是阴郁在多添一层,不得已灵魂不在于身体同步,开始互相指责。于是无能的谩骂和敏感的心思打架,像炙火与冷水一样片刻也不得相容,又无法割舍。

年老时,世俗的欲望已经不那么强烈,身体躲不开它的局限,不断在疼痛中破败下去,疼的灵魂都不在想着逞凶斗狠,妥协了,竟然学会了大义。可能大限的到来,让灵魂意识到一个关于彻底的问题:也许,此次一去,是我与我的永别,以后消散又或者移架,都不在是那一个,要轮回有什么用。灯枯油尽时,战线统一,唯一的欲望竟是留恋挣扎过的日子。

到底生活是什么样才好呢,还是说现世的一切早已铺陈至完美,我们所遇见的,经历过的,都是最好的样子,最好的安排。我们享受了前人几个轮回都梦寐以求的时代,所以知足吧,算是表达尊敬也算是对后世一个交代。

遵从一个时代的宿命和恩赐就是对自己最好的奖赏,于是诸般苦难,分分合合都将为生命的华章增添序言,聚时聚,散了就散!

圆道周流

我们最好不要尝试安逸,就像不能尝试毒品一样,上了瘾,你便失去了种族的天赋权利—思维,理性裹挟着感性交替运行的自制,生生让身体感官的欲望吞噬,直到泥塑被抽干了水一样脆弱。

千万不可停止,脚步就是应该坚定不移的迈出去,走在路上走在荆棘丛生的路上,翻山越岭。我们本不该唾弃变化,只因,变的太多太快,而我们又追的太累太慢,无所适从的感觉孕育出不变的种子在心里扎了根,总以为有一天它能长成参天大树为你撑开一片阴凉,可你知道吗,一颗种子到参天大树的形成,这之间变化已经融进了每一次成长,看吧,所有的期望瞬间被否定了。

慌乱的城市之中,挤进去很多匆匆忙忙,只待明月高悬,夜深人静时对着天空神伤,唏嘘几句安慰自己的夜话,它的内容大概都是关于定和静的故事,大概都在想着一个有着永恒的国度吧。这一切,想必是因为你知道,明天,明天的明天,白日升起,车水马龙依然故伎重演,于是又要迈出慌乱的步子一头扎进嘈杂的人海里,所以,你尤其希望白日远去,人们在沉睡中不知醒来,一觉便睡去了一生,最后的最后,世界荒凉,我们也跟着化为灰烬连灵魂都无处安放。

我愿葬身于变化的鱼腹中,因为我自小从那里来,这是坟墓的开始,又是归宿的结束,一切圆道周流,循环往复为之生。

表面骗局

一切具体的事物都无法代替我们人,衡量考验就更不行了,我们存在的巨大谜团还未揭开,一直以世界之灵自居,如果能够用实在的客观世界中任何一件物品去解释,也就不会有那么多无以名状的苦涩,一大堆归属与身世的疑问。时代的样子成为厚重历史的一页,我们在痛苦的海洋里挣扎,比斗,以为伤害同类征服同类就会幸福,就是找到家,找到我们的原点。我们都以为越高的地方是最接近答案的,于是不惜踏上泥肉铸成的路,一路尔虞我诈,偏离人情,最后却成就了一段孤独的等,一场关于不甘与无奈的新的战争。

没有答案吗,还是经历就是答案。真相是什么,我们敢于面对吗,如果你看见的残酷就是真相,你该怎么办呢。就像我们永远困在海市蜃楼的幻境里,它在光的世界里嘻戏的时候被你当作了真实,又像清澈见底的湖,你所见到的底并不是真的底,多么完美的一个个吃人的障眼法。理想世界是现实的障眼法,幸福只是生活为我们找的各种托词,原来我们不愿承认的恰巧就是最后的答案。

现在,知道真相的我们却都不愿将它大白于天下,因为不想在生活的折磨下再添一层寒霜,再罩上绝望的阴云。于是,我们各自建立屏障,阻隔一切关于真相的信息,只是逐渐的,以前对美好的向往已经不见,我们大家也都不在提及幸福,提及一直以来我们愿意相信的东西。最多,一声叹息,然后一句:习惯就好。对呀,习惯就好,最好连疼也习惯了,这样就像失去痛感的病人,百毒不侵!

结局已经铺好

我有一种大悲,有一种遍及世人无处不在的悲哀,它跟慈悲无关,跟罪孽同流合污,又染指与生活这个婊子。

现实的诱惑力太强,却又撒下乱人心窍的重重迷雾,我在这路上转的太久,早就以为这圈套是正常的,世界本该就是这样,我们能够自主选择,我们能够改写命运,撰写自己的历史。殊不知黑幕罩住的亿万个牢笼从来不改变规则,未来,哀嚎会叫人打开门亦或是整个摧毁,但哀嚎只是提醒,结局的标签从出生开始就早已贴上,或许是防止管理混乱也或许只是上帝的工作人员偷懒的表现。总的来说,我们拥有的只是行为,它必有终点,就像聚水汇海一般。

我看不见尽头的座椅,但我知道有一把椅子早已等候多时,无谓它所代表的阶级。所有生活中的辗转腾挪都是自娱自乐,唯有终点是真实的。

相信人生的在结束时为了让你自以为精彩为了有更多时间欣赏挣扎满足乐趣而赋予我们无穷的恰到好处的欲望和思想只是结局的伏笔,这样只为一个强烈戏剧张力的表现。

从此,无需照顾别人的情绪,而且我依然愿意走在有着固定规则又小又窄的道路上,耗尽心神,崩碎魂与魄。

等和忍

生活三分,一半是等一半是忍,有些人用一辈子的时间来等,等岁月黄沙掠过的荒凉,等一份寄托,终至白发遮了容貌,半身入土,于是寻得应有的归宿,回头想想,不知不觉,等,成了生活的习惯,见证了一生的伤欢悲喜。

而另一些人不过再不尽如意的日子里练就一种忍术,伪装自己亦骗得过别人,委屈自己迎合着别人。忍得住风雨忍得住嘲笑冷眼,也忍得住每个人本性不变的变换不定,在一种虚假的压力倍增的生活里生活着,用忍去追求换取爱与希望。

前半生用来等后半生学着忍,或者付诸全部的时间奔赴在一件事情上,要么等要忍。

等是身心俱疲的累,忍是隐藏自己的恨,细数生活几里漫漫长路,原来,忍的结果是为了等,而等的开始是需要忍,两者尽无法清晰的分立,不如就将生活改成一份,一大份由不甘,忧愁,将就,苦闷,郁结,欢乐,激情共同经营制作的食物。而我们要做的就是认真的把它吃掉,并且消化掉,充分的让身体去其糟粕,汲取精华,做到通晓明达,一切有拨云见日之清朗,等和忍有了价值,有了继续下去的理由。

看脸的时代

社会有众多不公平,但也正因此给世人展示了未来的一点样子,就是这一点,

让我们知道如何迈向新的文明。是否应该甚至仇视自己的出身,厌恶自己的身份地位,是否应该感谢于这生来就低人一等的愤恨。

厌恶,妒忌,仇恨,无奈,束缚,鄙夷这都是真的,自创世以来从不缺少的人性的真相。

有些用一辈子的时间来付出,却还是抵不过别人一张脸所得到的回报高,不公平,让一切现有的生活都变成人格分裂患者,真假难辨,或者说都是真的又或者都是假的,无论站在什么高度什么层次什么阶级立场,想过的生活总是在另一个地方,就像物质生活的另一边是感情精神的生活。

还好,我们都在不公平的规则中,学到很多。学会走,学会跑,学会爬起,学会前进,学会跟生活的不公告白,无论它拒绝还是接受,抛出来的是石子还是陨石,你的心都将静如止水,宠辱不惊。

流言

好像我们只在意自己和别人,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总会有不同的议论对象。如果生活之中真的只是限制于你,我,他,那一定充满了抱怨和诋毁,当我们真正快乐的时候沉默,开口时却尽是各种负面情绪的发泄。

空闲时的我们在干什么呢,无非是吹嘘自己亦或是窃窃私语对待别人的不满,甚至,未经斟酌后的诽谤。可悲的是,每个人都在每个人的嘴里变换着不同的样子。事实是别人嘴里的不一定是真实的,但这才最可怕,被不同的人贴上标签,也给别人贴上标签,结果让我们各自抱着点到即止的心态去相处,在这种不愿相信,防备心极重的情况下,感情薄的犹如蝉翼。这样看来,所有我们做的原来都是在演戏,上台热切难分,下台陌路扬彪。

最可恨的是,昨天恶语中伤你议论你的人,今天仍然可以和你笑嘻嘻的一起诋毁另一个人。后来我们都得了疑心病,直到在也没有真诚。

生活注定要结束在坟场,当生命走到尽头,我不愿记忆轻若无物,虚弱的扛不住路上的山风,一碰就散了。最好,最好它能化为盔甲,为我抵挡黄泉的阴冷,好让,投生之路走的不孤独。

金河

自然界的一切事物似乎都有一条总的特定的踪迹,生活里的种种是铺在地上密密麻麻的小道,道的周围聚集了成千上万的我们,风吹一下,我们就向前挪一步,只是路上未免波折不断,都是从自然主干泄露出来的一点幸运。

我们站在路上像是淘金者,听闻有人在远方发现了金河,里面浓稠的金子足以晃吓发光的眼睛,所以跋山涉水想要去发一笔横财。

路上的人,同一个目的但是有着不同的嘴脸,但谁也不知道,秘密的隐藏是金河的使者,让人类这种群居动物懂得如何交流懂得如何避其锋芒又适可而止。

同时这也是一种束缚,是金河独有的特性,可以给予但会束缚不善用的人,而这种束缚却是我们的终点,我们称之为痛苦的东西,一整条河的束缚。

最后的最后我们都会走到这一步,因为被引诱因为众人的金河梦,因为承受不得孤立之苦。

原来每个人都储备了多张人皮面具,但无论是哪张,想要隐藏的总是生活的常性的折磨,从此以后,你笑或者哭,我都知道你内心的苦闷和忧愁已经堆积如山,就像幸福的样子总需要封印痛苦的付出才能显现一样。

每个人都不是看起来的样子,片刻的发呆和放空早已将沉重的心事抖落了几件,你一定有许多无言的秘密,我不愿追问,只求当你想说的时候,能让我来听。

直到终点,我们流着金色的血液又化为金河的血液。

考试

原来一切只是一场考试,上帝也需要分数给予相应的考量和发配,发配至天堂,亦或是发配至永火永刑的地狱。而生活的过程就是学习,学习解决疑难杂症,掌握解题的关键,拿到关于这一段生命的答案。

从遇见各种困惑开始,我们开始探索并试着学会记录,将生活的面目从无到有的画出来,最后发现成型的画着像水一样流畅自然,忽然恍悟,人生从不会出现捷径,偏离了生活原本的轨迹,生活将不成生活。

终于明白,为什么不敢面对无能为力想要逃避的诸多问题总会重复出现在面前,是因为生活的线条浑然天成的出现在了它该出现的位置,比如学会面对,比如学会诚实。

我不知道人生考试的标准,就让我在你的那道题目前画个问号,苦读如何拥有,或者结局是十年寒窗又十年落榜,只等沈腰潘鬓消磨殆尽,行将就木,我仍然没有学会拥有,今生不行,来生吧,如果有来生的话。

爱情不需要渐变

彼此相爱原来是一种境界,需要经世苦修,度转劫数。既然谓之境界,则不能常人易功成。

有些人生生将自己练成了行尸走肉,耗费了生气磨穿了皮肉,到头来换得是卑微,是低贱,是委曲求全。但即使这样,爱情的果实依然酸涩难以入口,明明是将一个人的不幸扩散到两个人的生活里,折磨自己,亦要逼疯对方。

如果是真的爱,并不存在改变一说,因为畏畏缩缩委曲求全的相爱,会让双方都渐渐迷失在亲手为对方织的迷网里,直到迷失了自我,直到你们再也无法忍受对方。

爱情不应该是快乐的嘛,为什么有些人爱出了攀登天梯的感觉,是因为迎合是因为关闭真的自己,是因为面具的沉重;是因为不忍,是因为不舍,是因为自责的呵斥。

在爱情里将就是不道德的是不负责任的,将就的爱是欺骗,将就着被爱则是施舍。骗术早晚会被拆穿,而施舍代表着可怜和不安,高兴了就来不高兴就走。

爱情不需要模棱两可,需要绝对的进行,爱就爱,不爱也别耽误对方。相爱已经这么艰难,暧昧不清的结果更是一文不值。就像异性闺蜜一样,不过是为满足一己私欲找了个光明正大的理由。

缺憾美

在希腊古都特尔斐的阿波罗神殿,殿前门石上可有这样一句话:认识自己,并且适可而止。所谓认识自己想必是要我们承认自己存在的局限性,坦然接受并承担所犯过的罪孽和过错,既然我们不是无所不能完美无缺的神,那么就应该遵守本分,做一个有着缺憾的一个人,对事情不必太计较,对过失不必太较真,适可而止,不要去碰触人类的禁忌不要跌进极端的沼泽里。

我们应该庆幸错误的发生,成长和前进都需要它,需要它点亮生活的激情和驱散暗无天日的阴郁。

不要怕错,更不要钻了内疚的牛角尖,其实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命运,无论是那些命运下的悲惨着还是宠幸者,生死疲劳都是自己种下的因,然后自食其果,从来无关他人。

人生的大美源自于存在的不完整!

生活就是无尽的想,白天想晚上想走着想坐着也想,想的是什么,是烦恼。安逸的时候也是想,短暂的瞬间即使在璀璨,却也抵不过永恒的平淡。我们不过是因为面子找了个借口,也为了活命强加给自己一点虚假的尊严,这样安慰自己来使生活增添趣味。

人生本来也是一种解决无限烦恼的过程,而生活扮演的角色是专门制造麻烦

,我通过解决问题而获得这样那样的心理反馈,它们是快乐的,但同时又是短暂的,因为片刻的愉悦始终掩盖不掉无边的烦恼。

或许你也经过这样的事儿,当你心里有两件事儿需要你马上解决时,你会开始衡量其中事件儿对你来说的重要性,甚至在比较时会忽略掉一件事儿,但当你处理完重要的事件之后,次要的马上跳到第一要位成了下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而我们的生活充斥了太多的想,一直在处理和实现想的结果,我们甚至没有时间去享受这结果就又要开始。

我们不得不喜欢上这满世界的想,,我们别无选择。

忘记

到了一定的年纪,终于将就着摆脱无知,过去的时间用来作孽后来是还债,好不容易才看得见自己,肩膀上一早满是情丝,就这样那些轻狂不见踪影,我们都将试着忘记,都将试着忘记天真并将责任拾起

自己就是一半世界的样子

许多人关住真实的自己,扮演别人需要的样子,一味迁就,委曲求全,还想要证明这掩饰有着正当的理由。结果别人不见的接受,也可能反过来伤害你,端起一副没边的膨胀的优越感。都是自欺欺人罢了,一方讨好一方盲目自大无自知之明,最后一定两败俱伤,自己给了自己压力又给了对方浮夸。

人真的应该自知,把自己的外在表现都划在一个平和的度上,至少游离在标准左右。说句俗话,在批评别人或指责别人的同时最好先撒泡尿照照自己。别丑成一比了还天天说这说那的。凡是应该多从自己出发,无论找原因还是做评判到世界的认知也好,一切都要依据自身的实际情况而定,切记不可妄下定论,更不可轻浮轻言恶意伤人。

想想看,从宏观的性格分类来说,我们不外乎就是分外向和内向的人,这样的话,我们也就不用那么着急的想要去了解别人,要做到了解别人前先了解自己,唯有这样世界的一半才能归于囊中,要看透生活看透人性,看看自己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人与人的相处

人与人的相处,表现了99分的好,1分的欠缺考虑,对与接受对象而言,或许因为这一分的不妥会全盘否定之前九十九分的用心。人都这样,一世的行善容不得一时的过失,而一世的恶行却因一时的善念被人称颂,美其名曰:痛改前非,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真是是非颠倒,众生颠倒。

我们都这样评价别人,让本已是江湖的社会更添笑料,天真无邪是好,但也需承认现实。自始至终,我们的生活就脱离不了人群,就像没有参照就无法看见自己一样,要混迹于人与人的交流中,但每个人都像长着刺的豪猪,在寒冷的冬天。每个人都坚持自己却又要靠近同伴取暖,唯一能做的就是每个人都有觉悟,只有互相磨合至最安全的距离就能不刺伤对方并且达到取暖的目的。

可总有人愿意相信,那些豪猪都没有刺,好比相信人都是一样的思维能够一样的感同身受。但目前我还没见过这样相同的两个人。这应该就是理想化的生活了吧。

我想说的是,人是这样复杂,每个人都想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但每个人又都是那么的不同,可我们又是那么的迫切的需要彼此交流融入,这样一来,又有谁去中和冲突和矛盾这两种必然发生的事情呢?

无可奈何

能够遇见一些人的生活,然后用生活交流感情,从此成了互相麻烦互相影响互相帮助的两个人。可人情总是分量太重,拿什么还都觉得不够,可能这就是感情的魔力吧。

现在终于能深切的体会到无能为力的感觉,只能眼看着朋友亲人门陷入困境的沼泽不能自拨,自己却使不上一点力。

我们总是迟一步,在最不堪的时代遇到自己最在乎的人,迟一步比迟一世还遥远………

用意

关于每个人,从出生开始,那些与生俱来的天赋与特质就已经开始催化行为的发生,而本着人独有的特性,生活也将揭开幕布,我们挨个儿登场,好戏上演。

有的唱花旦,有的人唱老生,唱正净,唱文丑,我们在选择角色字号的同时也意味着放弃。一出戏,尤其这一台生活大戏,唱了小生便别能唱老外,但无论怎么样关与画脸的油彩我们都能选择,就像现实中一样,我们是哪种花脸,自己在清楚不过。

可好戏谢幕,我们纷纷退出舞台卸下油彩,除了性别我们又有何不同呢。就以我们本身而言其实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抛弃,也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选择。或许你可以试着丢掉一些东西,但我猜过不了多久你会开始后悔并重拾它。

你不能丢掉欲望,因为这使你前进,你不能丢掉亲人,因为血脉,因为每个人血液里流淌的归宿感,你不能丢掉爱情,因为这使你在痛苦和欣喜的斗争中战胜无趣战胜生活的无望。

我不敢说人的存就是经历痛苦,但肯定的是对于生活,我们痛苦的时间要远远大于快乐,正因为这些痛苦,我们才能更好的认清社会的本质认清自己的本质,甚至整个人类的本质。

有些东西,只要我们还是人就躲不开丢不掉,所以不用在挖空心思找避开的方法,最好的是,从认清开始就积极面对,或者当成是宿命论也未尝不可,既然命运给了你这样那样的磨难,一定有它的用意。

恰如其分

我们能够分的清什么,在一种矛盾又相对变化的文化背景之下。许多道理许多判断许多人事伦理都建立在模棱两可的基础之上,关于我们关于生活从来都是糊里糊涂的,好像处于半醒半睡之间,明白通透与否,还要看局势利弊,道德伦理的约束轻重。中庸之道,到底把我们变成什么样子,是该遵从中不偏,庸不易的德行,还是将它理解为圆润的人情世故,我们坚持着两种极端的道理,却不肯承认这都是我们自私的表现,利用道理提升自我道德感,终究还是为了自己本身。

谁让我们是万物之灵,谁让我们是宇宙的脑袋,但宇宙对我们与万物却是一样的公平待遇,逃不出自然规则的禁锢,所以才有易经阴阳调和之说。如果把人生所谓的成与败用阴阳替代,那么我们就应该知道我们永远不可能成功,更不会永远失败。物极必反,过及而伤。我们更应该学着恰如其分,不必太张扬也无需妄自菲薄,不用太较真难得糊涂其实更符合需要,不要太君子也不能太小人,适可而止或点到即止。

很多人说知足常乐,其实都是随口的一句闲言,它是一种境界,大部分人永远也登不上的高度。我们的世界其实是别人眼里别人口中的世界,我们彼此生活在对方的眼里,细微变化之处有我们的波涛汹涌。你要是敢说这样我已经知足了,我相信一定会有无数鞭子立刻抽在你身上,质问你,自责你,鄙视你。

既然无谓成败,也就无谓幸福与否,或者成败的过程与追逐幸福的过程就是终点也说不定,生死不过是两点,而人生的终点却是生与死之间。

上一篇:崩溃的夜
下一篇: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