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边缘地带

类别:心情短句 | 发布时间:2016-01-27 | 人气值:

最近放寒假回到太原,颇有感触。前天乘公交车回家,听到两个年轻人聊天,一男一女,都在20岁左右。男孩儿对女孩儿说,“昨晚在歌厅喝酒唱歌一直到2点,就困得不行了。”女孩儿笑着反问,“就那水平?我们一直玩儿到凌晨!”想想过去,我也曾和财大同事们狂欢到深夜。而今天,去歌厅熬夜已经成为过去时了。昨晚,在学校南门附近的小饭店吃油泼面,又见到三位年轻人,男士,30多岁,一人一瓶高粱白,喝的兴高采烈,脸红红的,说喝完后一起去洗桑拿。想想过去,我喝酒也曾不含糊,但现在被打死也不敢了。上周五到六哥家。六哥告我,前不久他们同学聚会,只到了11个。原因是,有的在外地,有的行动不便,有好几个已经不在人世。所有这些都在发出信号,我们这一代人,已经进入人生的边缘地带。很好,由于父母的影响,也已经年老的我的兄弟姐妹都在开始思索灵魂的归宿。我也真想约几个老同学聚聚。但确实不得不思考,见面聊什么,就是吃吃饭,喝喝酒?我知道,他(她)们已经完全没有了梦想。我知道,这样的聚会得到的全是感伤。

昨天下午,见到了老朋友蔡总(山西省华侨商会会长、山西省中小企业商会会长),比我还大,还在满负荷工作,兼任两会会长。我知道,我俩都是在为了活的更久而工作。好像听人说过,“人不可能延续生命的长度,但能够拓展生命的宽度。”这完全是宿命论的观点。其实,注重健康、热爱劳动、坚持梦想、保持好的心态,生命绝对能够得以延长。

已经不再年轻,但我为祖国宝岛台湾的年轻人点赞,无疑他(们)的肩上已经担起了社会责任;我为祖国大陆的年轻人忧虑,因为他(她)们还只知道唱歌、喝酒。我年轻的时候不懂这个道理,但当迈进边缘地带时,我终于懂了。一个国家光发展经济绝对不行,发展社会公权力应该更重要。一个国家经济发展了,可喜;一个国家的人没了社会责任感,可怕。

想念咸阳,那里人少、车少。想念那里的校园,和一群群学生在一起,被边缘化的感觉能轻许多。能继续工作真好,能依然有梦很好。

上一篇:无题
下一篇:今日感悟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