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心情短句 > 试论本事

试论本事

类别:心情短句 | 发布时间:2015-12-25 | 人气值:

一位朋友打电话要我务必于晚上赶到他家便宴,说是有个也是我朋友的人于今晚来他家里。去后才知道,此人已有20年来未见面,因为料理病重的母亲,从沿海某城市返回家乡。据打我电话的朋友说,有次出车到此,他们偶尔相见,设宴招待了他。这次作东,就是作为回礼而特意的安排。我清楚地记得,那是2005年10月6日,作陪的还有其他人,大家都相识。就在他请我喝酒时,这位仁兄对着我说:“你本事不大,但眼光不低,一般的人你根本瞧不起”。这位作东的朋友立即补正一句:“他最大的特点就是认真。”

现就以这位仁兄所谈的“本事”作为本文的题目,来作一个简略的探讨。

所谓“本事”,简单地说,是指胜任工作的技巧与能力。那么什么叫有本事呢?简言以蔽之,就是“多谋善断,能说会干”。所谓“认真”,意思是“不马虎,以严肃的态度或心情对待”。而那些“多谋善断,能说会干”的人,有的凭借着丰厚的知识底蕴,有的借助的是良好的人脉关系,而有的则是凭着执着认真,即“不马虎,以严肃的态度或心情对待”工作。

从他谈话的语气与内容不难看出,他自信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若不自信,怎么能去随便置评别人有无本事呢?

在我看来,那些自认为有本事的人,当他们踌躇满志地在社会这个大熔炉中试图大展拳脚、尽施才华前,就应该树立起吃大苦耐大劳,脱掉几层皮也要干出一番事业来的献身精神。没有这个心理准备,你将空抱幻想,一事无成。当然,也必须承认,现实中确实存在,很多才华横溢的人往往不是事业的成功者。更有许多能力平庸之辈却在事业上如鱼得水。衣着光鲜,大腹便便,居所豪华宽敞,日子潇洒、舒畅,出则有车,入则粉接,住星级、吃全席,到处都有领导接待,这就是人脉关系所起的巨大作用;或者是善于蝇营狗苟,溜须拍马,长袖善舞,投机钻营,全力经营人脉关系,于是官运亨通,高官得做。这种现象,确实令许多不太得志的“鸿鹄”们英雄气短。

在职场上,对于才华,我的理解是,无论是经商,还是为官;也不管你是装卸工人,还是编程人员;也无论你是“腹有诗书”的才富五车、“运筹帷幄”的学高八斗这一类的才华横溢,还是斗字不识,只要在工作中能把你才华的最大潜能发挥出来,即使你没有惊人的事业或不名一文,你仍然是一个成功的人。你能最大限度地调动自己的能动性,充分体现了你的人生价值,你就算没白活一回!(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么,既然这位随意置啄我的仁兄,应该有很大的本事吧?可他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呢?我倒想看看他是怎么做的,表现又是如何。因为只有自己做好了的人才有资格去品评人家。

对于他的那些“本事”,我还真的不以为然,更不敢恭维。翻开档案一看,原来在新闻单位工作几年,写了些新闻之类的稿件;好在因有稿费的激励措施,通讯员多的是,便也用不着他去忙着采写什么的,于是转身担任了几年编辑。那年月,凭着“你上我上大家上”的天赐良机,当上了副局长。还有吗?多少有些狐疑,于是试图继续查找。

世事未必尽如人意,计划难免落空。认为自己很有“本事”,便觊觎起局长的宝座来了。当这一愿望无法实现的时候,便觉得自己的才华与能力在这个单位找不到结合点。这种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巨大距离,也就有了两者的冲突。可也不用秤称一下自己的份量,他的破麻袋的那点底子,是绣不出花来的。自然,再怎么垂涎,断是轮不到他的。你自己也说说,难道就凭你的这些,就可以成为你的定国安邦之策,指点江山做大事的本事?实在好笑!论说,他的能力已到极限,再无任何发展的空间,不必再作无味的挣扎,你就安心做好自己的工作,把工作做好了,你的本事不就显现出来了?可是他呢?在没有满足愿望的情况下,认为理想的追求、抱负的驰骋与现实生活总不合拍,存疑遭人嫉妒、排挤,于他过不去,于是怨天尤人、怀才不遇的种种感觉就产生了。

从这个事例中不难看出,他所认为的“本事”,并非是“干事”,实际上指的是“仕途”,因为仕途不畅,便产生怨忿心理。我也知道,他指责我没有“本事”的这个“本事”指的是我“干事”的能力,我只是属于“做事”一类的,至于“仕途”,则与我无关。因为在他看来,我根本就不配“仕途”这个层次。

为了改变这种环境,便从原单位跳到某个地级市。按说,这下子你总该满足了吧。你的“本事”可以没有任何羁绊,没有任何顾虑地充分展现出来,那“仕途”不是一马平川,垂手可及吗?因而足可证明以前的确埋没了你。可你没有哇,不仅未能充分展示出你的“本事”,反而工作平平,政绩乏乏,自然难以孚众呀。于是再多的人得到提拔,断然轮不到他的,又一次与“仕途”失之交臂。可他从不汲取教训,又一次错误地高估了自己,笃信“树挪死人挪活”的信条,好高骛远,不信就没有我的天下!他就怀着这一崇高愿望,寻到一次难得的机会,又一次调离,来到全国政治经济最开放的省会城市。多少人梦寐以求,到这儿淘金,又有多少人在这里找到了归缩,实现了崇高理想。按说,这次的调动,对于他来说,算是给他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人生博击的最好机会。可又能怎样?终究无奈眼前的现实,命运之神又一次和他擦肩而过,仕途无望,哪怕是一件体现人生价值的事也没有干成。就这样的跳来跳去,几经辗转,数番折腾,还没等他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无奈岁月不铙人。转眼间,他已到了退岗的年龄,不得已只好抱憾而去。

俄罗斯作家列夫·托尔斯泰说,一个人的能力就好像是一个分数,他的实际才能好比分子,而他对自己的估价好比分母,分母愈大则分数的值就愈小。从我的这位仁兄多少年来的实际情况看,他显然不切实际地高看了自己,最终落得这般境地。

再说本人,没有本事,我还真的不否认。因为我常常和有本事的人相比,科学家、军事家、艺术家、政治家、作家、科学家,他们以自身卓越不凡的能力担当其各自领域的先锋,尽显才华,可是我呢?什么也不是!而且我还没有丰厚的知识底蕴,就是那个大学文凭,也是后来利用业余时间,自修才取得的。我更是出身于农村,过去的祖宗八代都没有脱离过农村。因此,我没有良好的人脉关系。还有一点,我更缺少与周围环境互动的良好亲和力,因而我与领导之间的那层“关系”就像油与水那样永远难以融合。在如此诸种我没有半点优势的情况下,我能得到提拔与重用吗?所以,我也真的是依他所说的不配“仕途”这个层次。我还应该承认,因为不满意自己的生存环境,曾经有过同他一样的调离的想法。但他却忽略了重要的一点,在我短暂的沉沦之后,我便奋起发起反击了。更令他没有想到的,那就是我有着常人所没有的认真、执着的工作态度。宴会主人对我所评论的“做事认真”,算是一语道破天机!正如毛泽东的那句至理名言:“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因为“认真”,在考虑问题与决策时,能够客观、公正、准确地将问题的各个方面进行分析对比,找出利与弊,然后做出合乎逻辑的判断,可以减少人为的失误;因为“认真”,在付诸行动时,就会集中一切力量义无反顾地全力实施,直到达到目标。在一定的情况下,“认真”是破解困局的利器,是攻克难关的法宝,是化解疑难的良方。同时,“认真”还是事业腾飞的助推器,……这些经验之谈,那位仁兄是怎么也体会不到的,因为他原本就是那种不干事的人。

还要指出的是,我“认真”的则是事业,如何去体现人生价值,我的“本事”完全表现在建功立业上,这与他对于“本事”的理解有着本质的区别。

就因为我“不马虎,以严肃的态度或心情对待”,有了这个常人所没有的认真、执着的工作态度,使得既无外在优势又无内在潜质的我,在极其艰苦、困难无比的情况下,还是干出了一番业绩,其业绩之大令他无法想象。

没有前鉴,也没有坚实的文化基础,然而其它单位多则十人少则三人,而本单位只有自己一人的情况下,却在全省范围内提前两年率先编纂完成了25万字的首部地方行业志,许多学术观点得到专家的认可,并且获得了全省优秀修志工作者的光荣称号。

围绕办企业问题,因为前任领导,以及本人任内形成的各种纠纷,在本人既没有任何法律知识,也未聘请律师的情况下,使得本人主动发起,以及应诉等多达九起、有的是由主任律师挂帅的官司,竟然取得了我诉人全赢、人诉我全输的无一败诉的创记录佳绩,县领导不得不刮目相看,竟然还出现要本人代为诉讼的新鲜事。

本人不仅搞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而且还将触角伸向在本职工作以外的领域——旅游业。经过十多年的艰苦奋战,硬是将我县的旅游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弱到强地一路挟带着闯荡过来,硬是拉成了全县最重要的拥有万人就业的新型支柱型产业,这个贡献他大概做梦都没有想到是我一手干成的!也许他以为,这是领导要你做的,又不是你自己主动做的。若他真抱有这种想法,那他真的是大错特错。不是领导要我做,而是我逼着领导,非要领导同意做!在不被人理解,甚至被人误解,以致于阻力重重的情况下,我耗去了11年的心血与汗水才换来了永赚不蚀的朝阳产业!能在一个地区的历史上独自开创出一支独立的产业者,可说廖若晨星。首开县史的县长段朝立,改天换地、重塑自然的县委书记洪平安,我一个未列品级的中层干部则可以大言不惭地自诩第三!

还要告诉他一件事,一次就在别人邀请的某个景区赴宴时,当餐馆主人知道我的名字后,急忙赶过来,紧握我的双手,动情地诉说,“由于你的不懈努力与辛勤付出,我们大家才有了发财的机会,我们都沾了你的光呀”!

够了,够了,不必再逐一列举。

请问,本人所做的这些在他的眼里到底算不算“本事”呢?若他知道我的这些“本事”,又该作何感想?当然哟,他压根儿一点儿也不知道,自然谈不上感想。但问题是,你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创造,拿不出一点像样的东西,那他凭什么置啄人家“没有本事”呢?

也许他此话的意思是,你别老是觉得自己行,一副瞧人不起的样子,我得正面好好将你一回,看你嚣张不?

此时,感觉我瞧不起他。而他以往的任何时候从来都没有正眼瞧过人,对于我来说,则更是不在他的话下。而如今世道变了,相隔20年,我在他面前说话的语气硬了,份量足了。对于我给他的冷眼旁观、视若无睹有点儿不适应,其实我也没怎么对他睚眦必报、还以颜色而冷眼旁观呀,只不过是没有先前那样过于的热情,于是开头的那句话便脱口而出。是的,我必须承认,对于他的这种自命不凡、自鸣得意、自以为是、自我清高,还盛气凌人的作派,我是有种从根本上瞧不起的看法。

上一篇:晨起
下一篇:夜空下的肆意飞扬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