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生二胎

类别:伤感的句子 | 发布时间:2017-04-19 | 人气值:

我不敢生二胎
我不敢生二胎

  文/李清浅

  1

  好友雯最近不小心怀孕了,家人都支持她生下来,她却执意流掉了孩子。

  问其原因,她说:“我怕是个男孩儿。”

  我有些疑惑:你家头胎是个女孩儿,二胎是个男孩儿,不正好吗?

  雯只是苦笑,事情要从老太太,也就是雯的母亲生日说起。

  那天是星期天,雯早早带着孩子去了妈妈那儿,结果快到中午了,也不见弟弟来,给弟弟打电话,弟弟说:“我正忙着呢,晚上才能过去。”

  雯当时还想,既然有事为什么不提前打个电话?

  见弟弟一家中午不过来了,妈妈就说开饭吧。女儿拉着雯的胳膊,小声说想吃蛋糕,姐姐家女儿也吵着要吃,但妈却并不提切蛋糕这件事,她只好安抚女儿,晚点再吃。

  到了晚上,她弟弟一家三口过来了,从侄子口中得知,他们一家去游乐场了。雯其实一点也不意外,因为弟弟一向这样不着四六。

  妈妈把孙子抱在怀里“心肝肉”地叫着,还说:“切蛋糕吧,奶奶知道你爱吃,一直等你来了再吃。”雯心酸莫名,还假装没事地去拿蛋糕。

  期间发生了个小插曲,生日蛋糕上只有一个奶油寿桃,三个孩子都想要,妈妈却对两个泪汪汪的外孙女视而不见,直接把这个寿桃给了她心爱的大孙子。

  从妈妈家回来的路上,女儿说:“妈妈,以后我再也不想去外婆家了。”

  雯有些吃惊,假装不经意地问:“为什么?”

  女儿小声说:“外婆不喜欢我,也不喜欢妈妈。”

  女儿说完,她怔住了,有时小孩子真是敏感得可怕,才五岁小就能发现妈妈更喜欢舅舅和大孙子。在雯的母亲看来,两个女儿怎么做,顶多是勉强及格,儿子什么都不做也是满分。

  雯说完我沉默了,雯的家庭情况我再清楚不过,因为她生在一个非常重男轻女的家庭。

  2

  雯在家排行老二,上边一个姐姐,下边一个弟弟。在那个计划生育是硬性政治任务的年代,即使在农村也少有三个孩子的家庭。雯之所以还有个弟弟,当然与爸妈对“生儿子”的执念分不开。

  雯的地位有点像《请回答1988》的德善,这部剧中有一个片段是半夜德善家煤气泄露,父母一个背着姐姐,一个背着弟弟迅速从房间里逃出来,在大门拍打两个昏睡的孩子时,都没有意识到德善还在房间里。

  雯和弟弟只差了一岁,她说小时候不懂事,大了才明白,差一岁就意味着她出生三个月的时候,母亲就怀孕了,怀孕后母亲就躲到了外地一个亲戚家里,直到弟弟两岁时交够了罚款才回到家中。

  印象中雯总是穿姐姐剩下的衣服,而弟弟每次都买新的,她抱怨时,妈妈便会说,你弟总不能穿你姐的衣服吧,如果你是你弟,也会给你买新衣服的。

  小时候没听出来这句话有什么毛病,长大了才悟过来,这句话是“因为你弟是男生”的另一个版本。

  父母有多重男轻女呢,雯印象中,家里的好吃的,总是先紧着弟弟,弟弟提出的要求,父母都会无条件满足,就连弟弟闯祸了,父母好像都挺骄傲的。

  有一次,弟弟和邻居家孩子打架,把人家打了个头破血流,爸爸妈妈带着孩子去看病,还非常得意地说:小兔崽子把人打了,我带人去看看。

  丝毫看不出来半点愧疚或者觉得儿子需要好好教育,反而觉得孩子“厉害”,将来不会被欺负。也因此,弟弟从小被惯得不像话。

  当时雯就觉得父母的价值观是扭曲的,只要是儿子做的事情,他们都觉得好,什么都好,要是雯和人打架打破了头,需要去给人家看病,妈妈肯定会骂她“讨债鬼”,而且必定逃不了一顿打。

  从小雯学习特别好,因为心里存着一种执念,一定要比弟弟争气,证明给父母看,女孩儿也可以一路过五关斩六将考上不错的大学,然而,事实证明,她所有的努力都抵不过弟弟一个手指头。

  3

  他们成年后,被父母惯得不像样子的弟弟对对父母并不好,侄子出生后,一直是父母在帮忙带,弟弟弟媳在外边打工,非常心安理得地从没给过父母一分钱。

  弟弟还有一句让她无法辩驳的“名言”:你们就这一个孙子,不给孙子花钱给谁花?

  有时候在雯看来,父母的态度简直有点犯贱,母亲节或妈妈生日,雯和姐姐给妈妈买的礼物,妈妈转手就送给了弟媳。

  最郁闷的是,有时候父母倒贴钱还不落好。

  去年春节,父母知道弟媳想买个全自动洗衣机,便主动去某商场帮忙买了一个,没多久雯的侄子去爷爷奶奶家,问他们为什么不买排骨,妈妈逗孩子说:给你们买了洗衣机,奶奶没钱喽,吃不起排骨啦。

  这只是逗孩子的话,结果当天晚上,弟媳气愤地跑来拍门和公婆闹,质问婆婆和孩子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妈妈委屈地向雯哭诉,雯觉得这下妈妈应当长记性有所收敛了。

  结果没多久弟弟要买车,弟弟看中一辆二十几万的车,又没那么多钱,妈妈不但自己出了8万,还明确提出让她们姐妹一人帮弟弟出三万,说算是借给弟弟的。

  雯家条件还可以,姐姐家就并没那么宽裕了,姐姐面露难色,妈妈说,又不是让你白出,借你的。

  雯虽然手头比较宽裕,她觉得没必要赞助弟弟买奢侈品,结果,妈妈跑来找她大闹,说她自私、冷血,还说要和她断绝关系。

  雯觉得自己并不欠弟弟,气得和妈妈大吵一通,最后还是老公说,算了算了,就当为了家庭和睦,也不差那几万块钱。

  于是在县城的弟弟开着一辆二十几万的车四处招摇,实际上他一个月才两千块工资,她每次看到都觉得怪扎心。

  最让她觉得扎心的是,爸爸妈妈对弟弟这么好,却希望她和姐姐多尽赡养义务,一次她回家,爸爸突然对她说:“你们挣的钱不能都花了,万一我们将来老了,生病了,不能全指望你弟吧?”

  爸爸的意思是我们生病了,不能光让你弟出钱。试问,如果父母生病,她和姐姐会不管吗,有的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就伤心了。

  “有些人的观念是无法改变的,因为他们只有那样的高度,即使我弟把他们抛弃了,估计他们也只会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感觉是自己哪儿不好。”雯叹口气,语气中是无尽的辛酸。

  前阵子有篇写重男轻女的文章,叫《生女孩儿怎么了,你家有皇位要继承吗?》,雯说她读时眼泪哗啦哗啦地掉,可是却做不到像作者那样绝决,有时候也想一狠心,再也不管家里的破事,偏偏却又总想拼命讨好父母,好证明自己比弟弟孝顺。

  “有时候我觉得我自己的价值观也是扭曲的。”雯说,二胎政策放开后,妈妈劝她再生一个,妈妈说:“老大是个女孩,再生个男孩儿多好。”

  “因为我妈这一句话,我下定决心,打死也不生。我知道真正的男女平等是不在乎老二的性别,我是矫枉过正了。”雯说,“可是我没办法,我担心老二是个男孩儿,我会对女儿更好,就为了证明自己不重男轻女,可是那样我会重女轻男。”

  雯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是无尽的哀怨。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