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伤感短句 > 月与饮酒

月与饮酒

类别:伤感短句 | 发布时间:2019-04-08 | 人气值:
本要是对着月光饮酒,月色虽然有些淡,但这些银亮的光还能照开我的院落,凤尾竹与海棠花的影子在光中洗着,影子在有些昏暗的夜中摇曳。
 
可突然,一片稠云飘了过来。
 
这半疏半明的月光也没有了。
 
本刚放好的木桌、酒、茶,以及各色植物的影子,都没了用处,无尽的夜中,只剩了你自己。原本对影成三人的意境,一下就走掉了两个,夜就显得格外的黑,黑到见不到一点点光。
 
我觉得我仿佛死了,只剩下一些酒和茶陪着我。
 
这并不是我真的死了,只是我原本精心布置的、摆设的,预留的事情,在此刻全然失去了用场。月亮的消失,使其他的一切都显得不重要了。
 
黑夜中,谁与我对饮呢?月亮虽然走了,但酒还在,但喝着,却全然不是先前的味道了,原先的酒,虽然辣,却醇厚,像一团藏在心底的愁,虽浓的化不开,却也不过是心底的愁罢了,不说出来,你仍能每天去打羽毛球、游泳、玩闹,也许在不知名的哪天,这团浓的化不开的愁也就散了。
 
但现在,这酒辣而冲喉,一杯下肚,便是九转回肠、天旋地转,这酒,不是愁,却钩愁,它把你过往伤心的、快乐的、不喜不悲的,都一股脑的钩了出来。得坐上好半天,才能喝下一杯,可又偏偏一杯接着一杯。可这世上偏不缺乏伤心的事,一杯一杯的喝,一件接一件的数,但月亮早已睡了,只能数给自己听。偌大的世界,仿佛就剩了我一个,还得待在数也数不尽的夜里。
 
我们的一生,时常就这么悲哀。
 
费劲了心思,为了一点点苟存的希望,我们明知那希望渺茫的每个着落,像在撒哈拉沙漠求一场雪那样渺茫,却偏固执的相信那希望存在着,幸运会将希望点燃成圣火。于是,我们耐心地做好一切,耐心地等待,我们的内心,早已将希望原本只有一点点的事情抛弃了,我们错把希望当成必将发生的现实,一个不确定时间的事实,像笃信铁树会开花。到最后,我们会像狂热的教徒那样,笃信事情的发生,容不下一点点否定的声音,我们固执地相信那一点点月光。
 
但后来,稠云还是来,这一点点微弱的光也消失了。
 
我们只能在黑暗中饮酒。
 
但别忘了,我们还有酒喝。
 
不是世界在抛弃我们,而是我们拒绝所有选择,抛弃了世界。
 
我们本可以坐在明亮的厅堂中,以灯为月,三人仍是三人;我们本可以去街边拐角的小酒吧,畅饮一夜的疯狂;我们本可以去东北角的茶馆,在古灯与书中度过这漫漫一夜。
 
实在,要想月光的花,披上衣服,拦一辆开往不知明地方车,一直开到有月光的地方,再对月痛饮。
 
人生中本有许多选择,也有许多通途,我们往往留恋一条已经死去的路,留恋已经死去的月光,留恋我们选择时的决心,留恋我们摆放桌椅酒茶时的专注,留恋我们期待已久的我们对月痛饮的心情,所以当月亮灭了的时候,我们觉得什么都结束了。
 
其实,月亮还有很多,路也很长,夜也很短,凌晨五点就已天亮,我们自诩绝望的、孤独的、寂寞的,也都会随着一杯杯酒,痛饮下肚。正如李清照之言“心儿小,难着许多愁”。我们的心呐,也就不过是苏轼赤鼻矶下的一页扁舟,愁确实汪洋大海,我们能以微小的东西去驾驭大的东西,也正是我们会放下,会对月高唱“望美人兮天一方”,会以愁销愁。
 
当我们不再拘泥于那一点点的微弱的光时,当我们在整个人生中去寻找光时,我们会像那扁舟,在澄澈的月光中,虽像蜉蝣,却自由自在。
 
也许那时我们的人生会多一点淡然的喜悦,少一点回肠的忧愁吧。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