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伤感短句 > 怀念小灰

怀念小灰

类别:伤感短句 | 发布时间:2015-11-19 | 人气值:

很遗憾,严冬之内未见飞雪。列车一路南下,靠着车窗,想起一个朋友或者说是儿时的一个玩伴,有些酸楚。它是小灰,是一条狗,10年前因病去世,由于当时是住校生,得知小灰已不在时已经是一周之后的事,为此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

6岁那年冬天,爷爷家的狗产下了四只小崽,夭折了一只,为了方便辨别,我根据颜色起了名字,分别是小黄、小黑、小灰。断奶后前两只分别被小叔、堂哥抱走,小灰最后一个生出来,身体略显孱弱,我抱起它,心说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你吧。

小心的捂进怀里,屁颠屁颠的回了家,迫不及待置办了小窝,可无论怎么游说,它就是不进去,最后只好瞒着母亲放进了我自己的被窝里,母亲不喜欢狗,要不是父亲发话,估计小灰已经被还了回去。

小时候的农村里,家境并不宽裕,虽说尽心照料,但也没有精细到现在的份上。还没有到上学的年纪,因此每天的娱乐活动几乎都是和小灰昵在一起。小灰成长的非常快,几个月过去,小灰长高了很多,壮硕而且欢快,这也是我最乐意看到的。

等上了小学,不得不每天分开,早上好好的喂了小灰,背着书包去上学,小灰跟到门外,扒着我的裤腿含情脉脉,总不能带着你去上学吧,摆摆手说:“回去”,小灰转头回去,哼哼唧唧,不时扭头看我,虽是不舍,倒很是听话。

最有意思的是周末,带着小灰去野外抓野兔,虽然总是望着兔子一骑绝尘,但也成功过一次,小灰趾高气昂,可惜抓到的仅是一只未成年小兔。

小灰五岁时,经历了一次灾难,那是一个夜晚,月黑星稀,自放学后就没有看到它,也去外面找了一圈也未得见,只道其在外面玩疯了吧。可是晚饭过后仍不见回来,心中有了一丝焦虑。叫了父亲一起到外面唤它,我唤它乳名,父亲吹口哨(平常父亲训它喜欢用口哨),唤了有五分钟仍不见踪影,父亲说:“现在村子里偷狗的多,该不会是被偷走了”我一听心急,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继续唤着小灰。又过了足有10分钟,我忽然听到北面的路上传来了一连串狗叫,是小灰,我走到路中间,声音由远及近,见一道黑影飞奔过来,我一把将它抱进怀里,小灰疯狂的舔着我的脸我的手。我摸到它的脖子,手感不对,脖子上有一个绳套连接着一根断绳。父亲说,绳子是被挣断的,小灰身上有伤,应该是被人栓了起来,听到我们唤它,挣断了绳子才跑回来。我不知道挣断拇指粗细的绳子需要多大的力量,一想到那晚如果我没有去找它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也就越发疼爱它。

升了初中之后,由于离家比较远,一周才能回去一次,骑车到村口的时候,总会发现小灰站在村口的路边等我,这个时候满满的全是感动。这一年,小灰9岁,耳朵耷拉着,有点憨而内敛,平常小灰很安静,只要外人不走进家里的院子,就不会对着人乱吠,很是睿智。同年秋天,休假在家,早上起来走到院子里摸了摸小灰的头,我低头看到院子里的槐树下铺了一个四方的白色塑料袋,上面放了个什么东西,走上前去蹲下来查看,发现是半截火腿肠,上面用细线系了一个灰白色的类似于胶囊形状的东西,胶囊明显有被咬过的痕迹但未破碎。疑惑间我把父亲叫过来问他这是什么。父亲捡起来看了看,爆了句粗,说这是药狗的药,然后让我在外面找个地方挖个坑埋掉。我照办,回来摸了摸小灰的头说,亏得你不贪嘴,不然现在已经被人吃掉了。其实小灰有一个优点,说起来也甚是可怜,小灰虽然吃的不好,却从不偷吃,只有家里人喂它的时候才动嘴,如果这是因为它懂得人性的话,是不是觉得只有家里的人对于它才是安全的。

又过了一年,小灰10岁,我和父亲总不在家,小灰年老多病,在某一个冬夜,小灰死在了自己的草窝里,第二天被母亲卖给了狗剩,卖了50元钱。

对于小灰,每每念起,满是羞愧与怀念,没有照片,只存在记忆中。后来在家里又尝试着养狗,前后有四条,都养不过两年,有一条被车轧死,其余的都是被偷走。可能我以后再也养不了狗了。

(仅以此文献给陪了我10年的小灰)

 

上一篇:缘尘
下一篇:不会熄灭的灯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