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伤感短句 > 金茶花

金茶花

类别:伤感短句 | 发布时间:2016-03-21 | 人气值:

很久很久以前战火纷飞兵家四起的时候,相传有个堪比陶渊明书中说的宁静祥和之地,斯处寥寥几家烟 火,他们生活平淡,不求仕途,朴实无华,遗物数月尤可失而复得

村子近山靠水,前水后山,水叫戚水,山叫公子山又名金茶山,戚水蜿蜒两条支流恰会交于村子旁,极似游龙伏礼,每到秋夏更替,红日斜落之时,红云滚滚,有如仙境,戚水有麟,齐辉似红龙腾云,又如天帝迅游凡尘之御驾,几处人家袅袅翠烟亦若玉石衔饰,返照千亩金茶野花,层层错落,盛气又恍似皇家宫殿,浣衣女儿家,长袖善舞,沐与天池,至暮尽兴而归

黄家先驱之人慕此情景有感而发,面朝祥云戚水长呼_几朝金玉不适君,上皇也罢情,美景更有,凤凰凌舞凤求凰,衣冠弹尽浮世尘,浣衣飞琼,此处可依梧桐梳,莫嬉衣衫褴褛,尤恋梦中蓝桥人,罢想春秋!

风水有云,此地仙气腾缭不绝,雨落金银粉,日后必有腾达鸿天之子投临此处

然儿,这座叫河口村的小村庄里悄然发生一些打破平静的,原来此处已无皇卿之瑞,浣衣飞琼只是一场梦罢了

那是一个雷雨交加之夜,飞禽夜语,黑云遮月,故事就在此地发生,小村子地理位置是老黄家老祖宗挑选的,古时候兵家战伐不断,每个都期望有个平安祥和桃园之地,有个二亩小田吃喝不愁,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是很多人的美梦,大山里有对兄弟,兄叫黄大,弟叫黄三,父母因疾贫多病早逝,三间草屋子,家里面是大儿子黄大和他媳妇住的,前头放置了嫁妆红箱子,后面就是一个两米床,也就看了八尺染了尘土的旧棉锦才知晓本来是富贵人家的后人,一口兵家弃铜煮,平碗不到的粮食装的袋子显得尤为显眼,几碟花瓷碗子恐是唯一让人眼前一亮的色调了,一个席子旁边就是烧火做饭的才火堆子是黄三住的地儿,一掉了色的梳妆台旁边就是老爷子的征战沙场的盔甲,锈迹斑斑,红菱系宝剑,宝剑当初被浣衣女抛进了戚河,自此黄将军的心也就沉下了,剑两亩地主用来收租子的地,加上私自在荒野开的那一亩三分地总共三木三分地,用现在的话来说,揭不开锅还不止,谁跟了这家到了八辈子瞎霉了!

雷声贯耳,正下着滂沱雨呢,兄连夜拉着媳妇要和二儿子也就是黄三分家,老爷子刚走,身体还是热乎的,原来又是为分家的事,活活的把老爷子气死了,穿着花袄的小眼媳妇边嚼着金茶花,肚子边打着咕咕,嘴吧还不停咒骂,嚷嚷着扯老爷子的衣服,看看有没有私藏银锭,老爷子一生为人正直,刚正不阿,当了三十年的副军统,天天为皇帝老儿戍边杀敌,最后被宦官设计,宦官叫绿毛白天理,每年的选妃纳妾都有他支招,深得皇帝宠爱,他要想陷害谁,谁都逃不掉,黄将军最后也落得家破人亡,部下尊重他的仁义,追随他一路砍杀逃到了戚水这里,也是天意弄人,这里没啥也没有,到这里取了的老婆子还被老地主收去压寨去当晚就用红绸子腰带上吊死了,自那夜起金茶花一夜之间都死了,话还没呢,婆子手起如刀落,哗的一声,老爷子的军大衣被这个娘们撕成了两半,什么都没有,两串丑铜子满是老头子的膄味,旁边的黄三就哭哭啼啼的喊他老子,孬人,老子不是老子,是你哥!他嫂子痴笑道

最后他哥听他嫂子的主意把山里头的一亩三分野茶花地给了黄三,黄三没成家,以后娃结婚还要一屋子,两亩黑油地和三间茅屋就让给哥哥家了

雨过天晴,本来事情也就这样了,后来黄三自己搭了个破草舍,山里人家打些野猪野狗野兔什么的,日子也就一天天过去了,可是光有地不种不就浪费了吗,可是地里除了野金茶花,茅草比小树窜的还高,于是黄三去他哥哥那想着种点什么作物,留着冬天吃吃,现在的畜生都个个比人精,也不至于冬天时候打不到野物饿要死

带着打来的狗肉,一路过来哥哥家,路不好走,清晨鸡打鸣到晌午也就到了,哥哥家的田地好,这不,还养了条狗不狗狼不狼的牲口,看到黄三扑上来就咬,黄三连爬带滚就滚到了哥哥家里面,野狗肉也被这厮抢走了,呀!你这畜生敢跟老娘抢食!見這窮親戚本來就火大,嫂子不耐煩念叨着“肥日子濟狗孫子,今兒個叫你吃棍子!”,直接三下五除二,那狼崽子被踹的嗷嗷叫,被道明来去缘由后,哥哥又信了婆姨的话,把金茶花炒熟了给了他,一把种子递给了他,说这个能长出金子!黄三也是憨厚的很,哥哥说什么也就信什么了,就这么个亲人,连鞠躬带谢的就回家了

黄三为人老实,自从离家自己生活,做事也就更勤快不少,除草,平地,翻地,播种,担水这不,两天功夫,金茶花就落了土,黄三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每天每夜守着,可怎么就是没有动静呢?又过了半个月,黄三住的地方高,温度也就好了点,三月初四月末的时候,还真有一颗金茶花发芽了!这事儿黄三依旧不知情,原来,炒熟了的金茶花种子落了两颗在了铜锅台上面了,躲过了一劫

老话说得好,皇天不负苦心人,金茶花结出了金子一般的花朵,却被巨鹰伏袭抢了去,黄三急忙追了去,夜晚时分方才落于鹰蛇虎穴之窟,里面各种金银玉饰,各方宝物皆被抢来于此,黄三乘它们睡着了,边抓了一些回家了,从此家业旺盛

黄大疑惑不解,前去上门询问发家秒法,弟无嫌隙,尽告知,哥哥也故意把金茶花留了两个放置于灶台前,金茶花,哥哥追着巨鹰到了金银宝洞,哥哥贪婪把虎豹野兽惊醒,最後被撕咬的衣服都不剩,故事由此而终

日落时分,金辉之下,狂风时而呜咽,时而嘶吼,仿佛戚河里的宝剑在颤鸣,淇河里涌动的河水像黄将军的血液,翻腾不止,此情此景无不让人动容,河流里的盘龙像是要追随那个仙女一般的女子,小溪旁,浣衣女的舞姿依旧如初灵动妩媚,曼妙无比,她的笑容好像是在说,愿意与将军共舞这世外金华宝地,浣衣女银铃般的嬉笑声不绝于耳,将军与浣衣女的情爱又何曾变过……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