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伤感短句 > 英子

英子

类别:伤感短句 | 发布时间:2016-03-16 | 人气值:

刚过立春,西伯利亚的强冷空气又压境而来,天空飘起了雪花。

再冷的天,也冷不过士官王海的心,王海是一个入伍十一年的老兵了,他抱着仍在襁褓中的儿子,看着空落落的家,心中感到阵阵茫然和无助。

孩子爱哭。一哭,王海就感到一阵心痛。他能让三十多战士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却怎么也不能让怀里的儿子不哭。

儿子哭得很凶,王海只好把空乳瓶放到儿子嘴里,让他吮。可只吮了几下,就知道上当而哭得更凶。

王海无精打采地摇摇头,叹了口气,心想自己的命运怎么这样坏。最后和儿子一起大哭起来,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味道。

李光年是唱着洋戏回家的。刚进门就喊:“英子,你过来,老爸给你道喜了。”

英子从里屋出来:“爸,整天烦事不断,喜从何来?别逗我了!”

李光年说:“乖女儿啊!别急,先猜猜看?”

英子说:“老爸,到底什么事呀,你快说吧!”

“给你介绍个对象,让老爸的心都快操碎了,跑了好几趟才说成,市里顾老板的儿子,合适吧?这次我总算放心了。”

没想到英子却发起火来,“爸,他是个大赌鬼呀,你怎么不为女儿的前途着想呢,我死也不会嫁给那种人。”

“嗨!傻丫头,你什么时候才能让爸放心呢?赌鬼咋了?赌鬼怎么了?那说明人家有钱,没钱连赌场你都不敢进,想赌还赌不成呢。”

英子说:“有钱怎么了,我就不乐意。”

李老头来气了:“孩子,你别傻了好不好,爸求你了。这年头有钱能让鬼推磨,没钱寸步难行。你大姐当初就是不听话,谁劝都不听,非要嫁给那个穷士官不可,还说什么那是真爱。最后有病没钱看,抛下孩子去了。你姐已经吃亏了,我不能再让你重蹈覆辙。”

英子一转身跑到里屋把门关上,喊了一声:“我就是不乐意。”

自从妻子去世后,王海白天没时间就夜间料理家务。可这几天不行了,他一松手孩子就哭,王海没办法,就说:“小祖宗,你睡觉行不行?爸是军人,我要干工作啊!”

儿子哪里听他的良言相劝,仍哭个不停。王海也哭了。

这时,门铃响了。王海匆忙擦去脸上点点泪花。“谁呀?”

“姐夫,我是英子。”

“英子?你怎么来了?”

英子说:“外甥怎么哭得这么厉害?快让我抱抱。”

王海叹了口气说:“这孩子就是爱闹,你姐在世的时候,他吃着奶才不哭,如今……”

英子说:“我来哄哄他吧,把孩子给我。”

英子接过孩子,也没办法让孩子不哭,她看看王海,忽然解开了自己的衣扣。

王海被吓了一跳,忙说:“英子,你别这样,快把孩子给我。”

英子说:“姐夫,你快去上班吧。”孩子吮着母亲般的乳头,立刻不闹了。

王海扭过头去,说:“英子,人不能这样,以后你还要成家过日子呢?”

那晚,英子没有回家,哄了一夜的孩子。

第二天,李光年知道女儿一夜未回,看见英子回来,就问:“英子,你上哪去啦?也不跟爸讲一下。对了,你的婚事我已经和顾老板商量好了,房子也买了,等找个好日子,你们就是结婚吧。”

英子说:“爸,昨天我去姐夫家了。外甥太闹了,我哄他。”

“你,你把老爸气死了,一个穷士官有什么值得你去看的,还哄了一夜。英子啊!你一个女孩子,这事传出去可好说不好听啊!”

英子说:“姐姐不在了,我就应该去看看嘛。爸,告诉你一件事,姐夫……”

李光年忙问:“怎么了?是不是对你不轨了?”

“不是,他快要结婚了。听说还是个黄花闺女,她喜欢军人,一定要嫁给他。”

李光年一听,大骂起来:“他不是人,你姐刚死,就要再娶,一开始我就说他不是个好东西。唉! 怎么还有人愿意跟着他受罪呢!真是造孽。”

王海结婚的事在部队都传遍了,议论纷纷。

李老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怎么也想不通,全人类怎么还会有那么多女孩子像自己大女儿一样傻,真是邪门了。

最后,他决定要去看个究竟,到底是哪家的傻丫头。

李光年让女儿和他一起去,顺便再教育她一下,就叫:“英子,没事和爸爸一块去玩玩,在家闷得慌。”

叫了几遍没有见女儿出来,他开始着急了,觉得不对劲,赶紧坐上一辆去王海家,刚一下车就傻了,只见英子一身婚妆正和王海并肩站着,看热闹的人你推我拉的,乱哄哄的。

李老头象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就蹲在了地上,没了知觉。

这时,王海家传来了拜天地的吆喝声。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