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伤感短句 > 灯下

灯下

类别:伤感短句 | 发布时间:2016-03-15 | 人气值:

明星闪闪,点亮一片夜的星空;清风阵阵,吹不醒慈祖母一梦。

——题记

“啪”,碎了,我的灯,奶奶的灯。那一声悲鸣把我的心都震碎了,奶留给我的最后的记忆。

十七年中最痛的一天,腊月初十,星期五。最盼望的日子却成了我的噩梦。刚进家门,娘对我说:“小,到你奶奶那儿吧,老人想你了。”我是家里最小的一个,奶奶从小就喊我“小”,这也就成了我的乳名。老人是去年秋天病倒的,一开始没什么大症状,就是觉得腿不舒服,也没和家里人说,后来奶奶觉得腿越来痛就,叔伯们就带着奶奶去县医院做了个全面检查。奶奶身体里的魔鬼——骨癌就这麽被发觉了。怕吓着家里人,叔伯们一直瞒着,我更是在奶奶仙去之后才知道的。奶奶一生勤俭,没享过几天的福,没想到,最后,唉!

那天晚上,和奶奶聊了几句家常就像往常一样俯在奶奶身边做作业,就和儿时一样。可以这样说,我是在奶奶的怀里长大的。我小的时候家里没有电,全靠煤油灯照明,就是奶奶的两盏煤油灯,点亮了我的童年,扬起了我人生的帆。非常古朴的灯,只有一个用来装油旳小碗和一个把手,这可是奶奶的宝贝。听奶奶说:“小,这灯是俺娘给俺的嫁妆,比俺还老那么一截呢!”儿时的夜晚一片漆黑,亮的只有奶奶的一间小屋,那昏黄的灯光照在奶奶越来越老的和我渐渐退去稚嫩的脸上,满满一怀的温暖

就在这灯下,奶奶和我走过了奶奶的晚年.我的童年。每当我看到奶奶点上那盏古朴的灯,我就会乖乖坐到炕上,因为我知道我又有故事可听了。奶奶一边给我纳鞋底,一边给我讲故事。我那小小的鞋子拿在奶奶大而苍老的手中显得非常的滑稽,常逗得我大笑,有次一不小心踢到了炕桌,奶奶的灯落到了地上,裂了一道小小的纹,奶奶笑骂道:“摔了奶奶的灯,敲碎你的小狗头。”我就端正坐好,等奶奶重新点上灯。奶奶上过私塾,识的许多字。我最初认识的字就是奶奶教给我的,还有不少是繁体字。我的启蒙教育就是在这灯下开始的。

自从我进了那片黄晕的光,就再也没走出来。我上了幼儿园,上了小学,上了初中,一直如是。就在那片黄晕的光中,我的鞋越来越大,而奶奶的手却越来越皱,甚至出现了变形,但那些大大小小的鞋子仍然那样平整。没有一双是奶奶的,都是我这个不孝的孙子的。长记那一晚,奶奶把我搂在她温暖的怀抱里,把那盏灯给了我,还有一包鞋,说:“俺知道你喜欢穿布鞋,看,这些够你穿到娶媳妇的了,好好念书,给俺领个俊俏媳妇回家。”我不孝啊!没想到那晚竟是我与奶奶的诀别,再次回家已是天人两隔,无处再觅奶奶亲切和蔼的音容笑貌,再也没有机会承欢膝下,尽孝庭前。我是奶奶的不孝的孙子。

再次回家前我心神不宁,不知道在惶恐些什么,急匆匆的往家赶,怕赶不上似的。当看到家门上的挽联时,我如触惊雷,脑袋嗡得的一下,一片空白,事后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进的门。墙上挂着奶奶的照片,那样熟悉的慈祥面孔。娘说:“老人是十四晚上走的,家里人第二天早上才知道,老人手里有张布条,说不让你知道。”我注意到奶奶遗像下的布条,红的字迹耀的我睁不开眼,血,是血,是奶奶用血写的,我很难想象一位日薄西山的老人给心爱的孙子留血书是一种怎样的艰难。不孝的孙我那晚却睡得如死人一般。我不孝。

奶奶的灯碎了,陪奶奶去了,我的心就如那碎片,痛得四分五裂。

奶奶,您在那边还好吧?小想你了。

以此文供奉于祖母坟前。

上一篇:散文
下一篇: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