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深深深几许

类别:伤感短句 | 发布时间:2016-03-14 | 人气值:

辞了老师的工作,我想到城市去闯闯后,我发现父亲变了,变得絮絮叨叨,变得让我一时间难以接受。

将要进城的那天,父亲边给我收拾行李边数落我:“你让我给你操心到啥时候,对象没有,工作辞了,你干成过啥事情?别人家儿子比你还小,孩子都会跑了。以前人家给你介绍对象,你当个老师,还好给你说媒。现在呢?到城里胡闯呢!”

我越听越烦:“人是讲感情的,媳妇慢慢找,你着急啥?总不能到大街上随便拉个女的就结婚吧。事业还没成,着急成啥家呢?”“放你娘的屁!”父亲生气了,“你非要把我气死不成!”“那你有什么成就?有啥资格说我!”我脑子一热,说了犯浑的话。

父亲愣在那里半晌说不出话来,低头苦笑:“唉!翅膀硬了,会呲牙了。我没本事,不配给你当爸,你爱咋咋,我不管了……”说完就走进里屋。我也怄气,索性躺在床上不出来。

过了很久,母亲回来得知情况后,劝我:“老大不小了还跟你爸怄气呢,赶紧起来。你爸不送你我送你,再不走就没车了。”我就是不起床,说:“不去了,我没啥本事,跑城里丢啥人!”僵持了很久。父亲推门进来说:“你长大了,我也说不下你,你爸没啥本事,也没资格教育你。你到外面去闯吧,没人管你。”父亲说完又进了里屋,“砰”地一声关了房门。

从来没见过父亲这样,看来这次我真的伤他心了。没什么好说的,父亲已下了“逐客令”,且态度坚决,我只好灰溜溜地上路了。

来到车站才发现错过了进城的汽车,等了好久都没有车。母亲劝我:“要不先回,明天再走?”我执意要等,母亲一直陪我等车。很快天已全黑了。

幸好邻村张伯的儿子去城里办事开车经过车站可捎上我。当车灯一打开,我看见前面不远处的路边停着我家的那辆电动车,一旁的父亲独自蹲在墙根下抽着闷烟,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来到城里安顿好住处,我整理自己的衣物,发现大包小包的行李里面应有尽有,除了日常生活用品外,还多了4条内裤、5双袜子、1条皮带以及好些年不穿的旧棉衣、旧棉裤……我苦笑:“这老爸在哪里找的这些‘老古董’呀,难不成还真想把我扫地出门?”

转眼进城两个多月了,我进入一家杂志社做编辑,周末还代家教。秋收时节,我给父亲打电话,得知母亲已外出打工,他自己收完了地里的庄稼。听到我找到工作后,他高兴地问长问短,并嘱咐我:“找个工作不容易,你从小喜欢写作就好好干,好好发挥你的才能。你不用操心家里,在外把自己照顾好。棉裤里有一千块钱,是我包进去给你救急的,出门花钱的地方多,省着用;人活着不容易,不要站着这山看那山高,哪一行都不容易……你自己的路你自己走,要脚踏实地。不说了,电话费贵!”

父亲说话时我不断地示意赞同,等我想开口时却只能听见电话“嘟嘟”的掉线声。此时,我的泪禁不住地流了下来。

上一篇:毁灭世界吧
下一篇:葬蝶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