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伤感短句 > 犹记贵乔

犹记贵乔

类别:伤感短句 | 发布时间:2016-03-11 | 人气值:

-犹记贵乔-1

阿贵提着那个米白色书包经过操场时,小乔正坐在银杏树下吃糖。她的脸色有些苍白,连皮肤下的血管都隐约看到,小溪一样淌着。“嘿,请问下高一教学楼在哪边?”小乔看了一样,指了个方向淡淡开口“这边上去第三栋。”继续吃她手里的那些糖果。

真没礼貌的女孩子!阿贵心想。

晨光里,阿贵记起报道时候的那些鸡毛蒜皮的规矩,他就原谅小乔了,他觉得她只不过是个被教条残害的家伙。

高二分班,阿贵去了理科班。

和换教室的大部分学生一样,他抱着一堆书去新班级,却在门口撞见了穿着碎花棉布裙的小乔。她笑得很开心,要不要帮你拿点?阿贵不好意思得连忙拒绝。后来在教室每次见面,小乔都好像不认识她,像坐在银杏树下吃糖果一样淡淡的。

在学校数学比赛上,小乔做题很精细,跟他们大一届的学长同一个小组。阿贵在班级位置看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开始潮湿了。他想,这样的小乔,不知道什么样的男孩配的上呢?

时间很快,阿贵考上了南方一座名校。还是秋天,阿贵坐在操场数回忆,不自觉游荡到几年前的今天,他在早晨遇到了小乔,再以后吧,他可能都见不到那个淡定吃着糖果的女孩子了。

阿贵想着想着就难受起来。

十七岁的暗恋,在这个秋天和时间一起夭折。

-犹记贵乔-2

阿贵和大多数男生一样,高考累过就是泡吧。

一个高大男同学拍了一下他的后背:“今晚男女一起去唱K,阿贵去吗?”阿贵“不想去。”继续扣键盘补塔刀。

到了晚上,阿贵也还是去了,他就穿着校服,一副有些不情愿的样子。KTV门口的路边都是泛黄的银杏,阿贵看到它们无缘无故难过起来。包厢里人很多,看见有人来,就有很多人搭讪。

阿贵跟着几个死党在沙发角落坐下,刚接过饮料想喝,突然看到对面一个吃糖果的女孩子盯着他看,他的水一口没喝下去,呛得全喷在桌子上。那些死党事后取笑他没出息,看见好看的姑娘,动静太不淡定了。

阿贵问小乔,你怎么老爱吃糖?

小乔还是那副清冷的样子,说,我低血糖血,吃点糖果好些。

这个解释,阿贵是第一次听说低血糖要吃糖。但那之后阿贵和小乔的距离突然就近了很多。阿贵才发现,小乔并没有看上去那样子不近人,她会给阿贵吃她很精致的糖果,然后每次都天真的问他好不好吃,或者还想吃吗?求我啊。

小乔的糖果上总带着一层褐色的红糖粉,入口就是微涩带甜。阿贵老是吃不惯。只是他喜欢跟小乔一起吃糖的感觉。起风的初秋,他们会一起去城外爬山。到了山顶,小商店居然有放民谣风的调子。

花粥的嗓音很清澈带一点磁性还有小调皮,又跟秋天傍晚下的小雨一样在心里滴滴答答的:

少年我爱你

弹琴唱歌时的样子

...

岁月是条河

带走我们的青春

可我依然记得你

曾笑得像个孩子

少年我爱你

沉默微笑时的样子

此时你脑海中

思念着哪个女子

这世界没有让

我们自由的位置

可他却让我们

遇见了彼此

少年我爱你

可你如今在哪里

这世界太凶险

我们却不在一起

...

小乔看着阿贵轻言,一直都很喜欢的歌呢,每次听的时候都想把自己的手放到喜欢的人口袋里,好像在微凉的天气里,吃着糖果就能才能温暖自己一样。阿贵想,小乔是想有人照顾吗?我很乐意给你那个口袋。只是话到了嘴边又变成了不一样风味的词句。

两个人安静地顺着山梯走着。山上地势起伏,小乔有些孩子气总爱蹦蹦跳跳,然后阿贵就顺应着她,只是一不小心一只脚踩空了。小乔拉着吓了一跳的阿贵,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阿贵连忙安慰着然后抬着跺脚示意自己是真的没事。心里还是觉得很柔软。

-犹记贵乔-3

一夜之间,阿贵身边围满了大兄弟小兄弟,

他们会请阿贵上网吃饭。因为他们只是想让阿贵帮忙传口信。小乔从来都是把这些事情当成玩笑,说给阿贵听。遇到优秀中意的也会约出去看个电影吃个饭,但是总没什么结果。

阿贵问小乔,你到底喜欢什么样子的男生啊,像你这样怕是以后很难嫁出去呢。小乔也不生气,只是笑着叹气。说她等的那个人怎么还不来带她回家。

心底里,阿贵是偷偷开心的。小乔没有男朋友,他就觉得小乔也不会离他太远。而且,那些追小乔的男生,除了看上小乔长得好看之外,多半还看上了小乔的蠢性格。时间一久,好像循环了,阿贵帮忙的那些男孩子一个个失败。经常在阿贵上网或者吃饭入神的时候听到身边人小声说,看咯,那就是小乔的跟屁虫阿贵啊。

阿贵开始的时候是很生气的,然后仔细想想又觉得有点道理。小乔是个有些善变的姑娘,或者她只是需要温暖,就借用了他阿贵一段时光。自己只是她秋天里的一颗糖果吧。

然后,小乔再叫上阿贵一起去玩的时候,阿贵好多次都想理由推辞了。

再转眼都上了大学也就除了网上,电话那些。缺很多联系了,在大学快要毕业的时候,阿贵在那个城市找到工作,陪着秃顶的中年老板四处奔波,忙的焦头烂额。两个多月没好好用电脑,赶文本,白天晚上都加班,连时间都开始模糊混淆了。然后他有时间翻空间的时候,小乔的留言已经是十五天前的了。

小乔反复问阿贵一件事。明天我生日,你来不来?

阿贵的心就好像在风力刮着提了起来。他又想到小乔只是偶尔需要他吧,不是喜欢,又慢慢难过起来。他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学生为了生活由不得自己。小乔的时间是他供养不起的。他的自尊心不允许自己沦陷了。

阿贵是个骄傲的男孩子,阿贵有自己的世界,阿贵有自己的梦想。

-犹记贵乔-4

再后来的同学聚会上,阿贵没见到小乔。

阿贵见一个稍微熟悉的人就问他们,他们都眯了眯眼睛说,小乔好像出国了。阿贵难过得呼吸都好像卡着刺了,自己才发现原来是有多喜欢小乔。

大家都各奔前程。

阿贵多出了一个怪习惯,看到有糖果店就想逛逛。他开始了解糖果有非常多的种类非常多的口味,但是试过了各种各样的都不是小乔给他吃的味道。

只是有时候会听花粥的歌,沙沙的歌,心里略微涩疼。

又过了几年,阿贵混得出人头地了,有了自己的小公司,在那座没有小乔呼吸和记忆的城市,阿贵买了房子,有了车子,还有个温婉贤淑的女朋友。阿贵很多时候是满意自己的。如果他不想到在十七岁时候看到的那个专心吃着手里糖果一脸清冷的小乔。

那年春节,阿贵的母亲生病住院。阿贵带着女朋友驾车回家探望。然后闲暇得时候准备带着女朋友在家乡逛逛。

花花绿绿的小城夜里,总是牵扯着很多不会老的东西。女朋友指着一家卖点心的店说,肚子饿了。

阿贵牵着女朋友准备逛逛,才进去就有种感触。小店店员长得很可爱,穿着碎花棉布裙子。

她喋喋不休得解释玻璃柜里的用料成分。给他们看说明说,原材料图片。阿贵心里揪着疼。问店员你们老板是叫小乔吧。女店员笑着点头,一脸少女犯花痴的表情。

她说,这是买个心爱的人吃的最好的点心了,给您女朋友买点吧。阿贵呆住了。那女店员赶紧解释。很多年前呢,我们老板专门做这种糖果给她爱人吃,男孩有胃病,老板就在糖果里加了很多这种红糖粉。

阿贵眼里好像吹进沙子了,拿了一盒精致的糖果让店员打包。

开春的风,在巷子里呼呼吹着,不知道是身子冷还是心寒,打开包装吃了一颗。还是那时候的味道,它们现在还是微涩带甜。

阿贵憋着的心情忍不住得掉眼泪。

那握太紧搞得皱巴巴的说明书,他靠着路灯看到清新的文字和图片。翻到最开始的那一页。上面说了那些手工的红糖粉叫“贵乔”,很淡的字体印出了它有些不完美的故事。

阿贵差点就这辈子都不知道,那年临近高考的夏天。小乔在学校偷偷看到他的高考志愿。

于是跟第一次见面一样的天气里,带着一盒糖果跟他一起考到了南方......

QQ2051201820

上一篇:一个人的情深似海
下一篇:心愿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