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伤感短句 > 爱与被爱

爱与被爱

类别:伤感短句 | 发布时间:2016-03-10 | 人气值:

若然站在暗灰色的桥头,望着前方拐角处的名叫“最美的时光”这个咖啡店,下意识的把视线转向双手抱着的木盒,似在低头喃喃的说“我最美的时光是遇见了你、、、、、、”。

(一)不能随便再爱人

那一天,烦心的高考终于结束了。

若然跳着欢快的步伐向风琪扑去,双手紧紧抱着风琪的腰,轻轻地说着“我们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城市,去另外一个地方生活了。”

风琪的手久久没有环起若然的双肩,忽地说了句“然然,我们分手吧。”

从脚底透出一股冰凉的感觉,身子颤了颤,有些不相信的问道“为什么?”

“因为不爱了。”风琪说的那么理所当然,好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

“好,分手。”若然慢慢褪出环在风琪腰上的双手,凝视着他的双眼,平静的说道。

显然风琪被她的表情吓到了,他以为她会大哭大闹,会像以前那样向他撒娇,但是有些事情出乎他的意料。

“怎么,很难相信我居然同意分手了?呵呵,相恋了三年,一句“不爱了”便斩断了所有,曾经的天长地久、海誓山盟、海枯石烂不过是你的一句玩笑话而已,不可当真。你给我的承诺就像一阵风来的猛烈,消逝的也不留痕迹。一句“不爱了”便是所有的解释,既然不爱了,任何理由都是对我的侮辱,挽留也是多此一举。”若然一边说着一边向后退,慢慢的转过身,向路的尽头走去、、、、、、。

六月的夏风里,有一句话一直在轻轻地吹动着“原来爱可以这么随便,以后不可以再随便爱人了。”

(二)相遇不是偶然

傍晚时分,寂静凄凉的街道静谧的让人害怕,明明是六月,却比冬季的冷风更让人难受,陈旧暗腐的桥头蹲着一位女子,似在哭泣又似在颤抖,若不加细看,瘦弱的身躯早已埋没在昏黄的夜色里。

“我不再爱人了,都是骗人的。”

突然,一张纸巾愕然地出现在若然的面前,柔柔软软的,纸巾罄出的芳香沁人心脾;再看拿着纸巾的那只手,粗糙还带有泥土;再往上看,映入眼帘是一张带有泥屑的脸,还戴头盔。若然看着这个大约二十出头的男孩,有些害怕,眼神一直在他的手与纸巾之间不断地穿梭着,不知是若然的目光太过专注,还是六月的晚风会透出冰凉的气息,男子拿着纸巾的手紧了紧,低头喃喃道:“不脏,你、你用吧。”依旧是沉默,纸巾在晚风中飘荡着,好像随时会跑一样。

若然死死的咬着嘴唇,泪眼婆娑的看着男子,瞬间让人伸起一股保护欲。但固执如她,不接不接就是不接。男子似乎很无奈,摇了摇头,便匆匆把纸巾塞进她怀里,转身走进了夜幕里。

半夜,车笛声还在响着。若然还是一个人在那里蹲着,没有人搭理她。她觉得她被全世界抛弃了,为了所谓的“男朋友”和家人闹翻,最后男朋友不爱她,家人也远离她。世界这么大,竟没有她的一个安身立命之地。

似有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还好吧。”

似是无意的抬起头,见还是那个男子,便不再搭理。

男子似有些窘迫和不自然,但还是开口道:“你放心,我没有坏意,我只是见你一个人蹲在这里,有点不放心……”,最后说的那句“有点不放心”小的只有他自己才可以听到吧,接着男孩又说道:“天这么晚了,要不你先去我家嘛。”若然有些恼怒的看着男孩,男孩知道她误解了他的意思,连声说道:“放心,我绝对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我发誓。”边说还边把手举起来。

若然心里想到,他说的这么诚恳,而且看他也不像一个坏人。最终和自己做了一番思想斗争,选择去他家。街道并不宽,两人的身影在暗黄的灯光下拉得好长,浑浊的灯光让两个影子时而相互交织、时而相傍相依。

(三)结束寓意也开始

男孩的家很窄,小小的屋子里只有一张床、一个书桌,以及一些日常做饭用的家具;再看,房屋的摆设也很简单,一些电器都比较旧了,但收拾的很整洁;若然不时的把眼光放在男孩的穿戴上,心想一个灰头土脸的人怎么可能让一个小屋这般整洁?

即时,男孩马上脱掉外衣、头盔。若然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英俊的面孔,挺拔的身材,脸孔的轮廓修长修长,看领口那里古铜色的皮肤显得更加有魅力,似乎男孩被盯得不好意思,脸色微红并慢慢把头低下去,轻声说道:“今晚你就睡在这张床上,我在椅子上睡。”边说着便走到一个小衣柜旁,拿出一床软绵绵的夏被给若然,便转身出去了……

若然紧紧地拽着捏着被子,“原来,我不是一个人,至少一个陌生人都很关心我。”

突然,房门吱的一声响,若然回过神来,便看到男孩慢慢的想她走来,眼神坚定且诚恳的对若然说:“我叫俊昊,希望你能记住。”接着,他便走开了。

若然一个人打量着房间,木制的柜子、书桌,给人干净之美;手里的被子也散发出丝丝暖意;接着,若然的目光被一个木盒给吸引,木盒很正规,边缘上的木屑早已不见痕迹,开口处被摸的光亮。很显然,木盒经常被主人打开,而且它被保护的很好,对主人而言,它很重要。不知为什么,若然很想打开看个究竟,但毕竟是别人的物品,何况别人还好心收留她,她怎么能做出这么不道德的事情。最终,把伸出去的手捏成一个拳头,慢慢的收回来。

因为哭的太伤心,蹲的太久,她累了。抱着被子,很快便进入了梦乡。她做梦听到有个声音在对她说:“然然,在爱与被爱的世界里,你永远是被我爱的人。”小嘴嘟起,晃悠悠的说道:“你骗我。”似乎那个声音又回答道:“你若信我便是永远。”“好,我信你。”

此时,俊昊正站在她的床边,看着若然嘴角溢出的微笑,带着丝丝满足。若然翻了一个身,俊昊以为吵醒了她,脸上带着惊恐,又细看若然还在大睡,便喘出一口大气。凝视了许久,俊昊眼神忧伤的看向窗外,最终走回自己的椅子,一夜未寐。也许有个女孩永远也不知道,这梦不是梦,这是真实。

好久没有睡得这么香了,伸了一个懒腰,便被一股饭香所吸引。原来,俊昊早起为她做了她最爱吃的禄豆粥。望着桌上的禄豆粥,若然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知道我最爱吃这个?难道只是巧合吗?

“这段时间你就在我这里住下吧,你高考刚结束,还有两个月才开学。而且你也没地方去。”俊昊温柔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没地方去,你怎么知道我高考刚结束,你到底是谁?”放下手里的禄豆粥,若然气鼓鼓的问道。

俊昊眼神微闪,别过脸说道:“我猜的。”

若然看出他有意在闪躲,也不追问了。反正,我又不会和他在一起一辈子。

一顿早餐便在这种有点奇怪的气氛里度过。

吃完早餐,俊昊收拾着就要去上班,对若然说道:“别乱跑,等我下班回来。”说的那么顺口,已经说过成千上万次了。

“哦。”若然无心的答道。

下班回来,俊昊依然戴着头盔,鞋子、裤子、衣服甚至脸上都还有泥土,尽管这样,俊昊却很高心。看着这个样子的俊昊,若然第一个想法便是“他一定赚了很多钱,否则怎么会这么开心。”

一天、两天、三天、甚至十天,日子都是这么的平淡。慢慢的,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俊昊上班,若然在家等他。若然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那么的听他的话,但想来想去也想不出答案。

若然很想问他是干什么工作的,每天出去的时候穿的干干净净的,回来满身都是泥土。明明很好看的一个男孩为什么要这样装扮自己,若然想不明白。久而久之,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若然脑海,整天搅得她心神不宁,似乎一定要得到答案才罢休。

一如既往,吃完早餐。俊昊依然去上班,若然在家洗碗,做家务。一切进行得顺理成章。就像一对幸福的夫妻,丈夫上班,妻子整理家务。

可等到俊昊走出巷口时,若然悄悄地跟了上去。一直走到一座条桥的桥头,才发现俊昊在国货大楼旁边的一个建筑工地上上班,那么累的体力活,可俊昊却很乐意,而且很开心。六月的太阳太不留情,好毒辣,若然不知是受不了阳光的刺眼还是怎么了,眼里噙满了泪水。看着俊昊艰难的挑着水泥,抬着钢筋在30层高的楼上穿梭时,若然再也不能控制泪水,哭成一线。

不忍看这样的俊昊,转身向家的方向走去。原来,他这么累;原来,他挣钱好辛苦;原来,每天给我买好吃的钱是这样来的;原来,他对我这么好。一路走着一路哭着,路上的行人都认为她是一个疯子。若然不明白,为什么一个陌生人可以对她这么好,这到底是为什么?谁可以告诉她。

“若然,我上班去了,你在家等我哦,不要乱跑。”还是温柔的语气,可昔日的早餐此时竟如此的难以下咽,刺痛着干涩的喉咙,生疼生疼的。

也许,我也该为他做点什么。

“你下班早点回来,我做好饭等你。”若然支支吾吾的说道,移开与他对视的目光。

俊昊身子一颤,愣愣的说着“好的好的,你等我。”边说边一个劲的点头。此时他就像一个吃到糖果的孩子一样,好高兴好满足。

一天,若然接到电话。父母说她考上了某所大学,是该回家了。不知,此时的她竟害怕如此回家。心里的舍不得、放不下,就像汹涌的浪潮抨击她的心脏,撕裂般的疼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晚饭时,若然鼓起勇气对俊昊说:“我要走了,我要去读书了,谢谢你这这两个月来的收留与照顾,谢谢你,认识你我很幸运。”

手里的筷子散落了一地,在木制的地板上杂乱的敲响着,弯腰拾起,故作自然的说道:“那恭喜你,以后好好学习,好好照顾自己。”

“嗯,你也是。”

离若然离开只剩十天了。十天里,双方都像早已约定似的绝口不提要分开的事情,依然的和谐。若然在最后的十天里,她为他做了饭,并把她送到了他的工地上。工友都取笑俊昊,说他好福气,找了这么一个漂亮又懂事的女朋友。俊昊却说:“你们别想多了,她只是我的一个妹妹,马上就去读书了。”工友们见调侃没有用,便走开了。

此时的若然,心里有一丝生疼,没有理由的乱痛。若然心里暗想,难道我对她……,不可能的,我说过我不会再随便的爱人。

最终到了离开的那一天。那一天,俊昊没有去上班,若然早早地起了床,没有叫他。为他洗好衣服,做好早餐,便拎着包走了,回过头的一眼,似是永远,仿佛要把这个小屋刻进眼瞳里,藏在看不见的心海,深埋一辈子。

在窗帘的缝里,有一个人的眼神一直注视着她,明明在哭,却死咬着嘴,不让它发出声音。直到若然消失在眼前。俊昊走到餐桌旁,拿起桌上的纸条,看着上面的那一句:“好好照顾自己,珍重!”啜泣起来。

又过了4个月,若然从大学里回来过假期。在大学里,她认识了许多朋友,身边也不乏追求者,但她的心里总是有一个地方是空着的,无人驻足。最后她明白,有座小屋里有她放不下的人。

她毅然决定回去找他。走到小屋前,看见门口长着些许的青苔,给人沧桑的感觉。她便劲的敲门,大声呼喊:“俊昊,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你去了哪里?……”

“姑娘,别喊了,这家人4个月前便走了,不过他给我一把钥匙,说如果有人找他,就把钥匙给那个人。”

揣着钥匙发抖地打开小屋的门,里面还是那么干净整洁。可却少了很多的暖意。此时的这个地方,熟悉的让若然陌生,静谧地若然害怕。环视一周,目光再次被木盒吸引。这一次,她打开了。里面是一摞一摞的便利贴,都是折叠好的。

第一张:原来救我的女孩叫然然。

第二张:原来她喜欢去“最美的时光。

第三张:她怎么哭了,好想去安慰她。

第四张:原来她喜欢喝禄豆粥。

第五张:她来了我家,我好幸福,我好高兴……

一张又一张的便利贴,散落在地上,遍成一地,凌乱的让人不堪直视。最后见有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

然然:请允许我这么叫你。知道吗,你是我见过的最善良的女孩。那一次工地上我不小心出了事,从上面摔了下来,路人都觉得我脏,不扶我;也有人怕我故意装的,然后找他们要钱,都躲我。当时工友们都散开了,没有人发现我。这时,一个扎着马尾,穿着小碎花裙的女孩向我走来,说:“这位哥哥,你没事吧!你等着,我马上送你去医院。”那便是你。接着看你摸包打了一个电话,三分钟后,一个男子开着车来,那男子穿的很好,整齐华束的穿戴让男子吸引了不少目光,瞅瞅地上的我,又看看你,说到:“然然,怎么了。”

“风骐,送他去医院吧,他受伤了。”

“但是……,我的车今天刚洗……”风骐言辞微闪地说着。此刻若然撅起小嘴,泪眼婆娑地看着风骐,两只小手不停地在胸前打着转:“可是他很痛啊,救救他吧。”

“好吧,就当是为了你。”

那一次,在你的帮助下我进了医院。事后没找到你,只知道你叫“然然。”那一年,我18,你16,正读高一。

从此,一个梦在我心底开始滋生。

此后,每次见你和那个男子一起背着书包、肩并肩、手牵手地从桥上走过,我都会盯着你的身影许久,直到你的背影消失在桥头,才收回目光。

那时的我,想的很简单,只想找个机会报答你。久而久之,机会没找到,却让自己不经意的关注起你来。慢慢地,许多感情控制不住,就像冰山撞上火山,最终会崩发。(这样的注视直到你高考结束。)

知道吗?那天在桥头看见你哭,我突然好幸福,是不是我很自私,以为可以简单地与你对视。我的家在农村,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我知道配不上你,但是我还是很幸福,因为你的到来。

这两个月下来,你的一颦一笑,一个眼神,一个小动作,我都记得十分清楚,不管你对我是否有那么一点点感情,至少我实现了我的承诺。“然然,你一直是被我爱的那个人。”

(四)来不及说的爱

时间都已冻结,每一段回忆都被储存起来。

一声鸣笛,若然的思绪被拉回现实。双颊的眼泪在风中干涸。原来,被你爱了三年;原来,爱可以这么永久;原来,我一直是被爱的那一个。而自己却不会开口说出对你的爱,因为怕会伤害。

物是人非,青春年华,悄然落起,昏暗的桥头没有了你的注视。而我,是否会在没有你的天空里,呼吸着这片空气。也许我们会同时仰望同一片天空,却看不到彼此。

如果、如果第一次就打开了它,会不会今天结果就不一样。一直都是别人爱她,可她却不说爱他,在爱与被爱的界限里,她划得如此的明晰,让人如此的无可奈何。若然挎起包,手里拿着方盒,向着桥头那一头渐行渐远的走去……

上一篇:为何而疯
下一篇:一个人的情深似海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