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伤感短句 > 胭脂凉

胭脂凉

类别:伤感短句 | 发布时间:2016-03-07 | 人气值:

一直记得。记得那场大火如何灼灼的烧遍落殿国的宫墙。记得万千兵士痛

我苦嘶叫的声音。记得父王,被焦红的眼,却死抵城门。最终他不得不选择了人生中,惟一的一次飞翔。

他转过头看我。微央,你要记得,你要……。话未说完,便与地面,亲密接触。

我低头看去,大地一片血红。被无数落殿国士兵的鲜血染红的颜色。那么鲜艳,刺目,突兀地立着。像一幅凉薄的画,浸透眼泪,沾染绝望。无休无止。

我会记得。记得王叔卑劣无耻的脸。记得帕斯国王尖锐刺耳的笑声。记得他的兵士是如何用大刀,毫不留情的砍伤一个又一个落殿国的士兵。记得血流成河的大地。

慌乱中,我与母亲,被一白衣剑客救走。他带我们飞在蓝天白云上。他轻功极高。

很多年以后,我都一直觉得,他是上帝派来拯救我们的天使。有洁白无暇的灵魂。

他没有与我们说任何话。我说,你的眼睛很亮,你是天使吧。

我说,不如干脆我拜你为师。我要报仇。

我说,为什么你不说话。你不想理我们,为何又要相救。

最后,我干脆妥协下来。不与他搭话。

他带我们停留在一个枫树满山的岛上。那里四季如春。有白色,粉色,紫色的花朵,纯洁高昂的立在枝头。

母亲向他道谢。他依旧不作声。只是微笑,看着我,看着母亲。然后转身,跃进碧蓝的天际里。头也没回。

母亲说,微央,若不是为了你,我定是要留在落殿国与你父王同生共死。我多么想他。我怕他一个人寂寞。我怕他不记得服药。我怕没有人会爱他。

说到煞尾,她像个无助的小孩般哭泣。她曾经是多么高贵,不可方物的女人。

我总是在仰起头时,想念白衣男子身上散淡的桂花气息,那些花香,经久不散。像绵绵的水,勾起我的思念

14岁之前,我住在落殿国。

很多粉白花朵,挂在枝头。父王会捏着我的头,说我是个很乖的孩子。像年轻时候的他。他长年陷在内忧外患中,疾病缠身。

母亲会编很多花环戴在我头上。她说,微央会是全国最美的女子。将来要嫁给最优秀的王子。

我就笑。

彼时,我与宿白,站在花朵满天飞的大地上。他的手指常会无意轻触我的衣裳。他说,公主,你不会知道,你有多美。

我笑宿白傻。我说母亲才是世上最美的女人哪。

我一直把宿白,当作哥哥。他是我独一无二的哥哥,不能与人分享。我们平静而快乐的在落殿国度过了十四年。

宿白说我的剑术,越来越无人可挡。宿白的父亲,是一个占星师。能预知一切。他不无惶恐的说,落殿国会有一场大的灾难。

于是,我拼命练剑,以为这样,便能挽救。殊不知,微薄的力量,抵抗不了世事无常。

那年,我的叔叔叛乱,勾结帕斯国,像积蓄待发的火山,凶猛的,把落殿国,烧得只剩灰烬。叔叔终于,如他所愿,成了落殿国的王。只是,他要附属强大的帕斯国。用万千兵士的血,换得他一人心机圆满。

14岁以后,我与母亲,开始相依为命。在这个小岛上,过起仇恨煎熬的日子。她曾是多么倾城的女子。曾经,她的脸上,常年闻得到胭脂气息。

不知何时开始,她把这些胭脂,堆积到我脸上。

她说,微央,你此生的意义,是为了歼灭另一个国家。为我们落殿国报仇。你不仅要习舞,还要每天光鲜艳丽。

母亲总爱站在岛的最高处,向北仰望。我知道,即便她的头仰得再高,她依然只能面对以后,一日复一日的孤寂。

母亲,为什么一夕之间,浩大的宫墙轰然倒塌。为什么我再也无法与父王相见?

她总是流泪。

她白晳的皮肤,已逐渐染上风霜。被枫离岛的海水浸透的色彩。

她说,微央,总有一天,我们会抵达帕斯国,让帕斯城遭受前所未有的创伤,我们的落殿国,我们的大地呀。

春暖花开时,宿白来找我。他是父王身边惟一幸存下来的武士。他如同一只顽固,坚强的鹰。他教我剑术。一招一式,狠到致命。仇恨已在他心中,种成了一棵树。发芽,生根,越久越旺盛。

我们在森林里,奔跑如兔。长剑出手,白裙飞舞。光阴结成了茧,等着有一天,破茧而出。我相信,宿白会成为优秀的武士,会成为最伟大的英雄,来拯救我们的落殿国。

他说,公主,我会助你。

夕阳下的枫离岛,像一个忧伤的戏子,见证世间悲欢离合。

公元574年。帕斯国打败西属最后一个国家-------有为国后,正式统一七国。称霸西属。又称西属霸王。

帕斯国新任的王,天朔登位。他喜欢站在城墙上,俯视大地上的臣民。他至今未娶任何女子为妃。有人说,他曾请天下最好的画师,替他画过一幅女子图,并派武士全国搜罗,没一人是她梦想的王妃。

宿白听从我母亲旨意,将我送往帕斯国。马车一路颠簸,一路前行。

我揭起盖帕,轻叫宿白。他转过头来,我看到他眼里盛载的泪。他舍不得我。我知道。他爱我,我知道。他从不说。因为我们必须为着仇恨,舍弃爱.

我说,宿白,你会忘了我,是吧。

是。

宿白,我将来做了王妃,会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是。

宿白,若没有今生,来生你不要再遇到我。

是。

去往帕斯城的路上,我看到成群的黑色的鸟,盘在枝头。像一出盛行的排练,五彩的孔雀,舞起屏风。那么美的风景,看来却更觉得忧伤。

我忽然想起那个带我们去枫离岛的白衣剑客。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他。我渴望他来与我相见。我问宿白,江湖上有没有一个穿白衫的剑客。

宿白说,每个剑客都穿白衫。

那么,有没有一个冷酷不爱说话,轻功一流的剑客?

每个剑客都很冷酷,轻功一流。

我就不再问。也许,他与每个混迹江湖的剑客,毫无差别。不同的是,他在我年轻的心里,慢慢驻成一个天使。我放不下,忘不掉。

我可以放弃一切,放弃复仇,与他相见。

黄土飞扬的大漠。身边会经过三两的刀客。一律白衫黑巾。但是,没有一张容颜,是我梦里千回百转想念的样子。

宿白说,公主,帕斯城很快就到了。翻过两座沙漠就是。

我问宿白,你有没有过一刻,想要带我走。我们远走高飞。

他说,有。但是不能。否则怎能对得起跳下城楼的先王。怎能对得起落殿国千千万万正在受煎熬的臣民。

我笑。你真是个尽忠的勇士。宿白也笑。笑到后来,我们都不停用手去止住对方眼里涌出的泪。

多年以后,我总会想起那个瘦马西风的古道。那个黑衣男子。他惟一的错,是爱上了一个不可以爱的女人。

18岁以后,我住在帕斯宫殿,天朔专为我布置的微央楼里。

我总是途经一座又一座山脉时,想起母亲。她在那片有海水的地方,等我回去接她。她说,微央,你要杀掉帕斯王,杀掉你的叔叔。替你的父亲报仇。

图片

我穿过长长的围观人群,凤冠霞帔,走向我的王子。我并不开心。甚至涌出更多的难过。我知道母亲在看着我,看着我如何杀掉天朔。

可是,母亲,我怎么下得了手?

我没有想到,与白衣男子的相见,会是如此绝望,如此愁肠断胆。他过来抱住我。我尊敬的公主,从此,你将是帕斯国的王后,我的王妃。

他没有那么冷漠。他会对我笑。他会牵着我的手,走过一拨又一拨人群。旨在让他的臣民知道,他是多么宠她的新王妃。

在那些面孔中,我见到一个穿紫色裙子的女子。脸上摊着五颜六色。她的眼神,寒凉如刺。她走到我身边,小声,恶毒的警告我,天朔不会爱你。这个世上,他永远是最爱我的人。

是吗?那他为什么不娶你。我笑着问。

要不是你的出现,我会顺理成章,成为帕斯城的王妃。

女子的愤怒,慢慢化成绵绵的泪。

我没有安慰她。天朔紧张的过来,粗鲁的把她拉到一边。隔着很多人群,他先是望向我。然后又转过去,对女子说,桑月,别再无理取闹。否则我会把你赶出帕斯城。

声音尽管压抑,还是被我听见。

我想,爱是多么卑微,又无可奈何的事。花落了,便落了。也许,她曾是天朔爱过的女子,只是现在不再爱。

天朔让我陪他一同坐在大殿上。向所有臣民宣布,赐封我为央妃。 他说,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为你办成。我是西属霸王,是大地的主啊。

有臣谏议,女子不能混淆朝纲。强烈要求我不能抛头露面,安份呆在后宫就好。

天朔大怒,谁是这里的王。谁的话算数。若有谁反对,格杀勿论。

狠话总是很管用。果然,再没有人出声。

我愁红惨绿的青春,终于能借着一个男人彻底的告别。

母亲,不用多久,你就会看到王叔的血,如何在你面前,慢慢流尽。我们会重返落殿城。

桑月又来找我。她穿着纯白裙子,光着脚。她说,央妃,没有天朔,我的生命会枯竭衰亡。我只要每天可以看到他,可以对他笑,我便知足。求求你。

我没有应允。她便拿起刀,向我刺来。刀锋锐利。来不及躲闪。就在闭眼一瞬间,我听到刺耳的惨叫。睁开眼,发现桑月的白色裙子上, 开始渗出大片大片的血。

天朔杀了她。

桑月的眼睛,明亮的睁着,还来不及闭。来不及面对,突如其来的事实。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她。

我不会让任何人来伤害你。包括桑月也不能。

那天,我与天朔坐在帕斯城高高的宫墙顶上,讲了很多话。他开始讲桑月。

与他从小一起长到大的女子。有最动人的容颜。所有人,都以为桑月是注定要成为帕斯王妃的。她也这么认为。直到那场战争。

那场与落殿国的战争后,一切都改变。他变得性情低落。房间里摆着另一个女子的画,年复一年的寻找。

画里的女子,分明是我。

天朔拥我在怀。长月当空。有百年一遇的流星,刹那间划过。我说,你许愿吧。愿望就可以成真。他闭眼,虔诚认真的样子,令我心痛得想哭。

我没有许愿。从14岁开始,我的愿望一直只是杀掉帕斯王。可是在流星划过的瞬间,我舍不得许愿。我怕它真的会实现。

帕斯国东边有一个小国。陨国。因地势险要,很多想来攻打的国家,都赔兵折将的返回。眼看帕斯统一了西属。陨王无不担忧迟早有一天,帕斯王会来吞并他的城池。

他决定招天下最优秀的武士,成为他的驸马,辅佐江山。

宿白打败所有人,得陨王亲睐。并择日迎娶公主。婚礼沸沸扬扬的传遍开来。很多国家都派使者去祝贺。

我越来越频繁的做梦。梦境里,常出现母亲的脸。时而绝望,时而哭泣,时而大笑。她说,微央,母亲很想你。我多么想住回到落殿国温暖阔大的寝宫里。

我说,不用多久,我们一定可以。

这时,天朔拿请谏给我。他说,上次护送你来的武士,成了陨国的附马。你没有礼物要准备给他吗?

我的手指,呆了一下。

离我来帕斯国,不过一年时间。那个爱我的宿白,还是可以把情移转到另一个女子身上。

我说, 我会准备。我想亲自去祝贺。

天朔把头俯在我额头上,他说,我亲爱的公主,你此去陨国,代表着帕斯国。切不可落着把柄,遭人笑谈。

我知道分寸。

抵达陨国。宿白的婚礼上。我送了一盒胭脂给他美丽的新娘。新娘很开心,迫不及待的去试。我见到宿白,对我微笑。他一笑,如深海的水,慢慢流到我的骨髓。

千回百折的疼。我曾经弄丢了我的宿白,我终于还是弄丢了我的宿白。世上最爱我的哥哥。

我光脚踩着红色大地上,雪一片片覆来。那么凉,那么薄。身后的宫殿,传来大钟敲响的声音。然后,我听到兵士匆忙奔跑。

我的脚,开始红肿一片。我一点都不痛。真的不痛。

我知道,宿白从此,同样会失去她的新娘。

那盒胭脂,掺了世上最剧烈的毒。无解药可救。我只是不想,失去那个最爱我的男人。他应该永远爱我一个。他应该像最忠诚的武士,誓死效忠他的主人。他不可以爱上别人。

他绝对不可以。

宿白跑来问我,为什么。我不敢相信,曾经纯真得不舍踩死一只蝼蚁的公主,会杀人。为什么。

他身后,是数千陨国的兵士,还有离耳年迈的父王。他唤我,孩子。他说,离耳是我活在世上,惟一的希望。她那么乖,从不与人争。若是她知道,你爱宿白,也许,她会让给你。可是,为什么,你要让她死。让她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我说,我不爱宿白。我只是不想他娶别的人为妻。

我看到那个叱咤战场,历经风沙的老人,老泪纵横。颓败如同婴孩。

我想起遥远的,落殿国那个跳下城楼的老人。

我望向宿白。他的眼里,再也看不到我熟悉的温情。他说,微央,我一直爱你。为了联合陨国强大的兵力,才与离耳成亲。离耳是那么单纯的一个孩子。她明知我爱你,也愿意这么做。

我想走上前去,想告诉他,我错了,我只是控制不了自己。

宿白推开我。抱起离耳,一步一步,走出我的视线。

那是我此生,与宿白最后的相见。他死在离耳的墓前。他替我赎罪。

这场纠葛,以天朔一纸永不侵犯陨国的条约而告幕。

帕斯宫比我们美丽的落殿国大得多。屋顶上,装着尖塔,像童话里的城堡。我无意走到那个尖塔。见到一个老人。她用黑纱蒙面。裸露的手指,如一根根白骨。瘦而白。

她问,知道我吗?

不知道。

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因为,你会来找我。

你是谁?

你爱不爱天朔。若爱他,就请好好的,用心的爱。他将是帕斯国史上最贤能的王,会为帕斯国,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只要你爱他。

老人苍老的声音,却有震人的力量。我不知道她是谁。

后来,我总是忍不住问自己,到底爱不爱天朔。

也许是爱的。若不背负仇恨,我会爱他,并一直爱到我死。但我清楚自己,不可以有爱。

老人说,你的母亲病得很严重。你应该去看看她。

我很奇怪,她如何能知道。不过,我还是向天朔请求,让我回一趟枫离岛。

他马上应允。问,要不要我陪你一块去。我也应该去拜见。

我们策马飞奔。树木,杂草,白花,像一道止不住的伤。统统后退。还是晚了。

母亲已经闭上眼。她再也看不到我,如何费尽周折,如何想着我们的落殿城,我们的大地。她终于还是追随父王,奔到光亮的江湖中去了。她至死,都没能如愿住回落殿国宽敞温暖的宫殿。我差点拨出刀,用天朔的血,来祭母亲。最终,我还是下不了手。

途经很多小国,我们受到特别礼遇。强国总是会以高姿态得到弱者的追捧。途经落殿城。满目皆是逃难的百姓。他们毫无目的的奔跑。我的叔叔,却坐在宏伟的落殿宫的龙椅上左拥右搂。底下歌舞笙平。他依旧过着他盛世糜烂的生活。

侍卫通报,帕斯王与王妃妃驾临。他慌忙出来迎接。

抬起头来,王叔。我说。

他也许此生都想不到, 我会这么显耀的与他相见。

你……你……微央……

是,王叔,是我。迟早有天,我会杀了你。

此时的落殿王,像匹颓败的兽。趴啦着脑袋不出声。

陨国,联合周围一些小国,还有落殿国,一举攻打帕斯城。毫无防备。帕斯城上下,满是惊惶。很多人杀进皇宫。本已逃走的天朔,却执意返回来寻我。我被他牵在手上,一点都不觉得害怕。他带我从一个地道逃走。他说,我不会让你有事。你一定不会有事。

在一座黑木屋里,我见到之前的那个老人。

她原来是,帕斯国,幻术最高的占星师。因一次过错,被放逐在这里。只有天朔,经常来看他。老人见到我们,便已知道发生什么事。

她说,孩子,别怕。然后满是不安的望向我,你终于是不够爱他,酿此大错。不过,你保证以后会永远忠心待他,不离不弃吗?

是。

老人的气温,尚停在我的手指缝隙上。她说,知道我当年的过错是什么吗?其实,是杀了一个我爱的人。一个帕斯城人人敬仰的人。因为误会。后来我请求受罚。便一直被放逐在此地。

为什么。

我从奸人口中得知,他杀掉我父母。刚好正谣传着他将娶别的女子为妻。一时气愤,我便杀了他。后来我才知道,统统都是奸人设的计。为的便是利用我来除掉他们的隐患。我在他的房里,看到一款我曾经对他提及喜欢的婚纱样子。那么洁白,那么美。原来他已经找人做好。只待我成为他新娘的那天。后来,我悔恨了那么多年,如若当年我没杀他,帕斯国早已经一统天下。而我可能成了某一任王的母亲,祖母。

老人说到煞尾,哭得说不出话来。

天朔从外面寻食物回来。

见我们神色不对,以为是惊慌的缘故。他说,别怕,我们很快就会回到宫殿。我现在总算有借口,歼灭其它国家,一统天下。

十一

天朔,不愧我仰慕的天朔,四面楚歌中,依旧能脱离重围,那些旧的臣子,誓死愿为他效命。七天后,叛逆小国的首领,一个又一个被关进笼子里。包括我的王叔。

他们卑微的头颅,大难临头时,纷纷为自己解脱,说是受他人威逼。我的王叔,可能知道自己难逃一死。没有一句求饶。

后来,七国首领皆交出兵权。我看着王叔的血,在我面前,流干流尽。

十二

公元576年。帕斯国,一统天下。天朔成为史上最杰出的王。

当夜,庆祝典礼上。我光着脚,为天朔跳了一支又一舞。

然后,只剩我们二人。我把剑直接抵到天朔的脖子上。

他丝毫不惊讶。他说,微央,我知道你恨我。甚至知道,你诱逼你王叔联合其它小国来侵犯。目的是让我们互相残杀,我说得对吗?

我的泪,一直流,一直流。我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是那么爱流泪的女子。图片

他继续说,微央,若是你念及当年我救你一命,而一直不忍下手,那么我可以告诉你真相。当年救你的白衣剑客,其实是我的哥哥,天年。他死在落殿国的宫墙外。被当年的帕斯王,我们的父亲,一剑刺心。只因他至死都不肯说出,他救助的落殿王妃和公主的下落。

临死前,天年偷偷将一幅画,交与我。并让我永保你一生平安。你想要什么,都替你达成。他还说,你是他此生,最美好的遗憾。

于是,我一直寻找你的下落。我知道你来的动机不纯,还是收留你。因为, 我与哥哥同一宿命的爱上你。

说完,天朔把手放在剑上。他说,微央,我告诉你这个秘密,是因为我依旧会遵守对哥的允诺。若是你想杀了我,替你父王报仇,我也会让你达成。只是,你必须要知道,我比哥更爱你。世上最爱你的人,一定是我。只是我。

我说,好。我会成全你。我希望你最后见到的,是我最美的样子。

我放下剑,拿出胭脂,仔细的,用心的,涂抹我的脸。哪一处都不放过。泪一滴滴掉下来。我知道,今天之后,我再也不会见到天朔。再也不会。

我的手越来越抖。

那一瞬间,我听到自己掉在地板的沉闷声响。听到天朔痛苦的嘶叫声。听到他抱着我的头,他说,你不可以离开我,不能,不可以。

对不起,我先走一步。我不能面对自己。

当年,我正是用同样掺了毒的胭脂,害死了宿白的新娘。而今天,我却用这盒胭脂,结束自己。

前一个晚上,我一直在想,到底结束天朔,还是结束我自己。一直都没有想出答案。

直到天朔告诉我那番话。我才发觉,仇恨真的是不那么重要。有那样一个人,曾用心爱过,被爱过。已经够了,真的够了。

十三

公元586年。距离央妃驾崩整整十年。后宫位置始终空着。

天朔站在宫墙上,依稀看到一个白衣女子,涂着玫瑰红胭脂,光脚跳舞。那么美,那么动人。他看到女子的剑,抵在自己喉咙上。女子说,我是来带你走的。

然后,天朔的剑,准确无误的刺进自己喉咙。血喷涌而出,像风声一样动听。身边没有任何人。

帕斯王天朔驾崩。

一个曾经翩翩如玉的帝王,因为情殇,就此陨落。

上一篇:快乐带走
下一篇:不再离去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