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伤感短句 > 回家

回家

类别:伤感短句 | 发布时间:2016-01-18 | 人气值:

炎热的阳光洒在大地上,每棵树都生机勃勃的伸展枝叶,偶尔会被从远处吹来的风弄得沙沙作响。

一条安静的公路上,无人无车,看起来就像是幅画一样。直到蝉开始歌唱起这个夏天,几个光着脚丫子的孩子出现在了公路上。

他们的笑声随风传递到了四周,但也随着他们的离开,笑声渐渐地消失在公路的远方。

随着孩子们的离去,一位女人出现在了公路上。与那些孩子不同,她安静的走在公路的边缘,头戴着一顶遮阳帽,手里拿着一把遮阳伞。她面无表情的一直朝着远方望去,目光从没有转移过。哪怕树林里传来的鸟声和蝉声,也无法吸引到她的注意力。

然而前方除了树和路,什么都没有,但却似乎有什么吸引她的东西。她的脚步一直都没有停下,仿佛像在原地踏步走似的。

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直到身后突然传来清脆的笑声,才再次打破公路上的安静。

但她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依然还是走着自己的路。

但随着笑声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接近的时候,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回头看向发出笑声的人。

发出笑声的是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他们两个骑着单车从她后面很快地就追上了她。两个孩子有礼貌的向她打了声招呼,她笑着回应,然后静静的看着他们两人离开。

在枝叶的沙沙声下,她视线里的那两个孩子离自己越来越远。恍惚之间她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眼里的其中一个人是自己。

但…

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脸上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风来得快去得也快,人也一样。

她很快就恢复了刚才的模样,继续面无表情的往前走。

突然前方传来重物落在地上的声音,她不由的抬起头,伸出右手,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恐惧。

只不过接下来她却愣在了原地,原来只是骑单车的男孩不小心摔倒了。只见他拍拍屁股,一副习惯的样子把单车从地上抬了起来。男孩的同伴女孩,笑嘻嘻的捂住嘴巴,似乎在笑男孩蠢萌的样子。

不远处的她也微微一笑,和女孩一样,都被男孩的举动逗乐了。

男孩骑上单车,朝女孩说了句话,然后准备继续向前骑去。女孩骑上单车先行一步,而男孩却在原地一动没动。女孩向前骑去了很长的一段距离才发现男孩没跟上,她气呼呼的返回到了刚才的位置。

她慢步走到了男孩与女孩的旁边,这才清楚地知道男孩没动的原因,原来是男孩的单车的车链条脱了。男孩伤脑筋的看着车链条,之前摸到灰尘的右手正挠着后脑。女孩想帮他,但是见到男孩左手上的油后,她犹豫不决。

阳光下的公路上,两个孩子懵懵懂懂的看着车链条陷入了发愣。

她静静地从两个孩子旁边走过,但走了一段路后却返了回来。

她走到两个孩子的身边蹲下,然后从挎包里拿出了一块布。

麻利的把车链弄好后,还没等两个孩子反应过来,她就起身走了。男孩朝她的背影大喊大叫,但她如同没听见一样,继续向前走去。

风,很凉,但也带来了惬意的凉爽。午后的天空开始多云,连太阳都趁这机会偷会懒。

蝉,依然还在歌唱着这个夏天。树林里面都是它们的歌声,不时也有清脆的鸟声混入。风悄悄的偷走歌声飘到公路上,给公路添了点活力,看起来也不再那么冷清。

她依然还是独自一人走在公路边缘,因为没有阳光的原因,她也早就摘下帽子,叠好遮阳伞。她的目光还是一直紧盯前方没有转移过,但前方还是一样,除了看不到尽头的路和树,什么都没有。

不管是安静还是嘈杂,路总有走完的时候。

又走了一段路后,前方有一家木制的店铺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店铺离她有段不小的距离,要不是店铺旁边有块很大的空地,不然她也不会在这么远就能看到店铺。

店铺的门旁有几排桌椅,三只小狗崽围着桌椅不停的乱跑。在它们的旁边,有一对大狗正躺在地上睡觉。

一位老奶奶拿着水桶从店铺里走出来,另一只手抓起水桶里的瓢,轻轻的将水晒向周围。不到一会,水桶里的水就见底了。老奶奶晒完水刚准备回到店铺,但是却听到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老奶奶回身看去,在她的眼里,一个看起来有五十多岁年纪的女人正向着这里走来。

她见到老奶奶发现了自己,于是便向老奶奶打了声招呼,老奶奶面露笑容回应了她。

她和老奶奶一起走进了店铺,才看了第一眼,她就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店铺里的摆设有些年代了,连同家具和其它东西也一样。虽然看起来很破很旧,但却被擦得很干净。

她翻开冰箱拿了一瓶矿泉水,然后再从食品罐里拿了一块饼。

她付了钱,然后走出店铺坐在了店门旁的椅子上。她刚咬了一口饼,就察觉到了有人在偷看自己。低头一看,原来是那三只小狗崽,正眼馋的看着她手中的饼干摇尾巴,

她不为所动的继续吃着手中的饼,任由小狗崽的口水滴落到地上。三只小狗崽大概也看出了眼前的人不会把食物分享给自己,一脸委屈的样子趴在地上。

这时,老奶奶从店里走了出来。她向着椅子上的她走去,然后催赶趴在地上不死心的三只小狗崽。

椅子上的她们两之间的年纪相差很大,但她们像多年不见的老友似的,随着话匣子一打开,聊起了曾经的往事。

她问老奶奶,这儿是不是有一座村子。

老奶奶答,曾经有,但是现在的村子如枯叶一样快被沙土埋住了,它就在店铺后面的不远处。

听完,她黯然失色的低下头,目光里满含失望。

老奶奶没有察觉到她情绪低落的样子,接着说起村子以往的事情。

那时候…

村子的附近还没有这么多茂密的树木,全是黄色的沙土。

那时候…

大家都穷,但日子也过得热闹并且幸福着。

不像现在,村子已经破败不堪像是古老的遗迹一样。里面没有任何活人居住,只有岁月残留的痕迹。村里的人早都离开了,现在只剩下老奶奶自己一个人坚守在这里。

她问,为什么你不离开呢。

老奶奶答,这里已经是活了快一辈子的地方,这里才是家,其它地方无法让她安心。

老奶奶笑着说,等她死后再让她的孩子将她埋葬在村子里。

她听完,心里很难过,正想安慰老奶奶几句,不远处的某方突然传来悦耳的铃铛声。随着风带走白云,太阳悄然无息的再次将阳光晒在大地上。

刺眼的阳光下,两个骑着单车的孩子,正缓缓地向着店铺这里过来,

老奶奶脸上露出高兴的笑容,迫不及待的起身,向那骑单车的两个孩子走去,并且还大声呼喊招手。

她抬头一看,原来是在路上遇到的那两个孩子。世界真小啊…她心想着,然后张开嘴咬了一口还剩下一半的饼。

男孩和女孩一路骑到老奶奶的面前,刚打完招呼,这两个孩子就发现了椅子上的她。三人一起向着她走去,刚走到她面前还没来得及开口,她就先摇了摇手,似乎看出了他们三个人想说什么。

谢谢,老奶奶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替两个孩子说出了这两个字。

她笑了笑,脸上的表情很无奈。

老奶奶招呼两个孩子先坐下,她去店里拿点吃的和喝的出来。老奶奶走了,剩下的两个孩子傻站在原地看着她发愣。就在她准备找些话随便应付一下尴尬的气氛,那三只小狗崽又跑来了,只不过这一次是围在两个孩子的脚下打转。

三只小狗崽似乎看出了什么,它们停了下来,然后坐在地上看着椅子上的她。

这饼真难吃…她无奈的收起饼,脸上挤出了勉强的笑容面对他们。或许是女孩看出了她的尴尬,只见女孩她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然后拉着男孩跑进店铺里。

她松了一口气,然后接着吃起饼,至于那三只小狗崽,谁理它呢。

走进店铺里的三个人半天都没出来呢,要不是店铺里偶尔会传来声音,她还以为他们三个人都消失了呢。

她只想快点吃完饼,趁天黑之前去老奶奶说的那村子里走上一圈。但事实总归不如人愿,还剩下几口的饼,她硬是吃不下去了。她可以扔到垃圾桶里,但她又不想浪费食物,所以就莫名奇妙的纠结起来。

突然前方传来喇叭声,一辆小轿车缓缓地行驶而来。

小轿车停在了空地上已划好的车位上,三个人从车里走了出来。他们三人一起走到了她的面前,开口询问起一些事。

她单单只用三个字回答,然后伸手指向店铺,示意店主在里面。三个人向她道谢一声,然后迈步向着店铺走去。她愣愣的看着那三人走进了店铺,手中的饼不知不觉中就被她吃完了。

她拍拍手,刚从椅子上起身走了几步,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叫喊声。

她回头一看,原来是那男孩拿着一瓶红茶向她奔跑而来。

她笑着拒接了,但男孩还是硬把红茶放到她的手里。她无奈的拿着红茶,挥挥手和男孩道别了。又是一个安静的时刻,她踏上了公路刚走了一段路后,忽然急匆的返回到店铺门前。因为她刚想起老奶奶说过的话,她要找的村子在店铺后面的不远处。

她站在门前犹豫不决,她想找老奶奶带路,但她张了张嘴,心底没有勇气开这个口。

就在她失望的准备单独走的时候,老奶奶从店铺里走了出来,她的身后还跟着五个人,是那两个孩子和刚到来的三个人。

老奶奶向她介绍起这三个人,她的女婿,她的女儿,还有她的孙女。当然连那两个孩子也不忘介绍,男孩和女孩都是她学生的孙女。互相介绍完后,老奶奶提起了之前聊的事,她要带着她去村子里走一趟。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老奶奶就已经对她女儿一家人吩咐好了看店,然后拉着男孩和女孩带头朝着村子的方向走去。她傻站在原地,直到老奶奶的呼喊声下,她才清醒过来,急忙的追了上去。

走在凹凸不平的小道上,她的心情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走在她面前的三个人与她不同,他们看起来很高兴,男孩和女孩还蹦蹦跳跳个不停。

左右两旁的树木整齐的行列成一排排,看起来就像是一堵墙壁。就连头顶上方的繁茂枝叶,也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屋檐。

树林里难得安静了下来,但从不远处吹来的风,依然还是带着凉意。她鼓起勇气,壮大胆子加快了脚步。这段并不长的路,只花了十几分钟就走完了。到了目的地,她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事物,心里出奇的没有激动,反而很平静。

就像是在看一幅画,就像是在听一个别人的故事,就像是在街上聆听流浪歌手演奏的歌曲。

村子就如老奶奶说的一样很破败,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破败…

因为没有一座房子是完整的,全是残残缺缺。看不到人烟,也看不到任何一只动物,更看不到记忆中的印象…

她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眼眶里饱含泪水。

老奶奶三个人还在一边走一边说话,直到走了一段路后,他们才反应过来,差点就把她给忘了。

三人回头一看,她愣愣地站着,就连眼泪已经从脸上滑落到下巴,她都没有发现。老奶奶走过去安慰了她几句,反应过来的她,泪如雨下。这次她不再掩饰自己的悲伤,她对着老奶奶点了点头,然后抬手擦去泪痕,勇敢的向前踏去。

斑驳的房屋只剩下岁月的残痕,苍老的古树上还挂着破旧的木牌子。缺了一个腿的长椅依然坚挺在门前,窗前的花盆里的花朵早已凋零。

风,很凉…很苍凉。

傍晚的夕阳染红了大地,同样也染红了树林。成群的鸟儿盘旋在空中,不停地叫喊着回家的声音。

店铺前的她,久久不能平静心中的起伏。

许久…

她释然了,想通了。

她打开包,拿出了遮阳伞和帽子准备离开,但身后突然传来叫停她的声音。回头一看,原来是老奶奶正快步的走过来。两人聊了一些事,开心的笑容挂在彼此的脸上。

她最后还是走了,就在老奶奶不舍的目光下离开了。

在她离开的时候还顺便告诉了老奶奶一件事,她就是老奶奶嘴中说的那个…

三十年前,因为家人出了车祸,伤心欲绝离开了这个地方的女人。

清脆的虫鸣声从树林里传出。在安详的夕阳下,格外的动听。

她还是一个人静静地走在公路边缘,但她这一次没有紧盯着前方。她偶尔会低头看一眼手中的红茶,回头看一眼身后。

就这样,脸上挂着笑容的她,不再是悄悄地离开了。

上一篇:旧梦散,落楼兰,成王
下一篇:失意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