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姑娘的似水流年

类别:伤感短句 | 发布时间:2016-01-05 | 人气值:

我认识A姑娘的时候,是在2013年。那时的她,还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姑娘,穿几十块的地摊货,灰塌塌的帆布鞋,脑后长长的麻花辫土的掉渣,每走一步,左右摇摆,大多数午餐只啃一个白面馍就着一袋榨菜,旁若无人,兀自吃的香甜。都说: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没过多久,我们成了朋友,那种可以乱戳是非而又不担心泄密的好友,这就间接暴露了“我是穷鬼”的隐藏属性。

小A是地道的固原人,家乡据说在西吉县的阳庄村。为此还特意扒拉着手里的地图跟说:快瞧,就是这里。我对着地图看了半晌,才在一堆荒无人烟的山堆堆里发现了豆粒一般的小点。某个呆子还为找到家乡而沾沾自喜,毫不谦虚内敛。我那时熬夜读本,16门课考的心焦面瘫,内心时常焦躁不安,而小A不是在打工就是在打工的路上,每天像一枚不小心发射的炮弹,到处轰炸。我们顶着黑眼圈穿梭在各自的时光里,不知疲倦,在被标榜为青春的字眼下,我们都有失败的权利,但似乎在柴米油盐中都忘了该如何放松。

13年的3月,小A在银川市内买了首付20万的房子。看房那天,天特别冷,她红着鼻头从城东窜到我家,美滋滋的说:瞧,毕业三年买房,我实现了。我记得从门缝灌进的冷风吹得人直发颤,还有小A亮的发光的眼睛。为了庆祝,小A特意休假一天,我们要了一扎啤酒大包小包的零食几乎铺满整间卧室,两个不会喝酒的人扯着脖子一通猛灌,鬼哭狼嚎。没人知道明天会怎样,至少通过努力的今天是最美的。很久之后我才明白那种歇斯底里的吼叫、肆无忌惮的快乐就像是过气的明星,或许某一天突兀出现却再也不是原来的样子。我们都还年轻,谈人生,太老。谈现在,太惘。

在与时间痴缠的岁月里,那些被冠上生活字眼的日子总会与你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8月中旬,我随领导到甘肃考察市场,一段时间几乎忙的不可开交。接到小A电话的时候我正为第二天的签约仪式布置会场,福祸所依,小A的三妹妖妖出大型车祸,生命垂危,肇事者逃逸。昂贵的医疗费击垮了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那时,我还是个任性无为的月光族,预支3个月工资外加四处筹措,在死神的面前杯水车薪、微如尘埃。

原本不过世态炎凉。

短短十天犹如一个世纪般漫长。小A拎着现金从院长到主治医生,来回跑,短短数日,硬是从死神手中扯下妖妖,彼时小A已经卖了了仅拥有了5个月的房子。

小A在家排行老二,又生在重男轻女的家庭。大姐一向跳脱,不服管,也不顾家。四弟还在上学,父母均是靠天吃饭的农民。三妹妖妖的病危通知下了之后,众人除了失声痛哭之外,别无他法,渐渐便都有了放弃之意。唯有小A坚信妖妖命不该绝,卡里的钱疯狂往外使,只当自己用的是纸币,无半点疼惜。许是上天垂怜,整整昏迷32天的妖妖竟奇迹般转醒,大家围在床前,欢呼雀跃,唯有小A偷偷躲在走廊里泣不成声。

接下来的一年,小A白天上班,晚上陪护,那根随着步伐肆意舞动的长辫子也被利落的短发取代。 闲暇时分,我会去医院探望妖妖,时常见到小A坐在妖妖床前细声细气的讲一天的趣闻,说到高兴处,还要跳起来比划一番,眉眼弯弯,霎时间照亮了整间病房。偶尔也会碰到小A的男友L,每次都默不作声的陪在旁边,像一块不易觉察的幕布,静静矗立,存在感极低。

14年6月,小A与L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婚讯传出的时候就吓坏了好些人。原因是L实在太穷,没车没房没存款,还有一双久病年迈的父母拖着,于是三姑六婆开始轮翻劝说。小A不为所动,吃了秤砣铁了心,一门心思做她的待嫁新娘。

我确是明白的。小A曾对我说:她之所以可以挺直腰杆“胡作非为”,是因为她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L总会站在她的身后,在她渴了时递上一杯热水,饿了时载着她绕过一座城去吃爱吃的甜点。在物欲横流的时代,有个人能在你需要时毫不犹豫的掏出所有的积蓄只为你度过难关,这样的人,为何不嫁。这是指妖妖车祸事件,没人知道L付出多少,他做的每一件事不为作秀,只为心里的人可以安乐一世。很多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至少当时的我就没有这个幸运,遇到一个不那么“抠”的人,一个不只是耍耍嘴皮子而是真心愿意倾尽所有助我的人。男人们都在赞小A的贤惠,女人们都在说L的运气。殊不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婚后不久,小A向银行贷了一笔不小的款,和L经营了一家小小的鸭脖店。日子和美。14年9月,L做主在银川市边区偷偷买了一套80平米的房子,小A拿到房产证的时候。哭的像个傻瓜,巴巴跑到我家一顿炫耀。总算是解开了关于房子的心结。笑闹一翻,我郑重其事的接过房产证看到小A的名字齐齐整整的印在房产证户主一栏里,便心下了然,这三个字,怕是刻进了小A的骨子里,今生再无抹去的可能。世上最难测的便是人心,最难得的还是将心比心。果然小看了L,是个伶俐的主。做生意,准赚。

15年4月,小A夫妻开了鸭脖的第一个分店,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第二个第三个分店相继开张,日子在清贫中开出了绚丽的花朵,是得是失?不过是自在人心。

如今,小A穿着得体的套装,越发谦逊的态度,轻轻浅浅的笑容,全身透出一股子优雅的气质。在不复当年的“土鳖”味,岁月不停歇,时间教会了你什么?

上一篇:骗局
下一篇:炎龙随笔:2016元旦瞎想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