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无可奈何(3)

类别:伤感短句 | 发布时间:2015-12-25 | 人气值:

话说无可奈何(3)

我觉得王老太婆子也怪可怜的,屋里又昏暗又寒冷的,怎么忍得住?她竟然能一直忍受下来,如今已经长达十几年,如今刚刚退休在家,自己只会暗自神伤,落泪。换上另一个能说会道的主儿,这事早就掰扯明白了,怎会忍得这么多年间只会独自忧愁?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也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也没那能力去代替她的嘴,去据理力争。

望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我叹了口气:“好可怜呀,这个笨家伙。”

或许冬日天寒,白日时间短吧,一晃儿,与王老婆子再相见时,已是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早上了,我在早市上又碰见了她。她笑吟吟的与我打招呼,我挺奇怪的,问她有什么好事儿要我与你分享?她又点头又咧嘴巴的,说:“就是有美事儿。”

“啥好事?快说出来我听听。”我一扬头示意她别端着了。

她竟然把两只手指尖相接,双手向手腕方向弯曲,并放在嘴巴上做成个小喇叭状,向我宣布喜讯:“在供暖二十多天后,因我天天在家实在忍受不住寒冷室温的情况下,在我又用颤抖的双手拨打了站里的电话,详细描述家中低温难忍的情况后,恳请他们来察看后,事情终于有了逆转。”

她又向我慢慢道来:“因为去年对我承诺的站长如今被派往到另一个站去当站长了,而今接任的站长在供暖前未曾相信我家小小的住宅竟能有冻窗花的低温出现,室内竟能不达标,当时我虽然手持精心保管了一年的那位知情的、又有人情味儿的站长亲自加盖了换热站的大红印章的、写给我并交由我仔细保管好的专对我家有可信度的《保证书》,上面还有书写详细的怎样的承诺,但新任站长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这我非常理解。又把山又把顶,地下管线因年龄过大处在锈渍斑斑而才影响供热效果,因而水流速度遇阻力大、水流量不足,而导致虽是小户型但却导致屋内暖气片头热尾凉,冻窗花是必然,这种苦熬寒冬的滋味他不会体验过,卧室前还有十楼挡住阳光的住房他更不会住过,他无法体验到其中的压抑滋味儿对于一个小人物有多大,必然会在见到那页红印章的保证书时产生诸多不理解。他更不会设身处地的用心去想去年我拿到保证书的时间是元旦刚过啊,(当时一个甜枣般的诺言给我的是停供后、来年供暖前兑现改造,未兑现前我依然要用被冻得可怜巴巴的样子,用不想战胜严寒也得去应战的心态去正面对待,又足足挺、熬了近三个月的时间,换上善言善辩的人当时未必象我这样容易满足的。)

当供暖之前,站里有很多工作要做,做为新任站长连休息时间都奉献给了站里。忙啊!很多棘手的事要由他来决策、指挥。在当时,我的一个家庭的事在那个时段,与他们在供暖前有诸多要做的加急工作相比较,那简直是微不足道,当时更应是没能顾及我的事吧!还好,后来还重视,并派来一位负责人亲自来体察,当时家中的窗户玻璃上结着令人烦恼的窗花,室内的确低温并非是我没事找抽。”

她又为他们设身处地的分析:“其实站长当时没有答应,或许是他工作慎之又慎的办事风格吧?区区60平方米,改双循环,有史以来还不曾有过先例。为何后来还是帮我家改造了?我个人猜测:这是因为我小区某个局部存在着地下管线内有锈蚀较严重之处,这必然影响流量,加压也必要慎重,不在最寒最恶劣天气时,以维持为主,不会象地下铺埋的管子年头少的小区那样,加压时不用有所顾虑,否则冬季易暴管抢修很是伤脑筋,工人师傅不分昼夜抢修时,不能睡好觉,这或许是其一;不能换管,是资金不足,这应是其二;加之我家把北山还把顶,又被高楼挡住阳光无法照进室内,这无疑又减少了大自然赠予的“冬日阳光供暖”这是其三吧!”

听了她的陈述,看到她的喜悦之情挂在脸上,因为困扰多年的供热问题有了比较满意的解决,她因知足,脸上绽放出幸福的笑容,脸庞上看上去还有点红扑扑的,皱纹似乎有点儿深,但今天的她在我看来很有精神,往日的压抑情绪一扫而光了。

她说,十几年的寒冷室温已经不会再有了,过去那段经历她说就当是一场与寒冷共舞吧,也是人生的一次吃苦耐寒的体验吧!她说很感谢两位站长及帮助她家改造双循环的师傅们。

她说,在北方生活很幸福,冬天可以看到白雪覆盖大地,吃上在我们早市上买来的新宰杀的开原产的笨猪肉,回到家中切上大片肉,炖上的一锅爽口开胃的酸菜外加地瓜粉条,张开大嘴夹上一口顶着热气腾腾的馋人的香味十足的肉和菜,越嚼越香,舀上一口酸菜汤入口,爽而乐的都找不到北了。

她说,自己的退休生活才刚刚开始,她要好好品味幸福的生活。

听完她的故事,我也替她高兴。

我说:“是呀,你是经过‘寒冬’考验过来的人了,如今会更加珍惜今天的‘温暖’的生活,愿你每天都开心、快乐。”

她脸上洋溢着满意的笑容,连连点头,并说:“有道理!”

我说:你赶紧好好的逛逛早市吧,回家美美的在温暖的房间里做饭、干活、休息。

她脸上挂着幸福快乐的笑容,道了句,“感谢你的关心和倾听。”又向我扬起手臂,说了句:“我买菜去了啊。”

她便朝着冬日里的早市走去。我站在原地望着她那熟悉的背影,她在前方不远处的一个菜摊前停下脚步、蹲下身来准备在地摊上挑选了,我听到摊主高亢的嗓音广告于逛早市的人们:“瓦房店老品种大地瓜啦!”有的人闻声走近这里,为防地面寒凉,摊贩先在地上平铺上一大块棉被子,之后才会将产自于辽宁省瓦房店的、其集干、甜、面于一身的、冬令好吃的大地瓜从一个纸克箱中慢慢的倒在上面,供人们自由挑选,在北方的冬天里,人们十分喜欢吃经过在地窖里储存后的地瓜了,这比刚从地里起出时不知要好吃多少倍呢。(其学名被称作:红薯)

她扭转头向我这边看过来,见我还站在原地望着她,她抿着嘴儿笑着向我点点头、抬起右臂向我这边摆动着,我也向她那边摇摆摇摆手臂。

我看到了今天的她,与往日有所不同,压在心头上多年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她走路的脚步好似比往常有所不同,今日她走起路来步履很轻盈,好似年轻了许多。今天她买来的地瓜,回家蒸熟后吃起来应该比蜂蜜还要甜吧?她会觉得又幸福又快乐的吧!

(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