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重要的重要的我

类别:人生感悟 | 发布时间:2016-03-17 | 人气值:

许多孩子问过自己的父母,他是不是很重要,我也这样问过,记得当时母亲说,你是我们的女儿,在我们的心中当然很重要。当我问哥哥也是否重要的时候,母亲依然笑着说,他是我们的儿子,在我们的心中当然重要,因为你们都是我们的唯一。

虽然母亲的话令我欣慰,但我还是不相信自己很重要。因为我觉得父母的关爱很多分给了哥哥,没有特别的爱洒在我的身上。在学校里,我作为单薄的个体与厚重的集体相比如一片飘零的叶子,有我不算多,无我不算少,真是太不重要了,平淡得似有似无。

直到有一天我病了,病得很重,昏睡了一天一夜,在父母悲切的声声呼唤中,缓缓的睁开无力的眼睛,发现周身满是焦虑的亲人,他们正为我的苏醒松一口长气。我的眼睛即刻被泪水撞得发涨发痛,继而如泄闸的洪水,止也止不住。我突然发现自己很重要,亲人们在为我的康复无数次是向上苍祈祷,甚至愿意病痛以十倍百倍的强烈降临他们以使我平安。

我在瞬间经历了重要的“永恒”。直到有一天,我找回了一位粗心的老师算错了的考试成绩,使我所在的班级排名一跃而上,我觉得自己很重要,我为集体的荣誉很具体的添了一抹光,老师和同学的赞许,使我觉得这个集体不能没有我。

一棵树的每一片叶子都很重要,它们都在积极的用自己的光合作用反哺大树本身。作为个体的你我他在各自生存环境中,在各自的影响范围内都很重要,哪怕这种影响是反面的。比如在一个合唱团里,“我”无视规则,忽视指挥,在演唱结束时还我行我素的喊出比别人慢一拍的音符。这个演唱会就砸在“我”的手上。“我”在整体中需要有整体观念,这一点很重要。正如一部运转着的大机器,它也许会因为一个小小螺丝的松动而导致瘫痪影响整个工程。

世界之大,人之众多,在各类明星走马灯般明灭显瘾的时代,普通的“我”是平淡的微不足道的,但是人际关系是以我为圆心划出的圆,离圆心越近与我的关系就越密切,“我”对于越密切的人就越重要。

所以在人世间,每个人都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我。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