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人生感悟 > 家味

家味

类别:人生感悟 | 发布时间:2016-03-10 | 人气值:

林抱着疲惫的身体站在铁门前,锈迹斑斑的铁门虚掩着,在门扇的一边挂着一把同样生锈的小锁。也不知这样的锁,锁得住什么,锁住的不过是让老人安稳的心罢了。

从门缝里透出橘色的灯光,这让林的心为之一动,因为她知道那灯光定然可以慰藉她疲惫的心。她知道那是家的味道,即使是这样,她依旧没勇气推开那扇原本就虚掩着的大铁门。

她定了定神,理一理思绪,强撑一抹笑容挂在脸上。轻轻地推开了铁门,吱呀一声,划破了寂静的夜晚,显得有些突兀,就如同林,此刻站在门口不知所措,同样显得有些突兀。林的心有些悸动和不安,她原本是不想推开那扇门的,她原本是打算悄悄进去的,如一片随风飞动无依的枯叶一样。对,她原本就是这样想的。

还没带她缓过神来,屋子里迎着灯光,以为老妇人小跑了出来,她虽然努力装作稳健的样子,林依旧能看出她的步履有些蹒跚。藏青色的短衣,深灰色的长裤,裤管挽在小腿肚上,少了几分城市妇人的洋气,多了几分慈祥和朴素她的发丝中参杂着少数的黑发,脸上的皱纹也毫不掩饰的展现在脸上。她的年华终究还是失在了时间的长河里,她老了。林在心里这样想着。

老妇人抱怨似的说道:“总也不回来,回来也不提前知会一声,好让你爸去镇上买些你爱吃的菜嘛。”顿了顿又说道:“吃过了吗?一定还没吃吧?我也糊涂这光是赶车就要赶上一天一夜的,哪来时间吃顿饱饭啊。你等着我这就……”还没等老妇人说完,林急急地说道:“妈,吃过了,下了车在镇上就吃过来了。”为了让林母相信又补充了一句:“碰到了以前的同学,就小时候经常来家里玩的那个小矮个,他现在可高了,然后我们就一起吃了饭。”

她想念家里饭菜的味道,在别人全家一起的时候,在受到不公和委屈的时候,在父母打电话来问她过得怎样的时候,她太想念这个味道了,那是独属于她的家的味道。她思忖着若是应了吃饭,父母少不得忙活一阵,她更怕,在吃饭的空档,父母会问及她的近况。那她如何能够回复他们喃。说很好,不,那种谎话不是她这种现状能够说出口的;说还好,那父母难免会细问下去,那样也不是她想要的;若忍下心去,不顾虑父母,说不好一点都不好,那她也是断然做不来的。

母亲看着她,没在接话下去,转过身关上了铁门,又一声吱呀,却不似方才那般让林心惊。顺手拿过门旁边的扁担将铁门抵住。林想着又是一把“铁锁”。林母转过身来说道:“去给你爸招呼一声吧。”说着径自走进了屋里。林跟在母亲的身后,有些怯懦,她知道她瞒不过父亲的眼睛,从小就是这样,父亲总能读懂她。

屋子里父亲正在看电视,是抗战剧,他喜欢这样的剧集。里面正在进行激烈的战斗,各种声音充斥着那个小方盒子。但林依然觉得静的有些不自在。便说道:“爸,我回来了,有些累了。”林父也看了一眼,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去吧,泡个热水脚,会睡得好些。水壶里还有些热水,想也够你用了。”

就是这句看似普通的话,让林坚守的防线险些崩塌了,是啊,除了父母,还会有谁在意自己能否吃好睡好喃。她感觉喉咙里像是卡了根刺似的难受,强忍着说了句:“好”。匆匆的转出房门,将眼角的泪水隐匿在无边的夜色中。她不敢哭,她怕会惊扰了这寂静的黑夜。

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将门关上,上了锁。和大门的锁又有所不同,这次锁住的不是别人,是她自己。房间依旧是离开时的样子,记不清那是几年前了,只记得那是一个阴郁的早晨,她决绝地走出了家门,去追寻她认为的幸福。房间干净整洁,似是一直在等着她的归来。想到了,还是孩子的时候,她每天早上都会从这个房间出来,对着院子里吃早饭的爸妈说:“爸妈我去上学了。”接着她就开开心心的向外去,把母亲的各种叮嘱和唠叨放飞在清晨的细风中。

泪再也控制不住,如泄了洪的堤坝,少了束缚和遮拦,毫无顾忌的涌出来。她原以为她一直都是够坚强的,至少在决定离开这个家的时候她是坚强的,没落下一滴泪。可是她瞒不了自己,她依旧是那个爱哭的林家女儿,这是父亲小时候对她的称号。在外面受了委屈也不哭,那是因为,自己知道没人会在意,又何必让自己显得太过懦弱。

“咚咚咚”敲门声打断了林的思绪,母亲熟悉的声音传来:“林丫头,你爸给你煮了碗面,你把门打开嘛。”林用还算清醒的脑袋辨清了话里的信息。在父母眼里她一直都是他们的小丫头,无论她曾经做了什么,他们还是选择原谅她,因为她只是个孩子。那碗面,不只是一碗面。

她赶紧用手背擦干了眼泪,尝试着笑了笑,也能够笑出来了。随即打开了门,母亲走进了屋子里,将手里的面递给她,她接过面,却感觉有些沉,她有些不能承受。她把面放在书桌上,坐下便开始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她知道她却是饿了,也许并不真的饿了。那是一份慰藉,她知道,父亲同样也知道。那是小时候两父女间公开的默契,一碗面。

母亲坐在椅子上试探性的说道:“今天,小许来过电话了。”林身体一僵,顿了顿,又继续吃着。林母看她反应不大,又说:“你爸在煮面的时候说,”咱闺女这是在外受了委屈了,咱们多紧着她些“。你也知道你爸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没上过几天学,有的话他说不来,他说你吃了面就懂了。”这时林的面也吃来差不多了,端起碗来遮住自己的脸,大口喝着面汤,眼角的泪水随着面汤一起消失在张合的嘴唇里。

喝完了,站起来,满足的拍拍肚子说道:“好撑啊,妈,你看我肚子是不是圆了不少啊。”说着,黏在了林母身边满意的笑了笑,闭上眼睛。林母温柔地拍着她的肩膀说:“你爸让你明天早上和他去稻田里除草喃”林的眼前出现了小时候父亲挽着裤管,在稻田里拔掉稗子苗的身影,累了坐在田边,抽上一口烟,说道:“别看这稻苗和稗苗长的差距不大,但稗苗会阻碍稻苗的生长,所以不好的就因该拔掉”。

林知道明天一定阳光明媚,她有一个新的开始。

——郭红梅

联系电话15528345852

上一篇:心灵第四章
下一篇:我们是90后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