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熏醉卧小雨天

类别:经典短句 | 发布时间:2019-04-10 | 人气值:
昨天的雨不停的下了一天,时小时大,总算湿透了地,我独自在家享受着雨的清凉和阅读的时光。
 
早上起来,仍不见天晴,云雾蒙蒙,虽然还没有下雨。今天去单位一趟,处理一下公务,顺便到明珠小区拜访老朋友臣兄。今年六十五岁的他,自参加工作以来,就从事图书工作,先是在新华书店任经理,退休后回本村,被聘为文化大院图书管理员,是全省农村图书行业示范单位,臣兄吃住在大院。
 
早饭后,带把雨伞,坐公交去了单位。由于驻京,单位的事情,信息比较闭塞,来单位前又没打招呼,到单位后发现人事有了微调,有些同事换了岗位,关于学习测试的有关问题,想当面咨询同事,结果,因有事没在单位。事不如愿,明天再来吧,中午十一时,出门会臣兄。
 
小雨还是下了起来,零星不大,到觉凉爽,出门打了俩共享单车,到臣兄那里,过粥店桥不到十分钟的路程。今天似乎有些不顺,单位办事先不说,也许好长时间没走集市的路了,想走岔道,结果前面建桥,路不通,返回。走粥店河明石桥,由于连日的雨,河里蓄满了水,丛丛芦苇,漫过了桥,雨开始大起来,河边的几个钓者,稳坐着,打着雨伞,很是无动于衷。我冒着雨,虽带伞而无法打。于是,急蹬车子,快到了,发现还是建桥,不通,又折回。只好走泥巴路,扛车翻土坡而过,到了地方,也分不清身上是雨还是汗了。
 
途中臣兄是打过电话的,知道我的很快到来,早已沏好茶坐等。听说我的雨中遭遇,只是哈哈大笑我的迂。图书室的泽园兄也在,我们都是老酒友了,他也是知道我来,每次的酌酒,下酒菜都是他准备。
 
来了,才知忘了件事。从这里给父亲借的几本书,早已看完,而且让我捎来,再借两本,结果还是忘了,臣兄直说没关系。我与父亲是这里的老客户,除了买书,到市图书馆借书,就是来这里了。作为农村社区图书室,目前藏书十几万册,这在全省也是屈指可数的。
 
这次来除了看望臣兄和例行酌酒外,还有一个让我记挂的一件事。就是臣兄三十几岁的性格内向的独子军,因与父母赌气离家出走十几年了,从不与家人联系,经过近几年的朋友们的帮助,总算有了在广东的音信,父母急于见军,但军暂时没有同意。这是我在北京时,臣兄与我说的。我也是很忐忑的问臣兄,目前与军的关系怎样了,臣兄只是淡淡的说,由着他吧,愿意回来,家里有两套房子,臣兄改了话题不想再提及此事。
 
酒友陆续的来到臣兄处,峰哥与栋侄。峰曾与臣兄一块经营书店,现从事会计工作,栋是臣兄的本家侄子,在社区工作。峰最早是老师,高大魁梧,老实憨厚,酒量了得。平时我们聚会都是在大院臣兄的房间里,只要来,我是多少捎带点肴的,由于路的不顺和雨的缘故,没有再走远路去肴点,看到没有在房间吃酒的迹象,知道是要下馆子了。只可惜老同学华兄有事没来,他是常客加酒友。
 
人齐了,时间差不多了,臣兄说,走,吃酒去,还是老地方,这是我知道的,文化大院南邻五十米处的“酒香楼”,出门,小雨仍是淅淅沥沥的下着。我顺便从馆子附近的超市拿了两瓶“金泰山”酒,这是我们常吃的酒,也是家乡味道的美酒,臣兄也从图书室带来两瓶酒。
 
这伙弟兄大都是素食主义者,大鱼大肉不食,点了八个清口的下酒菜,炸小河鱼,花生米,豆腐皮,拍黄瓜皮肚,酸辣土豆丝,豆腐丸子,炒竹笋,麻辣脆藕。玩了两把牌后,菜陆续上桌,开始了雨中对酌。由于年龄和身体的关系,臣兄用了一杯,泽园始终是一杯,我们其余三人开怀畅饮,边唠嗑便吃酒,外面的雨下着,我们的小酒吃着,不冷不热,贴心舒服。酒足饭饱后,发现拿去的就似乎没有剩余。
 
坐公交到家时,已是下午四点了,由于车上的颠逛,让肚里的酒开始发酵,酒气挥发,微醺渐醉,打开空调,躺在窗前的沙发上,拿起桌前贾平凹的一本《自在独行》翻了几页,窗外小雨中湿漉漉的空气扑面而来,开始醉意朦胧,两眼昏花,慢慢的抱着书本,进入了醉乡。
 
二0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