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短句 > 彼岸花

彼岸花

类别:爱情短句 | 发布时间:2015-12-11 | 人气值:

场景一

时间:2005年6月上地点:小学教室

人物:女孩(汪莫紫)女孩(安冰柏)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写的是我和我的青梅竹马的故事。以此文,祭旧爱。

那天,是夏了,知了在叫,哦,不,在树上叫,让人听了觉得好不耐烦。

安冰柏:“汪莫紫,汪莫紫,汪莫紫……”

安冰柏一边趴在桌子上睡觉,一边在纸上画圆圈儿,还要喊人,真真是个大忙人。

汪莫紫:“好的,嗯,安冰柏,安冰柏,你有什么事儿?是作业不会写吗?好的,我知道了。”

汪莫紫长得真的很好看,一头乌黑的秀发美不胜收,皮肤白的好像一块玉,晶莹剔透,脸上的五官也很端庄,柳叶黛,蝴蝶般迷人的眼睛,小鼻子,樱桃小嘴。很像画里走出来的姑娘。

安冰柏:“汪莫紫,你的数学作业写好了吗?不麻烦的话,就借我抄一下吧!”

汪莫紫:“这个,这个……刚要给她,却又没有去做。安冰柏,我说你好好写,慢慢提高不就行了吗?干嘛要抄别人的作业呢?这样既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也是对老师的不尊重啊!”

汪莫紫正在苦口婆心的教导着安冰柏,看了一眼安冰柏,并没有要给她的意思。

就在这时,安冰柏说了一句至关重要的话。

安冰柏:“汪莫紫,如果你的作业借我抄一下,我就哪天买糖给你吃。”

安冰柏说话时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挺让人亲切的。

汪莫紫:“好吧!好借好还,再借不难!”

唉,有时就一句话,就改变了局势,金钱真的也很重要的。哈哈!

场景二

时间:2005年6月中地点:小学教室

人物:男孩(张落尘)女孩(汪莫紫)女孩(安冰柏)

夏天转眼就过了一大半,树上的树叶郁郁葱葱了一大片,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数学老师在台上哗啦哗啦的讲着,下面的人各怀鬼胎。

汪莫紫:“好无聊,安冰柏,你在干嘛?”

安冰柏:“汪莫紫,我在看帅哥,你快回头看,你身后有一个大帅哥,你快看。”

汪莫紫就这么的一回头,看见了张落尘。

安冰柏:“汪莫紫,你看到了嘛?”

汪莫紫看到了一个绝色男子,貌似潘安,才比宋玉。玉树临风,貌若潘安,风流倜傥,刀砍斧削,面如冠玉,风度翩翩。她一愣,没说什么话,就这一看,就改变了她的一生。

张落尘:“前面的那位女孩,你叫什么名子?”

张落尘:“安冰柏,你的同桌叫什么名子?”

安冰柏:“张落尘,我的同桌啊,叫汪莫紫,好不好听?水汪汪的汪,莫愁的莫,紫色的紫。”

张落尘:“前面的那位女孩,你叫汪莫紫?名子真好听!”

汪莫紫:“你叫什么名子?”

张落尘:“张落尘。你好!”

汪莫紫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汪莫紫又转回了头。

两个人羞红了脸。

场景三

时间:2005年6月下地点:小学教室

人物:男孩(张落尘)女孩(汪莫紫)

夏天一顺间就过去了,秋天快要来了。梧桐树的树叶子变黄了,一层层的像一块块金子,铺在了大地上,很美,很美,只是美得让人感伤,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张落尘和汪莫紫已经很熟悉了,两人有完没完的互相的搭理着,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儿。

张落尘:“汪莫紫,你家在哪儿呀?”

汪莫紫:“张落尘,你为什么那儿多的话儿呀?你好像说不完似的!”

张落尘:“不行,我就是爱问你这长那短的,汪莫紫,你最好老实告诉我,你家在哪儿?”

汪莫紫安静了一下,没有说什么话。

张落尘:“汪莫紫,快点说!”

汪莫紫:“张落尘,我告诉你,我在花园大街112号,知道了吧!”

张落尘:“汪莫紫,谢谢你!我知道了!你的秘密我已经知道了。”

汪莫紫:“张落尘,你好恬不知耻哦!我的家和你有一分一毫的关系吗?”

张落尘:“汪莫紫,是没有,可是你和我有关系!”

汪莫紫:“张落尘,你这个大笨蛋!我永远会记住你的!”

张落尘:“汪莫紫,我也会永远记住你的!”

场景四

时间:2005年7月上地点:小学教室

人物:女孩(汪莫紫)女孩(安冰柏)

秋天来了,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下课时,汪莫紫转过了头,回头看了看张落尘的书本,汪莫紫翻了翻手中的张落尘的书本,她看到了“张落尘”三个楷体字。汪莫紫突然在那一瞬间,感觉到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张落尘的三个楷体字写得很清秀,很端正,很有笔劲和气概,正楷端庄,凤舞龙翔。也就在那一瞬间,汪莫紫开始慢慢的喜欢上了张落尘。

可是,不知怎的,汪莫紫分明能感到,张落尘的态度在变冷淡,他开始和别的女孩说笑打闹。

过了不久,班上传来了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

安冰柏:“汪莫紫,张落尘走了,他要我告诉你,他到北京去了。”

汪莫紫:“安冰柏,真的假的?谁和你说的呢?”

安冰柏:“汪莫紫,是张落尘和我说的,要我转告给你!”

汪莫紫:“到北京去了?啊?”

汪莫紫眼神里的光茫一点一点的消失不见,慢慢的脸开始嗒了下来。像一朵枯萎的花儿。

场景五

时间:2015年6月上地点:大学教室

人物:女孩(汪莫紫)

汪莫紫:“记得原来有一个男孩子追过我,叫张落尘。我们之间就像那彼岸花一样,彼岸花的花语是分离,悲伤的回忆。佛经记载“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说,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开无叶,叶生无花,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如果红尘俗世里,每一个女子都是一朵花,我宁愿自己是一株曼珠沙华。开在黄泉路上,三途河边,忘川彼岸。如血般无以伦比的绚丽唯美,罂粟花般的残毒凄艳,开尽一世凄凉,在花叶永世不得相见的痛楚中,永远回味那一瞬间相恋时的甜蜜,纵然凄凉,却也在回忆中有一种快乐的忧伤。彼岸花太美,却让人心生悲凉。只因它受到太多的指责,得不到真心的祝福,受到神灵的诅咒,花叶永世不得相见。相知相恋却无法相守,这是一种怎样的凄凉?这是一种怎样刻骨铭心的思念?花和叶永不相见,就像命中注定错过的缘分。那一团团看似妖艳的火红,却让人感受到死亡的气息,完美的外表却无法掩饰内心的凄凉。世世相知相恋,却又世世相错,无缘相见。彼此执着守护的却是曾经刻骨铭心的爱恋,绝望的爱情在永远的分离中格外忧伤。转身,回眸,泪滴。我无力挣扎,只因我前世就是一株彼岸花。我们曾是三生石上的旧精魂。”

 

上一篇:何以爱情
下一篇:by我的初恋z先生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