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带你去远方,尽管你懂我的忧伤

类别:爱情短句 | 发布时间:2015-12-08 | 人气值:

辰·我决定认识一下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北方的小城,无聊的秋天,一切都是昏昏欲睡,奄奄一息的样子,到处都是不痛快。

新学年学校里依旧死气沉沉,唯一能让人打起几分精神的分班也已经结束了。我到底还是学了文——与之前所想的没有多大的不同,男多女少是不会变的,班里明显的阴盛阳衰,倒是没见的文艺美女有很多啊,不过我也没太在意,只是觉得烦,头疼。

预备铃打响,我快步走回教室,坐到位置上,听到身后两个女生叽叽喳喳。

——我真不是故意要听的,主要她们声音太刺耳了。

“你看啊,就是那个,窗边第三排。”

“看到了看到了!”女生的声音里明显带着兴奋,简直不是一般的烦人,让我只想躲开。

“好像是叫叶子寒呢,很帅吧。”声音里还有点小骄傲。

我去,帅不帅你骄傲个什么劲,与你有什关系啊。我在心里默默吐槽。

倒是……叶子寒?这个名字蛮有意思的,我下意识的转头向他们说的位子看去。

一个白白净净的男生,剪着中规中矩的学生头,眉毛很有特点,像是武侠小说里写的人,很有力的感觉,眼神却是冷冷的。

我正端详他的时候,他突然抬起了头。

我去,好尴尬,我像做了什么亏心事,心虚的扭回头。

身后的女生还在说。

“真的是帅爆了,我一定要给他写情诗啊。”

“对啊对啊,我也要我也要。”

这是什么审美,难道老子不帅么,我转过头去微笑:“嘿,认识一下,我叫张辰,你们呢?”

两人突然涨红了脸,有点无措的样子。哈哈我就说我也很帅嘛。

“那个......那个......我叫刘静静。”

“孙姗”

我笑笑,老师进来了。

课也是无聊到爆,脑袋里乱七八糟也不知道想着什么。“恐龙是怎么灭绝的?”“到底有没有外星人?”“我爸每天去找的那个阿姨到底长什么样子?”“人类是如何繁衍的?”突然又想起了那个叶子寒,剑眉星目的样子。

我猛然摇头,把这些东西甩掉,这都什么鬼啊。

晚上放学回家脑子还是很乱。索性不吃饭,反正也没人管。直接倒在床上,拉来被子盖住头。

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乱的厉害。

这个世界上有人和我一样么?

干脆起来趴在阳台上吹风。

我决定认识一下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辰·很奇妙的感觉,就像是相识多年的兄弟,饱经世事沧桑

一夜未眠,凌晨时候才有了睡意。迷迷糊糊睁开眼却头痛的厉害,昨天晚上吹风吹的太久了。抬头一看表:

“妈蛋,迟到了!”

反正怎么走也是迟了,干脆慢悠悠的起来,买了包子豆浆,边走边吃。

到学校刚好是老干妈的课,我垫着脚打口哨,楼道里站的正欢。一眼瞥见斜挎着包同样悠悠走过来的叶子寒。我突然就不敢乱动了,像个傻子似的站着——我有点怕他冷冷的目光,说不清为什么。

他走过来头也没抬,直接站到了我旁边,还是呆呆的,冷冷的。我斜过去看他,没想到又对住了他的目光,他的眼里竟然不是冷峻的,而是混合着不知名的东西。

草,我尴尬的一笑,心里默默的骂,我他妈一定看起来像个傻子。

我突然又想起了昨天的事。

“喂,你怎么也迟了啊?”

“啊?”他好像才回过神来,难道他刚才不是在看我?

“哦。昨天睡迟了而已。”

他果然是一副淡淡的样子,我突然想给他一拳。装什么逼啊,拽个屁。不想搭理就算了,老子还不想理你了。

于是不说话。

他突然又问我:“你呢?”

我也懒懒的回答:“我爸没在家,没人叫我,就迟了呗。”

他又问:“你妈呢?”我想给他一拳的冲动更强烈了。

“跟人跑了。”我没好气。

他好像是听出我的没好气,还是对这种事情并不像其他人那样感兴趣,还是淡淡的,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哦。”

突然就后悔和他说这些了,倒不是怕他乱说还是怎么样。他的家庭一定是那种幸福美满的,对于我这种的,只有看不起吧。

“我爸妈他们......”他忽然开口,却是半句,好像在思考怎么用词。

“大概也离婚了吧。”他的声音又小了下去。

“大概?这种事情还有大概一说?”我有点想笑,又觉得和他说这些是值得了。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要离了。”叶子寒像是有些不耐烦了,眼神又是冷冷的。

我识趣的不再说话,谁知道他会不会想给我一拳并付出行动啊,以防万一。

有个小孩子走过来,大概是某个老师的孩子吧,怯头怯脑的从我们这边走过。

好无聊啊......

“喂,有表么?怎么还不下课啊?”我转头,忍不住嘴贱去问他,却发现他在冲那个孩子笑,没想到他会喜欢小孩子哎。

“啊?”他回过头来,没回答我的问题。没头脑的问了一句:“你会喝酒么?”

老子这样子像不会喝酒么,就差吸毒了好不好。我送他一大白眼:“你不会啊。”

他提起书包就走:“走,我请。”

学校的围墙真是可笑的东西,一翻就过,毫无难度。

在门口买好酒,我带着叶子寒向学校附近的一幢废弃大楼走去,直接爬上楼顶。楼顶的风很大,八九点钟正是上班高峰,远处传来汽车的鸣笛声。趴在护栏上打开啤酒大大的喝一口,果然很爽!

叶子寒也打开啤酒喝了一口,我看到他的喉结在阳光下上下翻滚,纤细的毫毛泛着金黄色的光。

他问我:“你常来这里么?”

“之前常来,最近不来了。”

“之前?”

“恩,我爸还在家的时候,现在我不早点回家做饭饭都吃不上。”

“你爸......”

“不知道,大概是去找那些女人们吧。”

他没有说话,像在想什么心事。

易拉罐被他“哗啦啦”捏扁,然后“啪”地丢下楼,“以后陪我来吧,然后去我家吃饭,有阿姨做的。”

“恩。”

他笑:“我以为你会拒绝的。”

我抽出烟点着:“为什么要拒绝啊?”我知道他想的是什么,同情么?但我没有这么想,是真的。

他没有说话,还是笑。

我递给他一支烟,他接了过去。

很奇妙的感觉,就像是相识多年的兄弟,饱经世事沧桑。

我看向四周,楼的后面杂草从生,脏乱不堪,前面却是店铺林立,车水马龙。世事人生都是这样,人的悲欢并不相通,只是让人觉得吵闹。

而在这时,我却觉得我们是相通的。

叶子寒突然剧烈的咳嗽,烟也掉了下去。

我转头看他,他却转身走了。

“回学校吧。”

辰·我们都一样啦

日子依然不咸不淡的过,爸依然不回家,老干妈依然那么让人讨厌,倒是我和子寒的关系越来越好了,对他的了解也越来越多。

他家里蛮有钱的,爸妈是在我们第一次去喝酒的几天后离婚了。大概是他妈有外遇而他爸又不安分。这种东西,说不清的。

他经常叫我去楼顶上喝酒,也会聊天。说些有的没有。我才发现原来他并不是我想的那种事事无所谓的人。他之前其实很少喝酒的,也没有抽过烟——我给他的是他的第一支烟。他的学习还真是不敢恭维,不过他爸妈也没有时间顾及他。

“我从今天开始就要做个不折不扣的坏孩子。”他说,

“我以后要去美国。”他说,

“我其实很想我妈。”他哭着说。

“其实我还很幼稚吧。”他又笑。

他的语气里有很多的不确定,我什么也没有说。

楼顶的风很大,他说的话有很多,吹散在风里,我没有听清。

晚上放学去他家,阿姨没在,他爸也没在。

没想到他竟然会做饭,尽管只是做了简单的蛋炒饭。突然就有些恍惚,上一次有人给我做饭是在什么时候呢?我记不太清楚了。

吃完直接坐到地上喝酒看碟,耳边是他“咕咚咕咚”吞咽的声音,我又想起了那天楼顶阳光下他年轻的身体,翻动的喉结。

电视里的女人“嗯嗯啊啊”呻吟的人心烦。我转过头看他。

“你他妈看老子干嘛?”他笑骂。

我感觉到他混合着酒气的温热的口气扑面而来。

“我在想你是男主角会是什么样子。”我也笑着回应。

“切,老子要是去拍指定不找她们这些,丑死了。”

“那只能给你找个糙汉子了。”

他没有接我的话,气氛突然就尴尬了起来。

我也没有再说话。

将近12点,喝下最后一口酒,我起身准备回家。

“哎,别啊,急什么,再看一会啊。”

“他妈再迟老子还回个屁啊。”

“那就别回啊!”

我有点迟疑,他笑着说:“怎么?还怕我把你当女主角啊?”

我直接把手里的易拉罐丢过去:“滚你大爷。”脸却烧得厉害。

喝了很多酒,他一沾枕头就睡着了,发出轻微的鼾声。我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听着他均匀的鼾声,却又没有睡不着觉的烦躁,反而是很温馨舒适的样子。

这是家的感觉么?

迷迷糊糊中快要入睡,却听到叶子寒的梦话,很大声的喊:“别走,不要走!”大概是梦到他妈妈了吧,其实他还是个小孩子。

我笑。

我翻身过去,伸出手轻轻搂住他,心却跳的要发狂。

他的睫毛很长,月光下的皮肤更显得白皙。我低下头,鬼使神差的亲了他的眉毛。他的身体轻轻颤动,然后安静下来,睡着了。

想起今天在楼顶上的话,“你后悔吗?”他问我,“别人都在为了上大学发疯,咱俩却在这无所事事。”

我突然想起了《蓝宇》,悍东问蓝宇同样的问题的时候蓝宇的回答,我喃喃的说:“这辈子不后悔,下辈子也决不这样过。”

于是他冲我笑,我读不懂他笑的含义,少了之前的冷峻和淡然,甚至混合着些许温柔。直到晚上看碟时,我在一堆碟片中看到了封面蓝的诡异的《蓝宇》。

又是一夜无眠,甚至动都不敢动,生怕惊醒子寒。还好是周末,直到天亮我才轻轻地起身,打算去厨房做点吃的,我也是会关心人的。

推开卧室门准备叫子寒吃饭,却看到他脱下内裤,简直尴尬到极点。

“卧槽,好大只!”一只内裤扑面而来,落在我脸上。

“叶子寒我操你大爷。”我又把内裤丢回去,有点心虚。

“我也操你大爷!”他边穿边骂,却又笑作一团。

我笑了两声:“很浓密哦。”于是飞过来一只枕头,“我做了饭!”我又连忙喊。

他怔了怔:“你也会做饭哦。”

我得意的笑:“我们都一样啦。”

他突然跑过来,抱住了我。

我的身体一下子僵硬,他的呼吸在耳边变得急促,我几次感觉他要转过头来对着我的脸颊,可他什么都没有做。

我也没有。

饭后他骑着车子带我去海边玩,蹬得飞快。我坐在后面吓得要死,像是杀猪一样的嚎。

“你他妈要是害怕就抱紧点,别像头死猪一样掉下去。”

我带有报复的伸手用力抱紧他,然后车子直接倒在了沙滩上。

“卧槽!你他妈怎么骑的啊。”

“他妈的你摸老子干嘛!”

“我……”我一时语塞,没有说话,倒在地上也没有动。

沙子暖暖的,绵绵的。

“别扶车子了,躺在这吧。”我说。于是他也躺了下来。风也是轻轻的,很舒服,很惬意。

谁都没有说话,我感觉他快要睡着了。

我掏出手机来:“拍张照吧。”我调出自拍,我俩头挨在一起傻逼似的对着镜头笑。

他又躺下,闭着眼,好像睡着了。

我在旁边躺下,看着他,面向他又拍了一张照片。

喃喃地说,

你可能不知道,我是真的喜欢你。

他是不会听到的。

他刚刚把助听器取出来放到了口袋里。

辰·为什么留下这个结局让我承受

叶子寒走的时候我没有去送他,他终于要去美国了。

那天他站在楼顶上告诉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回来的这么快。

他说:“你不会怪我吧?”

我笑,我为什么怪他,我凭什么怪他。“不会啊,我知道这是你一直以来的期望啊啊。”

他也笑:“记得常联系,别忘了我。”

我没有做声,既然要走了,还联系什么呢?我只是笑。

“我可能……”

“我给你唱首歌吧。”我打断他。

“嗯。”他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故意赌气似的唱:

“对你的思念 是一天又一天

孤单的我 还是没有改变

美丽的梦 何时才能出现

亲爱的你 好想再见你一面

秋天的风 一阵阵地吹过

想起了去年的这个时候

你的心到底在想些什么

为什么留下这个结局让我承受”

他也应和着唱起来,可能因为耳朵的问题,他从来不唱歌,这是我第一次见他唱歌:

“最爱你的人是我

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

没有说一句话就走

最爱你的人是我

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对你付出了这么多

你却没有感动过”

然后我就开始哭,眼泪止不住的流,他似乎是乱了手脚:“你别哭啊,我们以后常联系啊,我还会记得你的。我……我,有机会我会回来的。”

我上前去抱住他,他也用手抱住我,我扭转过头去,用湿润的嘴唇碰了他的脸,他脸一红,却没有松手:

“那个,我给你唱个歌吧。”他在我耳边开始唱:

“为了明天能有曙光

爱与恨都要被隐藏

勇敢不代表不紧张

可是信念不能伪装

我拥有梦想的力量

抵抗怀疑我的目光

我不能带你去远方

尽管你懂我的忧伤”

他的泪沾在我的脸上,凉凉的。

“明天我就不去学校了,要是还有东西的话,就都给你了。”

“恩。”

“要常联系啊。”

我没有说话。

第二天去学校的路上,我把他的所有联系方式都删掉,把手机卡拿出来丢到了车窗外。

既然走了,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回到教室,发现他的桌子上只剩一个本子,难道是故意留给我的?

我打开来,是叶子寒的日记。里面还夹着那天我在沙滩上偷偷拍的照片,我俩面对面似乎在接吻,其实这只是我用错位摆拍的。只是……他是什么时候传走的呢?

寒·2015.3.5

……为了落个清净,远离那些电和化合物,我选了文。

挑了个靠窗的位子,还是能听见班里面的女生叽叽喳喳的没完没了。果然,女人就是一种让人讨厌的生物。

突然隐约听到有人在说我的名字,下意识抬头去看,却对住了一个男生的目光,皮肤黝黑的男生,一看就是常常打篮球的样子,与我截然不同。他连忙转回了头,又扭头和后边的女生说话,又是个聒噪的人。

还是继续趴在桌子上睡觉吧。他们昨天又吵了整整一晚,为什么还不离婚呢?只剩下让人恶心的纠缠。

放学走到门口又看到那个黝黑的男生,形色匆匆的从我身旁走过,头也不抬一下。这样的男生不是应该拉帮结派的吗?怎么会和我一样一个人呢?笑。无意中瞄到了他胸前的名牌。

“张辰”,和这人蛮配的名字嘛。

我也快步往家走去。回到小区上楼刚要开门,一阵争吵声传来。

爸妈又吵架了。

门突然被打开,我没来得及躲开,我妈直接扑出来撞到我身上。她看了看我,嘴唇动了动好像要说些什么,却又什么都没说,转身跑下楼。

走进门,屋里酒气汹天,爸直接坐在地上。我淡淡的开口:“离吧,早就该离婚了。”爸抬头看了看我,什么也没说。我转身回房间了。

拉上窗帘,躺在床上,盖上被子。

一片黑暗。冰冷,害怕。

这个家终于还是要变成这样的,我本来就知道的。

就这样的,早点解脱,何必相互折磨。

寒·2015.3.6

……早晨睁开眼的时候已经迟到了,无所谓。做个自甘堕落的人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自嘲的笑笑。

打开房门,家里一片狼藉,昨天爸也不知道在没在家。我也不是什么小孩子了,他做什么我也不是不知道。于是直接挎起包,走下楼,穿过各色各样的人群,走过日复一日的街道。面无表情。

走进楼道就看到张辰在门口,书包还在脚边,悠闲地打着口哨,不亦乐乎。

我站到他旁边目光放空。

像他这种开朗的人,家庭一定是温馨融洽的吧。多羡慕这样的人,从记事起我家里就是无休止的争吵,不过,这种事情大概就要完结了吧。

张辰忽然噤了声,他好像有点怕我,我有那么吓人么?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和他聊了几句才知道原来他父母从小就离婚了。

我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原来他不是我想的那样的人,但却与我印象中的单亲家庭的孩子不一样,没有乖张,没有不羁,也不是内向和胆怯。反而给人亲切的感觉,昨天的些许小意见也就烟消云散了。

我把我的事情也告诉他了。我以为他会拿出我所讨厌的架势评头论足,可是却什么都没有说,于是我请他去喝酒。

在楼顶上他又告诉我他爸,他就如同讲别人的故事一样,不咸不淡地说着自己,甚至没有半点唏嘘,我却有点心酸。我让他来我家吃饭,真的没有要同情他的意思,我只是觉得我们同病相怜而已。

还好他并没有那么敏感。

我把易拉罐捏扁丢下楼,一个标准的抛物线,在阳光下反着光,然后“咕噜噜”滚远了。

就随他吧,易拉罐随他吧,人事也都随他吧。

他递给我一支烟,其实我并没有抽过烟的,但我还是接了过来,放进嘴里,用余光看他,还好他没有看我,我猛地大吸一口,呛得我直咳嗽,我顺手把烟丢了下去。

我转过身不想让他看到我狼狈的样子。

……

寒·2015.6.6

昨天晚上让张辰在我家过夜,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让他留下来。

半夜做了噩梦,身边的景物都在快速的后退,只剩下我一个人在空旷的大马路中站立,手足无措。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却是背对着我,看不清面容,看不清衣着,离我远去。“边走!”我喊,那人回头,是我爸的脸,却又变成我妈的脸,最后定格在张辰的脸。还是在离我远去。“不要走!”我又喊,却突然惊醒。

一身冷汗,我闭着眼动都不敢动。张辰轻轻搂住我,他的手指纤长有力。我紧张的要死,他忽然吻了我的眉毛,我紧张的一颤,假装睡着。我想我是喜欢上他了,可是就算不管不顾别人的看法,我就要去美国了,要说走了以后不分开,不变淡又怎么可能?何必这样呢?就算我没有什么所顾忌,对他最终也只是伤害,还是当做好朋友吧。

……只是不知道我能不能控制住自己啊。

……

我没有再看下去,顺手把照片抽出来,把日记本丢到了垃圾桶里。

然后跑出学校跑到喝酒的楼顶上,泪也止不住的流。

我看着照片,他的歌声还在耳边萦绕“……我不能带你去远方,尽管你懂我的忧伤。”

是的,叶子寒,我懂你的忧伤,懂你的想法,可是你呢?你懂我么?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