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憾,那些年

类别:爱情短句 | 发布时间:2015-12-03 | 人气值:

夏悄悄的踏过窗前,沉静了时间,让一切记忆浮现在了眼前。

江小北是出生在江南北部偏远山区的一位苦命的娃,经过时间的历练,现在不再有山区里的朴实和童真。由于家境地势偏远,家里姐妹兄弟多,所以从小吃过很多苦。江小北家里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两个弟弟,一个妹妹。自己在家排行老三,所以小名又叫江小三。家里穷,江小北上学比别的孩子晚了好几岁。当别人在上学的时间里,他是在青青的山坡上放羊。渐渐地便喜欢上了大自然的一草一木,喜欢上了孤寂。有可能一只蚂蚁就是他的伙伴,一只蝴蝶就是他的知己,也有可能一只普通的叶子变成了他的乐器。在这其间,江小北也认识了一位小伙伴(后面提到)。江小北的父亲脾气有点暴躁,对他们管教非常严格,不允许他们犯一点错误,若是犯了,就会招来一顿毒打。而且也不允许他们出去找别的小伙伴们去耍。或许正是因为这些,让江小北成为一个性格弱弱,害怕犯错的人。或许也是因为这些,他也迫切的想离开这样一个小山村,去大城市里找一片属于自己的世界。

由于不敢抵抗父亲上学的意思,江小北从小学上到初中。初中时期,学校里让大家提起来最可笑的,全学校基本都知道的事,就是一三班有一个叫江小北的小三,见到女生都横着走。至于他们怎么知道江小北的小名,江小北也不知道,也没有理会他们。他只管读自己的书,看自己的文学,他希望自己能在这优美的文章中找到属于自己的有理解,没嘲笑的个人世界。所以,他的作文很好,经常被老师当做范文在教室里当着大家的面诵读。江小北在班里很沉默,从来不和别的同学说话,其他学生找他说话,他也不予回应,渐渐地就再没有人找他说话了。若是问他同学:江小北怎么样?大多数的同学都会认为,那么羞怯,每天就趴桌子上学习,估计一个朋友都没有。其实不然,他有一个好哥们,好朋友,只是不经常联系。好哥们叫林夕,林夕是他从小玩到大的伙伴,林夕是在放学的路上碰到江小北的。时间久了,两个人就经常坐在石头上数远处雾茫茫山谷下的羊群,1,2 ……..,和嘻戏。江小北的数字差不多还是林夕教的。

那位好朋友叫王超,王超是他的舍友,性格大大咧咧,说话直。但对于江小北不这样。他们的认识也是偶然,学校住宿条件差,房屋也经常漏雨。睡觉的地方使用长板子铺起来的,没有床位之分。一个人拿被子,一个人拿褥子,铺在上面,就是两个人床位。王超是隔壁班的,由于他住的地方经常漏水,所以就被老师分到了江小北的宿舍。江小北不爱说话,没有人主动和他合铺,以往他都是躺在板子上,披自己的褥子。王超来了,就和江小北住在了一起, 王超性格爽直,说话干脆利索,看到江小北这种弱弱的书生气,似乎有种怜香的感觉。所以两个人见了面很投机。那一晚,他们聊了很多,也聊到很晚,具体是什么是时间,好似是趴在窗前,东面能看到红晕,西边能看到月亮。

说起林夕和王超,两个人很有意思。他们各自暗恋班里的女生。所有对女生书信的往来都是江小北代笔的。写了估计两年多。记得清楚的一首诗:

也许你并未在意过我,

也许你并不喜欢我,

可是,我想说,

为你,我愿低入尘埃,

何曾遥远,何曾温暖

在六月,用一朵花香约你入诗

久远想念。

……………………………..

为了哥们,为了朋友,江小北也每天看一些散文诗歌。渐渐地也快成了情诗高手。可这他并不知道。自己内心的情感却在悄悄发芽。初三上半学期七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教室里所有的同学都在午休,远处不知趴在哪棵树上的知了叫的刺耳。这时教室外传出一声音:

“小北,你出来一下。”

此时的江小北正在看书,他没有午休的习惯,估计喊了两声。江小北往窗外探去,见是林夕,就轻声踱步的向林夕走去。

“小北,我不想上学了。”林夕揉了揉鼻子说。

“怎么了,林夕,不是上的好好地?”

林夕动了动嘴唇:“那个女孩今天早晨找到我,说是不要让我给她写诗了,说写的太烂,不喜欢我,我也不配她。”

小北听到这些,心里有点不舒服,到底是什么感觉呢,自己也不知道。此时的班里不知谁喊了一声:

“原来小三有朋友啊。”

“在哪呢”

“在外面呢”

说着,只见窗户前早已趴满了同学,似乎是比瞌睡的时候捏鼻子还管用。像看马戏似的说笑,又像是看木偶似的指指点点。而江小北和林夕此刻并没有察觉。

此刻的林夕低着头对江小北说:“小北,我想离开这里,去大城市里转转,想让你和我一起去。”?

江小北一听到这话,心里正想离开这压抑的环境。经林夕这么一说,离家的欲望更是强烈。稍稍犹豫了一下就对林夕说:“恩,好吧,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啊?”

“要不明天吧,我一刻都不想在这待了。明天回家拿完东西就走,行吗?”此时的林夕的脸上似乎露出了一份少年的稚笑。

“恩,那就明天吧,不过我感觉走之前还是应该和王超说一声?”

“恩,那我们现在就去找他。”

正当林夕和江小北去找王超的时候,江小北转身看到班级的窗户上有好多蹿动的人头,而他并没有感觉到尴尬。随着林夕去了。找到王超,三人去学校的外面的小卖部里买了两瓶二锅头,买了一包花生米,把酒放在王超的帽子里,带到学校东南方废弃的篮球架下,喝到很晚。林夕也说出了一个秘密,江小北的小名说是自己说给同学的。因为有人问谁写的诗,自己就脱口说了出来。但小北并没有怪他。那一晚,是江小北人生中第一次逃课,也是最后一次。而且也是他第一次喝酒。他们从那时找到了醉的感觉。第二天,王超和他们俩一起收拾东西走出了校门。(王超好像是感觉自己不是学习的那块料,也有可能是被那个女生批了一顿)每当江小北说起走出校门这一段,眼睛总有点灰蒙。或许那时根本不知道后悔,又或不应该后悔。

三人回到家,拿了自己的东西,各自在家中留下自己的纸条。(内容差不多都是,我走了,不要去找我,到时候我就回来了)在县里的一个十字路口会合。

“我们去哪呢?”江小北满脸不解的问。

“去北京吧!那里是国家的中心,听说繁华的很。”林夕说了一句。

王超接着说:“怎么去啊?估计我们身上加起来连车费都不够啊。”大家把钱拿出来,结果还不到50RMB。

“我记得去年和俺爹进城的时候,在南面有拉煤的小火车,咱可以坐那去。”林夕猛然一闪的说。

在林夕的带领下,三人来到县郊的铁道旁。他们像放飞的小鸟一样,轻快的走在铁轨上。沿着铁轨等着火车的到来。“嘀!嘀!嘀!”后面的鸣笛声让三位少年异常的兴奋,等到车头过去,他们爬上了那列不知是去南还是去北的一辆小火车。三人坐在上面,说笑不断,迎合着火车上倾斜的白烟,消散在黄昏下。

这辆小火车把这三个不知社会深浅的少年拉到了一个靠北的城市。下了火车,看到这火树银花,红灯酒绿的城市。林夕高兴地跳了起来:“大城市就是大城市。”来往行驶的车辆像在线上移动的光点急速飞过。各种商场灯光里的光晕,就像天上的群星陨落人间。江小北看到这些,心里也有一种对大城市喜爱。没有泥泞,没有黑暗。有件事给三个沉浸在新奇中的少年带来的困扰是住哪?现实还是残酷的,伴着寒冷的黑夜,三人睡在了马路边上的座椅上。看着这城市的上空,江小北早早的睡了,(或许是累了)

第二天早晨,三人早早的被来往汽车的鸣笛声给震响了。江小北第一次感觉汽车的讨厌。三人起来,往不知道方向走去。昨天跑了那么久,都饿的不行,三人花了5元买了一张饼,分成了三份。就这样,在这个城市里转了三天,见识了高楼林立,也看到了商品的琳琅满目。手里的50也快花了一半。面对他们的是;以后靠什么吃饭,住哪。

三人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在比老家要宽的多得大马路上,看着路上急匆匆的行人,好似家里着火,急等着回去救火似得。谁也不睁眼多看别人一眼。江小北第一次感觉到一次直眼面对的奢侈和无人问津的可怜。走到一座大商场的门口,看见商场门前贴出“招兵买马”,要招营业员。三人高兴地前去询问。

“你们这是招营业员吗?”王超大胆的走向前问。

“嗯,是的。”只见一个戴着眼镜的女的抚了抚眼镜说。那女的穿着正装,皮肤白白的,也就20岁左右。一只黑色的碳素笔在手里不停地转动,很是清纯。不过最后这女的成了王超的女朋友。

“我看你们像是面试的,身份证拿出来登记一下吧!”那女的笑了一笑说。

结果,三人各自拿出自己的身份证给了那个女的。那女的接过一看,发现江小北和林夕都不满18岁。江小北差了一岁,林夕差了一岁半。那女的皱了皱眉头说:“对不起,你们俩不符合我们的招聘要求,不满18岁,你是可以的。”说着指向王超。王超一听,立马把他们俩拉倒一边说:“咱们走吧?”

林夕说:“为什么?”

“咱们不能分开,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

“王超,我看你在这吧,我们现在没吃的没住的,只会互相受累。”江小北接过来说。王超瞟了江小北一眼。回过头来犹豫了一下说;“恩,好吧,我留着,给你们做后盾。”就这样,王超在那个商场里当了个营业员,管吃管住,后来据说干的不错。王超稳定下来之后,江小北和林夕还是像无头的苍蝇似的在这个并非熟悉的城市里乱转。饿了就买块饼吃,困了就席地而睡。后来,林夕也找到一个工作,好像是在一个饭馆里当服务生,工作挺累的,每天从早上8点干到凌晨1-2点。最后只剩下江小北,林夕找到工作之后,把仅剩的5块钱给了他。而他还在这个城市里寻找,寻找属于自己的落脚点,迎来了日出,等到了日落。每天晚上躺在冰凉的马路边的椅子上,看着来往行驶的车辆,不再有刚来的那种新奇与兴奋。江小北第一次想到家里的温暖,家里人的笑声。虽然父亲有些严厉,但也不至于睡不暖,吃不饱。来到这也快一个月了,看着手里仅有的3元钱,幼小的心灵顿时被这个社会逼仄出了泪水。江小北第一次对大城市感到了绝望。这也让他想到了小学时的课文《卖火柴的小女孩》。感觉自己比她还要悲惨。

就这样,江小北又转了两天。这天早晨,他不知道自己怎么走的,就走到了一个小巷里。这条小巷里有好多制衣厂,这里来往的路人似乎全是外地打工的。和巷子外的不一样。江小北似乎找到一点亲近感。

正当他高兴地向前走着的时候,前面的一个声音叫住了他:“哎,小伙子,找工作吗?“

江小北一听,高兴坏了。立马转过来说:“恩,是的。”迟钝了一会又说:“可我不满18岁啊?”

“没事,我们这没人查,你只过来干就行。”那位脸上带些奸诈的人说。

江小北听到这,痛快的点了点头。接着随着那位老板进了他的两间房的制衣厂。就这样,王超当了营业员,林夕当了服务生。江小北在制衣厂,算是作业员吧。三人结束了漂泊流浪的生活。暂时的稳定下来。在这期间,王超和江小北没事的时候就会在林夕工作的饭店里聚一聚,(在老板饭店里,给自己员工优惠)相互聊着自己的苦衷。比如王超是怎么被顾客刁难,接着又是怎么被经理骂。江小北怎么被老板当苦力,由于江小北性格实在,常常是敢怒不敢言。林夕没有怎么说,因为是在老板的饭店里,隔墙有耳,也不便说什么。不过出来送他们的时候,林夕说出了自己的苦衷:自己也是被老板当奴隶用,有时候就打。做错事了罚钱,还要帮别人刷厕所,有时候还被后厨的人耍,和前庭服务员的挤兑。

就这样,在这两年的日子里。他们相互诉说着各自的不满。他们没事就会喝的酩酊大醉的在大街上抽疯,来表示对这个城市及城市里人的厌恶。他们学会抽烟,也买了手机,再也没有了山村里的童真。似乎言行举止和这里的人,和这个城市合为了一体。

两年了,江小北也快20岁了。这个曾经帮哥们写情书,内心情感懵懂的少年因为一个女孩的到来而在心中发了芽。05年六月份的一天。来了一位身穿白衣服的女孩子。这位女孩,头发很长。面部很亮,看上去很干净,很清新的那种。见到这个女孩,江小北心里顿时心生爱意。那女孩扫了大家一下,他的脸立马红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怎么说在城市里待了两年了。怎么还会有这样状态呢?正当有这样的疑问时。只听见这位女生在做着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叫陈晶,我是一名学生,开学了就上高三,我来这里打暑假工,希望来这的一个多月里,能和大家相处好,如果以后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希望大家多多照顾,多多包涵。

江小北听得很认真,很是兴奋,当他转身看到身边的人都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该干嘛干嘛。聊天的聊天,干活的干活。(可能是大家对这种人来人去早已习惯,你不知道明天会碰见谁,也不知道会和谁离开。所以也就不再当回事,再说,大家眼前的这位小女孩也只在这干一个月左右,基本上不值得拉近关系。)这时的江小北也不知道那来的勇气,突然站起来:“人家过来,以后就是同事,希望大家给人家点尊重,给人家点掌声。”说着,只见掌声响起。他用眼瞄了一下陈晶,发现陈静笑起来更是好看。但江小北没看到老板的表情,此时的老板正用眼睛盯着江小北呢。(所谓枪打出头鸟嘛)江小北坐下来之后,还沉浸在喜悦之中,久久的。

陈晶被安排到和江小北挨边的同一条流水线上,也就是挨边。这让江小北更是乐到极点,感觉上天真的是眷恋他。当陈晶走向他身边来的时候,他的心脏似乎快要跳出来了。陈静来到之后,江小北表现的很是热情,会的教她怎么做,不会的演示给她做。就这样,慢慢的,俩人之间的关系也熟悉起来了。半月左右。江小北知道了她的电话,加了她的QQ。白天下班他们一起出去吃饭 ,晚上江小北就把她送到宿舍。之余,他们互相了解自己的家庭。陈晶家里姊妹也是很多,自己又是排行老二。而且都在上学。没办法,她只能出来挣点自己的学费。江小北表现的既是同情又是怜悯。他感觉眼前的这个女孩承受的确实很多。所以一有休息的时间,江小北都会带着陈静去这个城市里景区玩。有一次,江小北带着陈晶去附近的金秀公园玩,江小北每次出去游玩都会带一个挎包。故陈晶的东西就放在江小北的包里。江小北的包里装着一个本子,那是他他平时空闲的时候写的诗歌。(江小北没事的时候都会带个本子,带只笔。用诗来记录当时的心情,那时候,大大小小写了几十来首。)当陈晶拿东西的时候,看到了这个本子,也看了几首,顿生了敬意。感觉这个男孩(江小北)才华横溢。当江小北走过来的时候,陈静就立马放到了包里。看着陈晶慌乱的表情,江小北很是关心的问:“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

“没有,就是刚想家了。”陈晶慌忙的解释道。

“要不往家里打一个电话吧?”说着就把自己的手机给陈静。

“不用了,一会就好了。”说着就往前走。江小北跑着追了上去。

在外面玩了一天了,俩人笑着向陈晶的宿舍走去,幽暗的路灯下,微凉的小风吹着,两边的树叶时不时的晃动,让在路灯下的剪影很是好看。此时的两个人互相沉默着,静默的连呼吸声都听的到,似乎咳嗽一声对现在的安静都是一种犯罪。就这样,快走到陈静宿舍的门口时,估计是江小北脑子一热,不知道自己干什么,一把抓住陈晶得手,陈晶惊呆了一下,也没有甩开。两个人十指相扣,江小北拉着陈晶。一直把她送到宿舍门口。而陈晶一直背对江小北,到了门口,跑了上去。看着陈晶背影消失,江小北知道他没有拒绝就是接受了,高兴地连跳两下,哼着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第二天早晨,陈晶红着脸坐到江小北身边。就这样,两个人在一起了。就是从今天起,江小北都会送她回住的地方,每天早上给她打一个电话叫她起床,晚上打一个电话 让声音伴她入睡。有时中午吃饭的时候,江小北都会发挥他的强项,随意写几句诗从QQ上发给她。而陈晶总能猜出他想表达的意思。(或表露情意,或向往自由..........)而这让江小北感觉陈晶就是这辈子的知己。(有默契,心有灵犀)两个人相处一个星期,王超和林夕过来找江小北,当知道江小北有了女朋友之后,既是羡慕,又是羡慕。非让小北请客。就这样,小北找了几个女同事,一块出去搓了一顿。小北一一介绍。几个人在酒桌上约定,多少年之后还来这相见。

送走王超和林夕之后,小北就把陈晶送到了宿舍。当幸福来敲门的时候,总有灾难跟随而来。就这样,两个星期之后。正在上班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孩子找到江小北,说是让她离陈晶远点。那孩子身材瘦小,面部发黑。小北摸不清脑袋的说:“你是哪个屎坑里滚出来的?”这家伙说:“我是陈晶的男朋友,”(他是通过登陈晶QQ号,看聊天记录发现她谈恋爱的)

“男朋友?”江小北冷笑了一声说,“我怎么不知道她有男朋友,她根本没有男朋友”

“我从初中就开始追她,而且她也同意了。你初中都没毕业,你都配不上她”黑家伙说。

此刻的江小北看着眼前的这个孩子,瘦小的还没陈晶高。江小北也没打过架,心里也不敢动手,就没说什么。

“你再缠着她,我会找人揍你的。”那人口气很硬,说着就走了。

陈晶听到之后,感觉有点被耍的感觉。下了晚班之后,江小北送陈晶回宿舍。看着陈晶快乐的表情,单纯的脸,他怎么也想不到面前的这个女孩会欺骗他。也不想问她那个黑家伙是怎么回事,影响她的心情。出于探个究竟,江小北还是问了。

“陈晶!”“嗯,”陈晶转过脸,幸福的表情洋溢在脸上。

“今天有个小黑个找到我,说是你男朋友,让我离你远点”

陈晶听到小北说的话,表情立马变得深沉了。停刻了许久。“不是的,他从初中就开始缠着我,一直到现在。”听到这,江小北悬着的心立马沉了下来。最起码不是陈晶欺骗了他。他发誓一定要保护她,并讨回个公道。那几天里,那黑货不知道从那知道了江小北的号。每天打电话威胁江小北离开陈晶。说要是不离开就找人揍他。就这样,小北找了王超和林夕,王超和林夕也找了好多哥们。拿着钢管,在一条黑巷里。打了好几次,每次都是伤残。陈晶知道之后,就选择离开江小北。可能是不想看着两个人相残,又或是不想看到江小北受伤。就这样,陈晶和那个黑货说是不谈了。那黑货回去了。陈晶和江小北冷战了一个多星期。陈晶也快要开学了。在陈晶临走前的前一晚上。陈晶找到江小北,不敢直视他说:“我明天就要走了,临走前,我想求你一件事。

“你说吧,”江小北弱弱地说。

“你能把你写诗的那个本子送给我吗?”

江小北听到这,很是惊讶。:”嗯,好,明天给你,让我今晚再送你一程吧?”

“恩,好!”

两个人像当初牵手时的情形一样,周围很是安静,静的听到呼吸声。陈晶在前面走,江小北在她后面跟着。看着陈晶上去,江小北走到大马路上,沿着路边坐了下来。看着面前行驶来往的的车辆,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应该是怎样的,只是很痛。昏暗的路灯,被枝繁叶茂的树枝交错着,藏在了里面。凉意微逗的树下,树叶的影子还是像那一晚那样摇晃。江小北抬起脑袋,向上看了一下,他想大声的痛哭一顿,也不知道是谁不允许。没敢掉下来。他点了一根烟,深吸了一口,直直的的吐了出来。那灰白的烟被风吹开,弥漫了江小北的整个头部。不知道坐到几点。

第二天,陈晶拉着行李箱走出了宿舍门,不停地往四周看,估计是在寻找江小北的身影。没找到,在关门低头的那一刻,陈晶看到了塞在门底下的泛黄的小本。陈晶弯腰捡来,吹了吹上面的尘土,掀开第一页,看到上面用毛笔写的:你若安好,便是晴天。而且,这几个字都用钢笔描边。陈晶合起小本,放进了行李箱里。径直的向前走去。陈晶走后,小北打电话,告诉王超和林夕。林夕当晚就过来。三人又像当初那会,喝得酩酊大醉。

“小北,不是我说你,人家走了,你应该去送送。”

小北没有说话,只是仰头就喝。或许他不想让哥们知道,自己也是远远地看着陈晶离开的。

过了一个星期,江小北收到一份来自岭南的邮件。打开一看。第二天便离开了自己工作的地方,去了邻城的一家公司做销售。

一段故事,一个笑话,再也笑不出来。一段尘缘,一悲情,再也哭不出来 。 再见已是不见,相见不如怀念。初恋,就这样消失在凡尘俗世中的大街小巷中。

笔名:四叶草 QQ:506396819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