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寻当初情,且追当下景

类别:爱情短句 | 发布时间:2019-03-07 | 人气值:
二十八年离别,今朝一日云聚。
 
当年的你我年轻热血,“谁无鸿鹄志,振翮游八荒”。今日的我们近乡情怯,“听得还乡梦转长”。一声召唤,从四面八方疾奔而回。这是梦里的家乡,我们的赣州,令游子傲骄的虔城。出门在外,人问哪里人,江西;再问江西哪里,赣州。于是旁人不再往下问了。因为江西在外省外地人心中,只有南昌、赣州。
 
有一次,经赣州火车站回厦门,进站被要求出示车票。告知网上购票,没有取票,于是被工作人员鄙视:“没来过赣州啊!”赣州人的这个自信,真是爆表。
 
赣州又名虔州、虔城,是个历史悠久的古城。北宋时期通天岩曾隐居“玉岩翁”阳孝本;水东镇有状元桥,为南宋状元池梦鲤所留。陈子敬是与文天祥同时的抗元英雄,文天祥曾作《过章贡》诗一首悼念他:“崆峒地无轴,江山云雾昏。萍飘忍流涕,故里但空存。”后世文人墨客,更是数不胜数。经过此地的文人,都要壮怀激烈地赋诗填词,郁孤台就因辛弃疾一首词,而名扬天下:“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
 
多少代虔城人,怀揣着一颗虔诚之心,从这两江交汇之处出发,奔向了广阔宏大的前程。
 
赣南师院,座落在红旗大道,作为当时赣州的三所高校之一,自然是赣州市人才汇聚的场所。
 
几次来赣州,只敢在红旗大道徜徉,看夹竹桃依然如故地花开花谢,但却没胆走进校园。今天的寻寻觅觅,必是翻新记忆中校园的原貌。过去的尽管过去,再次铭记的是今日的胜景。
 
许多届之后的年轻师弟师妹,迎候在校门口,耀然如星光,照得我们似乎也年轻了。新修的校门,新修的大楼,只有通往校内的路似乎还是旧日的那条,两边的绿树恍惚也是旧时相识,只是经历近三十年的风吹雨淋,反而更加苍劲葱茏,体态也一如我们一般丰腴了。
 
之前印象中的苏式建筑教学楼还在,两层建筑,走进一楼幽长的甬道,脚步自然迈上二楼,径直走向我们上大课的201。依然是镂空的栏杆,凭栏望去,但见楼旁绿树簇拥。窗外的玉兰树还在。这梦中总是流香溢芳的玉兰树啊。如今它已高过屋顶,越发瘦削冷峻。若是花开的时节,谁人能攀折那朵朵开在绿叶之间,散发幽香的玉杯了呢。似乎从之前的稚嫩温润一变为刚硬果敢。多像那些走出校门的毛头书生、家中娇娃,变为一家之主,打点一家安暖;一校之长,开启一处民智;一方父母官,守护一方安宁。
 
在一楼寻了一间相似的阶梯教室落座,激动地向老师问好,听同学点名,请老师发问人人都成了爱学习的学霸,争着举手答问,似乎回到了过去的时光……虽然在座的许多人,仍然是日日在教室和校园里挣命,但是此时忆起的学习生涯,的确是人一生中最可宝贵的最自由、最轻松的日子。
 
出了教室,本来就是柚子园,此时落入眼中的是一个小广场。早已无旧日的影子,十几棵柚子树不知还是旧日的吗?树上结了不少人头那么大的绿色柚子。记忆里只有柚子花开的时候,满树白色的小花,在人经过时散发浓郁逼人的香味。从来不曾看见过这么大的绿柚。原来的柚子园有一道花墙,镂空的花纹,红色的墙砖。园子里有水泥的石桌石凳,掩映在浓密的绿色柚子树影之下,人坐在里面望墙外,有悠然离尘之绪;人走在外面望园内,有幽然向往之思。读师院的人,应该都没少在这园子里坐过。可惜,如今竟然一览无遗,完全没有了那种幽静清逸。
 
再往里,被高网给隔离的篮球场、在道路上忽然架起的小石桥、两边一色的整齐高楼,都是新面目、新景致,旧日的印象都在时光匆匆的步履中消磨殆尽。本来要走访旧日的寝室,但看着那完全一样的楼房,不禁却步。
 
男生们找到了他们的宿舍。从前的四合院,如今还在。只是红砖,变成了白粉墙。贴满了花花绿绿的广告,幸好那个圆形的门还在。于是在那个门前留下了今日的浮影。旧的尽管去了,会有新的风景如雨后春笋,拔节向上……
 
再去新校区,参观座谈。新校区美如图画,占地甚广。只见亭台楼榭、小桥流水;高楼大厦、耸入云宵。暗暗为学弟学妹庆幸,处此美景,又有佳人如花,岂不快哉!
 
座谈会上,又见当时年轻的辅导员,此时已是文学院的副院长。更可喜的竟还是记忆中的旧日容颜。在老师的眼里,我们变化很大,然而老师竟然也还能从残存的影子中,恍惚猜出名字。同学们之间,经过再确认,再相识,抹去旧时影,换成今日颜。在心头重新编排了各自的同学录。
 
聚会晚餐自然是高潮中的高潮。先是老师的祝酒,然后敬师酒、同桌酒,各种名目的喝,但是都不较真,能喝的多喝点,想喝的多喝点,开心的多喝点……一时乱哄哄,热热闹闹,红红火火。捉对喝、成群喝、边聊边喝,每个人都以自己认为的最好的方式,在这个聚会的欢乐海洋中,像浪花一样绽放。
 
之后饮茶,在一个叫“春天里”的茶座。一边微醺,一边欣赏着视频,视频很美,配的文字很美,发现寝室的几张合影,照片有点模糊,但寝室旧时的样子却清晰可辨。
 
然后是唱歌,许多的老歌一首一首地唱起来,台上唱,台下跟着唱。
 
一首《故园之恋》,令我们泪眼朦胧:
 
“清晨我们曾分手,脚步在四方漂流”…… “走过多少岁月,付出多少辛酸”……
 
虽然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你在台上且歌且舞,我在台下击节拍手。
 
年轻的心仿佛又回到胸膛,快乐的今宵必是明日珍藏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