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短句 > 芙蓉忆

芙蓉忆

类别:爱情短句 | 发布时间:2016-03-01 | 人气值:

(一)相逢

我们总会为了一场惊鸿初见而心意难平,又会为了一场青涩爱恋而交付深情。然而,当美梦悄然转醒,当花事几近凋零,那时,望穿秋水的,会是谁的眼眸?守候原点的,又会是谁的身影?人生若只如初见,该多好。

任他世事迭变,风起云涌,亦抹灭不了彼此相见时的刹那心动。然,倘若真是如此,爱情总如初见般绚烂,那又何来销魂的相思,何来刻骨的深情?其实,没有缺憾的人生,才最为苍白。人生正因有了缺憾,才会有如此多的色彩,如此多的悲欢,让人无法自拔,亦不愿转醒。

清秋时节,不似春日纷繁,亦无炎夏燥热,金风柔和,细雨舒婉,连那静默一隅的草木青苔也犹如恬淡的女子般,清灵娴静。秋日,亦是个怀想的时节,那泛着相思的红叶,无时无刻不再述说往日的深情。此刻,只见一位鬓若刀裁,眉如墨画,气宇不凡的锦衣少年,正略显寂寥地踱步于富丽的花园之中。

恍若等待,已悄然成为了他的生命主题,其中滋味,焦虑而又甜蜜。他,便是纳兰容若。因为母亲说过,近几日他那阔别已久的惠儿表妹,就要被接进京了。这于纳兰,是多么大的喜讯呵!自儿时一别,便再无表妹消息。多少个日夜,他茶饭无味,辗转难寐,只因思念太浓,情意太深,心念的人儿,远在天涯。

有些等待,即便倾注一生,也无法拥有;而有些等待,即便拥有,亦无法长久。缘深缘浅,皆有因果,只是平凡的你我,若要做到得失随缘,实在太难。 短暂而又漫长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纳兰心心念念的表妹,那个梦中的白莲,终是被母亲接入府中,并安置在了与他相隔不远的小苑里。

在当时,人们的思想观念是封建陈旧的,不允许自由恋爱,婚姻大事,皆由父母包办,而身为朝中重臣之子的他,更是要由皇帝亲自为其指婚。故而,为了不被父母发现,为了维系他和表妹的情感,纳兰只得私下与表妹吐露深情。并非是纳兰懦弱,而是此刻的他,难以同世俗抗衡,任何叛逆,只会带给表妹不尽伤害。

“相逢不语,一朵芙蓉着秋雨。”两人就这般,于花园的回廊处相逢。几年未见,他的表妹已然出落的愈加清丽脱俗、玲珑柔婉,犹如那细雨微风中,娉婷娴雅的芙蓉般,楚楚动人。而此时的纳兰,看在惠儿眼中,何尝不是丰神俊朗,气宇非凡,甚至他的一个轻微动作,都能够触动她那细腻的心。

不然,她又怎会面带红晕,眸含秋水,情愫暗生?然,这个如芙蓉般的女子并未因此而驻足停留,只是顾盼一笑,便转身离去了。因为女儿的矜持娇羞,亦因气氛的微妙变化。“待将低唤,直为凝情恐人见。”看到表妹含笑离去,纳兰满心不舍,满心眷恋,不禁萌生出要将她轻唤回来的冲动,但又唯恐自己对表妹的情意被人发现,从而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便只得作罢。

少年时代的恋情总是青涩而美好的,犹如三月桃花,四月烟雨,只在呼吸吐纳间,便足以被其中的曼妙气息久久沉醉,心驰神迷。“记当时,垂柳丝,花枝,满庭蝴蝶儿”,他们的世界,总是如此浪漫,他们的情感,亦是如此细腻。

没有俗世的尘埃,亦无内心的伤痂,有的,只是彼此欣赏的情,彼此相犀的意。仿佛连柳丝,花枝,蝴蝶都洋溢着欢声笑语,诗情画意。人生际遇无数,而能够遇到情投意合之人,是多么不易。时光弹指瘦,拥有锦瑟年华的我们,更应该珍惜身边的人,身边的缘分。即便走到缘分尽头,至少曾经拥有过,至少还有美好的过往可以追忆。

(二) 相惜

爱情来了,一切都是那般清新,那般舒适。犹如那乌云密布的天空,惟独他们的周围是明媚温暖的;亦如那泥泞不堪的小路,惟独他们的归途是洁净平坦的。自从表妹惠儿被安置在自己身边后,纳兰那颗久久缺漏的心终是圆满了。

局外人都知,他是当朝宰相的长子,有着似锦的前程,富贵的生活,斐然的才情,却怎知,那浮华虚名的背后,是一颗苍白薄凉的心呵。他的热情,他的爱,早在多年前就已系在了那抹纯净的笑靥与娉婷的倩影里。直至与惠儿表妹的再度相逢,他才终于找回那个完整的自己,那个真实的自己。

这些日子,纳兰总会于不经意间踱步至惠儿的小苑前,静静地于一株合欢树下深情地看着她,或庭前弄筝,或月下静思,或池边刺绣,或镜前梳妆,那娴雅的姿态,明澈的眼眸,淡雅的神情,无不深深地吸引着他,犹如一泓澄净的清泉般,轻流于心,滋润着他的四肢百骸。

而这些,聪颖细腻的惠儿又怎会察觉不到?她深知,纳兰表哥那柔情似水的眼眸正在静静地凝望着自己,不远不近,不愠不火,犹如那柳梢枝头静谧柔和的夕阳般,让她感到温暖,感到心安。在她的心里,何尝不是日日牵念着纳兰表哥?那洁净的娟帕上,还有亲为他绣的并蒂莲花样;那清泠的筝弦上,仍安放着精心为他的词作所谱的新曲。

“夕阳谁唤下楼梯,一握香荑。回头忍笑阶前立,总无语也相宜。”爱情来时,总是这般安恬幸福,处处都是春暖花开,画意诗情,恍若连简约的红叶都洋溢着甜蜜,连平凡的夕阳都氤氲着浪漫。此刻,只见小苑中的惠儿,正沐着金风斜阳,在草木娴静处,采撷玉露凝辉的香荑。

是的,她要为心爱的纳兰表哥亲制一个绣有并蒂莲花样的锦囊香包,而这所选的香料,便是自己手中轻握的荑草了,因为这种清香淡雅的味道,最是表哥所爱。当一个女子,愿意为一个男人低眉,将自己柔情细腻的女儿态流露出来时,证明她是真的爱了。

当她满心欢喜地拾阶而上,迫不及待地要为纳兰表哥缝制香囊时,却又似忘记了什么,蓦地止住了脚步,宛立于阶前。是的,她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再多看一眼,正于合欢树下凝思的纳兰表哥,因为她要将他的模样再细细地端详,她要把对他的情意,沁入到一针一线之中,她还要时刻在脑海里描摹出他那俊逸清朗的风骨神韵。而此刻她又怎知,自己的回眸一笑,看在纳兰眼中,更是有着一种超凡脱俗的美丽。这种美丽,足以让天地失色,令山水汗颜。恍若周身的一切都是虚设的背景,只为衬托出她那一朵生动明媚的笑靥。

两人就这般含情脉脉的凝视着彼此,你不言,我不语,却相宜。只因他们有着一份相知的爱,一颗相犀的心。“密语移灯,闲情枕臂,从教酝酿孤眠味。”每当黑夜降临,纳兰便会临窗静坐于案前,伴着流淌的月色,轻轻地打开那炙热的心扉,将对惠儿满满的爱,与深深的思念,皆付于红笺之中。倘若尚有闲情,他还会教清风识字,教红叶题诗,让过往的风带去自己的密语与柔情,借着清幽的月,沁入惠儿的梦里。

不止一遍地想过,倘若时间能够就此定格该多好,就让幸福的人,永远地幸福下去,让沉浸于美梦中的人,也永远不再醒来。“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红楼梦》中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何尝不是纳兰容若与表妹惠儿的缩影?也许,惠儿的前生也曾受过纳兰的恩情,故而才会于这一世,注定用爱情来偿还,当债还清了,尘缘也就尽了。

(三)缘尽

我们都是尘世间疲于奔命的人,为生活而奋斗,为梦想而拼搏,为爱情而执着,为责任而坚守。其实,也只为拥有一个温馨的家,一份静好的岁月罢了。然而,这看似简单的幸福,却是很多人可望而不可即的奢求。无论是今人还是古人,命运好像从不会青睐于谁,不会将全部的美好皆交付于他。我们总是在得与失的边缘上徘徊,在丰腴和贫瘠的迭变中轮回。纵是有着显赫家世,斐然才情,俊逸相貌的大清第一才子纳兰容若,也终是难逃灵魂的孤独,身心的寂寥。

在这充满诗情画意的时节,正沉浸于爱情中的纳兰与惠儿,又怎会想到他们已经走到了缘分的尽头?如果知道缘尽,他们又是否会愿意舍弃一切,远离京都的繁华,只于某个不知名的小村落,隐姓埋名,了此一生?

然而,人生从来没有如果,无论你是否接受,命运的悲喜都会按部就班的上演。此刻,正于合欢树下研墨裁字的他们,好像都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离选秀的日子愈来愈近了。而惠儿此次进京的目的,就是为了参加选秀。

虽然这并非是惠儿本意,但奈何在当时封建教条的压制下,凡是出身于名门贵族,官宦世家的女子,皆要入京参加选秀。倘若被选,便要留在宫中当职,抑或侍奉皇帝,而未入选的,婚嫁也不能自主,皆要由皇帝为其指配。

也许,纳兰从未忘记惠儿此次进京的目的,只是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放弃过希望。毕竟参选的女子之多,而才貌出众者又何止表妹一人,如此一来,惠儿入选的几率也就不那么大了。只要惠儿落选,他就可以找机会请求皇上为他们赐婚。

然,梦里花好月圆,现实却难遂人意。也许是命中注定,也许是造化弄人,他深爱的惠儿表妹终还是被留在了那苍白而寂寥的深宫之中。“知道今生,知道今生那见卿。珍重别拈香一瓣,记前生。”虽然悲恸、心殇、挣扎、绝望,但纳兰终是不能舍弃一切,带走惠儿,不是他的懦弱无能,而是他们身上,背负着太多的责任,牵系着太多的性命。

两人就这般,静静地于小苑前的合欢树下深情对视着,谁也不愿打破这份静谧。不是没有话要说,而是任何语言都不足以表达他们对彼此的爱。因为这份爱,需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慢慢诉说。

而此刻,他们唯有深深地凝望着彼此,将彼此最真实的模样,烙刻在心里。虽然今生再难相见,但即便如此,他们也要带着这段记忆,在三生石畔等候着彼此,因为曾经携手一生的约定,亦因那心中不变的爱恋。

“密意未曾休,密愿难酬。暗忆欢期真似梦,梦也须留。”当缘分走到尽头,曾经爱过的人真地可以坦然放下,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吗?不,从来不是那样。即便分离已成必然,即便今生不复相见,那爱过的人、许下的诺言,依旧还会清晰如昨。只是这份爱,不再如初时般绚烂,而是会被珍藏在内心深处,一隅只有自己才能够到达的净土。

小苑前的合欢树仿佛也知道了主人离去的消息,不再似往日葱茏蓬勃,而是日渐凋零枯瘦下来。那满地的落红,可是它遗留的愁绪?那凄冷的寒露,可是它相思的泪滴?“闲阶小立倍荒凉,还剩旧时月色在潇湘。”如今的小苑,已是人去楼空,不复了旧时模样,唯有那月色,还依旧薄凉如初,默默地承受着阴晴圆缺的迭变。仿佛曾经的欢愉,都只是云水一梦,只有此刻的荒芜萧索才是真实的。

“暗觉欢期过,遥知别恨同。”而今的一草一木仿佛都是在提醒纳兰,曾经那朵凝着秋雨的芙蓉,早已在岁月的风尘中不明下落。惠儿表妹终是与他渐行渐远了。其实,那渐行渐远的又何止是惠儿的倩影,还有纳兰的情感,纳兰的性灵,纳兰的心呵!

而此刻立于阶前的,只不过是一副空芜的驱壳,一副为了家族,为了责任而奔走的躯壳罢了。人常说,最销魂蚀骨的莫过于相思,其实不然,因为再怎样,蚀骨的相思也好过苍白,好过无心。而当一个人爱到失去了灵魂,失去了自己时,才是莫大的悲痛。

文:笑红尘 QQ:786835068

上一篇:那个女孩
下一篇:更深露重,一帘幽梦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