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去会死》

类别:爱情短句 | 发布时间:2016-02-24 | 人气值:

车子在黄昏中缓缓行驶。她把头靠在车窗玻璃上。乌黑的头发遮住了她半边脸,她的头发和她的眼睛一样幽深莫测。夕阳穿过玻璃给她镀上了纯纯的金黄色。黄的像那路边款款飘落的梧桐叶。

你觉得路边那梧桐叶美不美?这是她曾经问过枫的问题,只是现在他不在她旁边。

美。像你一样。枫曾经这么回答。

可是再美也终究要凋落。就像黄昏再美也要终结。

那是因为它们失去了属于自己的季节。

那你会不会是我永久的秋天?她那时总是那样好奇地问他。

他沉默。

谈话就这样结束。每次。

枫,北方男人。平头,干净的脸,平静犀利的眼神。喜欢穿蓝格子衬衣。

她现在要去的地方是齐齐哈尔。找他。她知道一个礼拜以后枫就要结婚了。她抛弃了所有独自一人去找他,她什么都没有带,因为她不知道自己以后将会在什么地方。朋友们都劝她这样不值得,枫并不爱她。然而,她却决定要去。她说不去她会死。她难以逃离自己的宿命。就像美丽的梧桐叶无法逃离冬这一劫。

酒吧,雨夜,凌晨。她第一次遇见枫。那是一家叫white bar的酒吧。昏暗的灯光,弥漫着烟味和淡淡的酒的味道。吧台摆放着调酒师调制的各种液体。白色的、红色的、纯黑的、紫色的。颓废而高雅地排列在那里。

给我一杯white rose。她走向吧台。望了望坐在吧台前面的男人。平静地向酒保说到。

你也喜欢喝White rose?它确实很适合在这样的夜晚喝。安静而寂寞的雨夜。石久让的轻音乐。如果有两个人的话。吧台前的男人望着她,抿了一小口酒。他的眼神是平静而寂寞的。我叫枫。他说。

呵呵。我虞欹。一个人。

并没有相互的邀请。她们坐在了一起。像是认识很久的朋友,开始简短的聊天。或许,是因为他们相同的的眼神。平静、寂寞、渴望的眼神。

整个酒吧沉静在石久让的《天空之城》里。就像这座陌生的城市淹没在这场绵绵细雨里,无声无息,却足以侵蚀掉人所以的热情。

你经常一个人来这里吗?他问。

嗯。是的。有些时候会突然很寂寞。呵呵。她知道在他面前无法掩饰自己孤独的内心。因为他的眼神让她看到他的心。像一颗鲜红的大桃。上面布满了青黑色的血管。她是聪明的女孩,总喜欢去看男人的心。

欹,其实你是一个需要被照顾的女孩。你很容易寂寞。

她沉默。之后,笑了。

离开,留下了彼此的QQ号。没有说再见。他们知道下一个再见不会太遥远。

车子向郊区驶去。野外的树木,花草,田野,山岚都披上了一层金色。那是一种寂寞而颓废的色彩。像她。她撩了撩自己垂在脸颊的头发。发现自己的手指是那么地冰凉而无望。

再次见到枫是在一个礼拜后的深夜。网络上。是他主动联系她的。

还不睡?

嗯,是的。她敲出简单的几个字。然后按了Enter键。

我在吃饼干。你呢?他说。

有没有感觉到我就在你身后,偷偷地看着你吃。有没有发现你的饼干正在慢慢的减少。不许回头看,如果你没有足够勇敢。她调皮地和他开着玩笑。她总是喜欢在网上和陌生的男人开这样的玩笑。

哈哈,你很饿吗?如果你在我身后,我会全部给你。饼干。他回复她。

之后,她流泪了。她总是那么容易被感动。就像那么容易寂寞一样。她想,她确实是一个需要被照顾的女孩。如果存在一个足够英俊的男人的话。

枫,我们再见一次吧。不知道为什么她有再见一次他的冲动。也许他的确可以让她感觉温暖。所以她会向他提出这样的要求。

如果我不答应你。会怎么样。

不见,我会死。她知道他会见她。他和她一样容易寂寞。

明晚,午夜12点,Whitebar。不见不散。

他们都是喜欢黑暗的人。像一只游荡的野猫,只有黑夜才能带来安全感。她只是没有想到,他会把时间定在明天。原来,他和她一样。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她。只等待这个黑夜的消失和下一个暮色的到来。

在她的好友列表里,他的头像仿佛突然之间被抽干了血液。暗淡了下去。他消失在她永远无法找到的不远的角落。他们住的地方相离不远。可是白天从来不曾相见。

她从口袋里唇膏,对着车窗的玻璃。浓浓地在嘴唇上涂了一层又一层。嘴唇有时候也是寂寞的,寂寞地颤抖欲裂。只有靠厚厚的唇膏来让她保持光泽亮丽,楚楚动人。玻璃窗里有她憔悴的脸。一颗颗梧桐树一闪而过。黑夜开始遍布这个世界。无聊沉闷的旅途和虚无的目的地她都不在乎。它们对她来说是一种安慰。是一种维系生存的过程。没有它们,她会死。

White bar。深夜12点。依旧下着细雨。

当她到那的时候,他已经坐在那里了。平头,干净的脸,平静犀利的眼神,蓝格子衬衣。

然而,她并没有迟到。

Whiterose.谢谢。

你呢?枫。

法国蓝。他像酒保说到,要和她衣服颜色一样的法国蓝。谢谢。

法国蓝的颜色就像你带给我的感觉。你知道吗?欹。那是一种温暖的感觉。

他端起酒杯和是一口,看着她。

欹,现在我已经把它喝到胃里了,我感觉它正沿我的血管进入我的心脏。就像你开始慢慢进入我的心里,扩散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你感觉到了吗?欹。

可是我只喜欢Whiterose。永远。她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说到。像看着一个可爱的小动物。

欹,不要这样,我知道你是一个需要照顾的女孩子。让我来照顾你吧。也许这样会好一点。他熟练地我住了她的手,那是一双冰冷的手。哪怕用全世界的温度也退却不了它的冰凉。

没有用的。枫。我相信你,但我不相信爱情。我确实很害怕孤独,我也无法摆脱孤独。但是,枫。我宁愿一直这样孤独下去。直到有一天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和一种合适的方式结束这场孤独的生命之旅。你应该可以懂我的,是吗?枫。我们是如此的相似。

欹,你是没有遇到自己的季节。你若开放,百蝶竞逐。为自己开放一次。我会是你永远的季节。你要相信我,相信爱情。他的话温柔而坚定。

望着这个干净的北方男人。他是如此的温暖可靠。

她点点头。笑了。笑的那么真诚而美丽。笑得像一朵刚刚盛开的花儿。虽然她已经记不起上次笑的时候是在什么时候了。那天晚上,她跟他走了。跟地如此彻底。

车子驶进一个不知名的城市。停在一个不知名的站台。看看表,是凌晨一点。站台上是行色匆匆的人们。他们一个个面无表情,像一个没有目的地的流浪者,彻夜游荡在这个陌生的城市。

雨狂野地下着。整整一晚。直到第二天她醒来。晴。晴得无比妖艳。晴得像一个刚刚化完浓妆的女人。

欹,你醒了啊。等下我带你出去玩,今天的天气真不错。哦,早餐我已经坐好了。他站在窗边,抽着烟说。

法拉利小轿车开过闹市,平稳的停在如琴湖旁。湖的旁边是一条宽阔的马路,路的两边生长着高大的法国梧桐。温暖和煦的阳光穿过梧桐树叶漏下一丝丝金光,在地面投下凌乱的斑驳。秋菊、玫瑰也开得异常美丽。好像它们知道明天寒冬就要来临。所以,要在今天像人们展示自己全部的美丽。

我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这么美丽。枫。她挽着他的手,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她那被阳光洒满的脸比那些花儿还漂亮幸福。秋的风吹拂着她的黑发。路边的梧桐树叶开始慢慢飘落。

欹,你真美得像一朵花。让人中毒的花。风中,他把她搂紧。亲吻了她的脸颊,她的嘴唇,她的发。

一片宽大如掌的梧桐叶飘落下来。躺在阳光斑驳中。像一个静美的女子。宁静而单薄。

枫,你觉得梧桐叶美不美。

美。像你。

可是为什么它们最后都要飘落。

因为它们失去了属于自己的季节。每一个东西都有它们自己的季节。

那我们的爱情呢?或者说我和你?枫,我希望我们可以到永远。她盯着他的眼睛说。

傻瓜。不要想哪么多。我会一直是那个属于你的季节。

然后,他再次亲吻了她的脸颊,她的嘴唇,她的发。秋天是一个多情而又丧失理智的季节。

她和他经常到这里来。还有这个城市的很多角落。雨天,或者出太阳。他都会疯狂地带她做他们喜欢做的事情。就算他知道明天并不是世界的尽头。

他给她买了很多名贵的香水,化妆品,衣服。他们还是经常去那个叫Whitebar的酒吧。还是经常去外面看风景,住最贵的酒店。有名的西餐厅。直到有一天路边的梧桐树叶一发不可收拾般的开始飘落。

枫的不辞而别是在两个月后。只留下一封信和十天的房期。

那是一封简短的信:欹。我想我们玩的这个游戏应该结束了。我们都是容易寂寞的人。在漫长的黑夜和孤独的白天我们需要的只是彼此的温度。仅此而已。下个月我要结婚了,她父亲在美国做生意,是商业大亨。我想你会明白我的。枫。

她拿着那封信。点燃了只烟。窗外,梧桐树叶飘落一地。

连夜,她决定去他的故乡找他,齐齐哈尔。他曾经说过那是他的故乡。她不曾怀疑过他说的每一句话。曾经,现在和将来。

她需要寻找的只是一个属于她的季节。失去它,她会死。

车子缓缓行驶着,早上的第一缕给了这个世界无限的温暖。

她头靠在车窗上。脸色苍白。车窗外,飘落了一层厚厚的梧桐叶。

上一篇:爱不要默默无闻
下一篇:迟到的光年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