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因为你是我第一次爱的人啊

类别:爱情短句 | 发布时间:2016-01-21 | 人气值:

第一次相见我就有种懵懂的感觉,我未来的老婆就应该是这样漂亮可爱。我给你抄我的作业,我给你我最喜欢吃的夹心巧克力;我陪你去山顶看红日初升万物复苏,我陪你蹦蹦跳跳走过大街小巷;我带你坐在小河边看夕阳西下霞光满天,我带你逃课喝酒然后醉得一塌糊涂。

我约你去ktv唱歌,我拖你去小河边散步,我“倾家荡产”地为你买生日礼物,我“处心积虑”地为你策划个浪漫的生日,我给你讲我伟大而幼稚的理想,我告诉你我所有的心事,我开心你的开心,忧愁你的忧愁。你不知道,当我终于牵着你的手时,夜很美,月亮很圆,偶尔扬起的微风是那么的温柔……

每个人都只能年轻一次,年轻的时候也只能初恋一次。

我愿意把我认为最好的东西给你,我愿意把我能给你的东西都给你。

因给你是我第一次喜欢的人啊!

因为你是我知道喜欢的时候又正好喜欢的人啊!

有人说过如果你爱上一个人,你又怎么能在她面前还有任何保留呢?你愿陪她永生,你愿为她百死。也有人说过初恋早早晚晚都会是过去,我心底也有个声音告诉我,我们很难会是一辈子,但我却就这么当作一辈子地和你走下去了呀!

高考过后,无数情侣各奔东西,我们仍手牵手亲昵地说在一起;我落榜复读,我哭丧着脸问你还要不要我,你心疼地说白痴,等你……我傻傻地笑,那时我自认为我们已算是艰难而又顽强地走过了两年,我们可以再走第二个两年,第三个,第四个……也许会是,永远。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天,寒风裹带着些许渗骨的温度躁动在我们曾一起走过的大街小巷,惨白色的天空仿佛凝结了厚厚的冰层,从那以后我觉得每个冬天都是如此,冷得彻骨。你一脸歉意的对我说:“对不起。”我使劲地牵扯着嘴角,用自己自认为最轻松最淡定的语气说:“没关系。”我眼睁睁的看着你躲闪的眼神,看着你转身,看着你走远,也看着眼泪一点点地把我的焦距打散。

也许许多人都体会过那种感觉,当她跟你说对不起的那一刹,你感觉身上千万条神经同时失心疯地颤抖了千分之一秒,然后这世界很静很静,而你却觉得天旋地转,天翻地覆,天塌地陷,天崩地裂……你呆了很久很久,无法挪动,不知如何挪动,也不想挪动……没关系,没关系,但胸口真的很疼很疼。寒风呼呼地吹,吹送着枯叶,吹裂着苍穹,也吹尽着如丝的过往。那天,冷得让人心疼。

我从来不会相信“再见还会是最好的朋友”这种屁话,但有时候我会情不自禁地想,最好的朋友如果再好上那么一点点也许就会是情侣了呢。于是,我开始等,耐心地等,很白痴地等,我等到你跟我说你想和他在一起,我等到你俩手牵手在一起,我等到我苦涩地撑开笑脸跟你说祝福你。

有时候我还是会情不自禁的想,在一起不代表着一辈子,也许有天你俩闹翻了呢。于是,我又开始等,耐心地等,很白痴地等。终于,等到你俩吵架的消息,等到你红着双眼向我哭诉。等到你说着说着就泣不成声时,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打电话骂他,找他算账,告诉他你为了他如何如何……最后等到的是你俩的和好,你发信息跟我说谢谢,我觉得自己嚼了个酸涩的灵檬,我抹着眼泪使劲地骂自己,白痴!

最后一次看到你,你俩正黏得火热。我忽然觉得自己很是多余,是时候走了,我这么想,然后我在某个你注意不到的角落,转身,离去。我不再隔三差五地给你打电话;我不再发信息提醒你天冷要多穿衣服,天热要注意别感冒;既然要走就得走得一干二净,我不再和你联系……

我开始疯狂地寻找一切我可以做的事,希望它们能像杂物一样层层堆叠在我的脑海里,好让我再也看不到也不要想起埋藏在脑子最深处的那个你。我开始使劲让高数,c语言,c++,java,英语……密密麻麻地填满以后的每一天,我努力让自己迷糊在安静的图书馆里……但无论如何,总有时候,我还是会把你给想起。他对你好吗?还喜欢吃辣吗?天冷了你还会那么容易感冒吗?

也不知过了多久,学校放假,我回家。恰巧遇到了你,我们微笑着点头,我们熟稔地交谈。我觉得我比想象中要自然,时间带走了属于青春的躁动,也给予了人抚平伤口的勇气。我一如以前那般陪你去小河散步,你带我去ktv唱歌。你唱得开心,嗓子都快哑了,我也静静地听着。你扯着我嚷着让我唱,说你快唱呀你以前不是高嗓子嘛。我拗不过,以前年少轻狂老喜欢挑战高音,唱得还真那个激昂呀,但你不知道,我现在很少唱啦,反而喜欢哼些低沉而又有味道的曲子。我接过麦,背对着你,吸了口气,然后有些沙哑的嗓声和着音乐响起,唱的是一首曾哼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不再联系》:

也许还能在网上看到你的消息,

也许我唱的歌还存在你的手机,

也许我爱你埋在心底变成秘密,

也许你想我的时候,我也在想你。

多少次我告诉自己,此情可待成追忆。

多少次我告诫自己,不再为你流泪到一败涂地。

我和你不再联系,希望你不要介意,要怪就怪当初没在一起!

而你对现在也比较满意,所以我留下来也没有道理。

我和你断了联系,不代表我不想你,走到哪里还是会有惦记······

······

等我唱完,你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我转过头,舒了舒自己那张不再稚嫩与青涩的脸,欣慰而又苦涩。我欣慰,原来我所做的一切你都明白;我苦涩,明白又如何,我可以千方百计死皮赖脸地去追求一份我渴望的恋情,但对于一份不会属于我的恋情,我,无法强求。

你哭着对我说:“对不起。”

我咧开嘴,笑着说:“没关系。”

这熟悉的对话好像在某个时候听过,但这次,不再天崩地裂,不再要生要死,我真的很坦然,很坦然。

没关系?嗯,真的没关系,因为你是我第一次喜欢的人啊!

你可能感兴趣的